1  小城市的功效在于,在公众场合公开讨论你一个五年没见的同学,都会遇见隔壁吃客是她家的二姑妈或第三任男友。于是移至包间,却可以跟着朋友,见到她的朋友是我的高中同学并被伊记为初中同班。然后再多聊几句,召集饭局的人偶然说出一个人名,于是我怯生生的说,你说的难道就是XX单位的XX,他是安啦,于是大呼那是我亲表哥,于是喝喝喝。
2  上班的另外一件比写年终总结更重要的是,周一在QQ上为那些疯狂收到包裹的同事算钱结账,他们为我的支付宝朝双钻买家奋进,我则玩着网上转账的现金流游戏。
3  淘宝都老土了,转战百度有啊。
4 腰围顺利爆破二尺五,只是,除开因为年纪而无法改变的腰,其他还算好。
5 看中了一套房,其他皆完美,还是立马可装的现房,但唯厕所设计得如同肖申克监狱,于是放弃。
6 突然发现,其实我从来就没有取过工资卡里的钞票,全由经纪人老妈代办转定期,幸好没拿去买基金。整个11月,逆经济危机而行,K歌竟达五场之多,每次高潮戏是大合唱我爱台妹,却没人敢丢奶罩上来。
7 又突然发现,经济危机来了就来了吧,最好的办法就是这样平稳的度过去吧。我们这一代没有经历过大起伏或饿饭三天的人,盼经济危机就好似第一次终于看海那么兴奋。它怎么就还不来啊。
8 当我早已不再小资,甚至怕被别人说小资,当我已经快要成为一个和楼下保安没什么区别的中年大叔的时候,却突然发现城画现在做得好得就是我理想中最佳的杂志了。可惜,历史总要进步,杂志总要吃饭,当年视70后为命根的城画,早已成为新新潮人的温柔乡里。才却作到它最好的时期。这世上或许没有那么多合适的时间正确的地点遇见最爱的宝贝吧,我总不可能回去看老朽的新周刊吧。
9  离开这个城市四五年,然后偷偷回来,苟且谋生,很多时候都可以在城市某个角落,遇见那些多年未见的脸庞。他们都老了,而我依旧年轻,连笑纹都没有,哪怕最后只简化到用隆力奇也不会催生老态。呼呼,作一个熟男都那么难么?
10 有时候我又暗自庆幸,五年前毅然决然地辞掉了那份福利超公务员工资超本地中产线的工作,一次次重新开始。幸运的是,我不是那因为燃油附加费而要裁掉的24万真正X匪X霸中的一员。只会收钱扯票说再见的工作,一大群前同事刚好到35岁的关口。日夜颠倒的工作让他们没有时间进修更高的文凭和更新的技术。他们的日常娱乐是麻将牌局加非本单位不偷的男女暧昧。可是,曾经威武的他们(或又是幸运逃脱的我),面临重新在经济危机的状态下和返乡民工以及大学毕业生抢工作,我只能叹息,而无法怜悯。其实当年,我也只是想找一个不上夜班的工作,而我的特长却只有写作,仅此而已。
11 所以,有一份每个月能拿到稀饭钱的工作,在当时当下,应该心中常念阿弥陀佛上帝保佑感谢真主与王母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