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信誓旦旦,他离去的时候,我会鸵鸟会远离会消失会独自悲伤……
但告别的时刻真正到来时,除了意料之中的泪水和不舍,心里竟然是平静的。

终场前几分钟,他松了松臂上的袖标,动作随意自然,如同之前做过的几千次或许几万次一样,如同几个月后在圣菜地的草坪上他依旧会这样出现并继续这个动作。
我以为我会伤心的关掉电视嚎啕大哭,可那一刻,我知道自己在笑。

日升月沉潮起潮落,每一出戏都有落幕的一刻,只不过,这个舞台的大幕徐徐合拢时,他也许已经准备好了下一场演出。
回首曾经的恐惧惊慌肝肠寸断,不觉有点好笑,到底是小女人,芝麻大点的事翻来覆去几遍后,也变成了西瓜。
看着他绕场挥手告别,场地边的小克有点超出年纪的稳重,而小丹,还是那张天使一般可爱、看的人心都要化掉的稚气脸庞,娅娜姐姐在看台上,微笑的注视着她那太阳神一般的爱人,与他一起接受圣西罗的欢呼和掌声。

真的真的很好……
我甚至觉得,不能要求再多了,即便他的最后一个主唱以失败告终,即便小白们还是没能用一个冠军为他送别。
看着他淡定冷静的告别,忽然发觉太狗血这种事情果然不适合他XDDD

在我心里,你来过,并且停驻,那么,就是永恒。
再见,保罗!
再见,队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