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紫操上人声鼎沸。关门关窗也根本抵挡不住。人群簇拥在操场一角看双子座流星。不时爆发巨大的欢呼和尖叫。天寒地冻的,还是没有散去的趋势。

不出去当然是嫌冷。还有一个原因,七点刚过跟他从图书馆里出来,正打算到对面空地上观望;风吹得人完全失去想法的时候,忽然就有一颗,明亮地、清晰地但也飞快地,从生物馆中间露出的天空划过去。

这是第一次看到流星。可是好像没特别期待也不觉得很惊喜。所有造作的少女情怀还没有来得及酝酿,忽然就出现在眼前。所以即便讲起来浪漫到狗血的桥段,留给我的印象也就是三个字:冷死了。

所谓“有情饮水饱”,从反面角度来说,大概就是这个意思。

-----

上午收到消息,说efz又出了事。是高二理科2班的男生,计算机竞赛,选择了和一个多月前他的学长一样的方式。留下遗书说父母给的压力太大,觉得这样了结是对不起学校,希望得到原谅。

给妈妈打了电话,她说,你别多想,尽力而为。如果说上一次事件让我觉得震惊、脆弱、哀恸,这一次,我更多拼命在想的是,能做些什么。除了通过校内做舆论导向的窗口,是不是可以联系学校参与组织危机干预的工作。可能说起来假大空,但是这个时候强烈地意识到,自己念的专业叫心理学,它渗透入每个人琐碎的生活,力量汇聚在一起,会是一股巨大的洪流。我们比普通人离这些东西更近一点,就天然地有这份责任,去保护身处动荡的生者,不受不幸与舆论的伤害。制度与政策的变更下,选择爆发与忍耐的人们,都是不易而无辜的。

毫不怀疑,选择轻生的大多数都是在较不冷静的情况下草率结束,也一定是受了上次事件的影响,但绝不可将责任全部推给他们。对于家庭教育中缺乏挫败排解与注意点转移等能力的人而言,家庭无法给予精神上有力的支撑,这个时候,外界的力量就非常重要。小静说上次事件发生以后学校采取了一定措施,但不到位,我想如果有人尽量透彻地、开诚布公地与同学们沟通对这件事的感受,瓦解其中纷繁的观点,尽可能地释放压力与负罪,严肃而克制地看待这件事,分清“责任”与“过错”的区别,也许不会那么快就发生几乎完全如出一辙的不幸。我们做的都不够,能做的也还更多。

Stan发消息问我,片子是不是?总不能装作什么都没发生过。伦伦说你要好好学习,要学以致用。其实一个人的力量是很微薄,可是多一点人汇聚起来,或者“做点什么”的“野心”再大一点,再投入一点,也许我们能够产生的影响将远超预期。现在不是着急介入的时候,只愿逝者安息,生者坚强。时局之下,学校、老师、学生每一步都走得艰难,没有谁甘愿牺牲一所优秀高中引以为傲的氛围和传统。这段或许漫长的阵痛期里,努力安抚更多不安的躁乱的心,也许比夸夸其谈暂时没有力量去改变的境况更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