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过餐厅 我的眼神像黑夜走廊里的保安一样麻木而又警惕 我知道有很多人在用奇怪的眼神刺穿着我 我不想知道他们是谁 起码这样的被动至少能说明我的内心至少没有他们那样复杂 有时,时髦的傻瓜们会放肆的大笑: "你看你看  外星人又出现了" 我的耳边像有十多只苍蝇在嗡嗡之叫 我告诉自己总有天我要他们知道我的厉害! 也许他们想挣扎着想让我引起对他们的注意吧 可笑的低能儿 我对他们的不屑就像他们是空气一样 命中注定我不会和他们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