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刚得知中国引进翻译Daniel Pennac的《Chagrin d'école》(中译《上学的烦恼》)的时候,我还挺惊喜的。因为这部2007年获得法国雷诺多文学奖(Prix Renaudot)的作品,在获奖当年我有小小关注一下,但是当时法文版的封面素得一塌糊涂,而且光看书名感觉是很艰深的刻划人物微妙内心的作品,想看又怕自己的法文水平看不了如此高深的作品。所以一看到这本书有被翻译进来的消息,我就一直在找哪里有卖。但是人民文学出版社好像和某网上书店有合作关系,直到最近才上amazon的货架,所以最近才买到看到。

看了以后,好失望啊。这根本不是什么严肃文学,用一句话来概况的话,就是“一个老教师刻意强调自己小时候是差生,然后借此东侃西侃法国教育界的散文集”。说起来这本书的行文还真的很法国,因为充满了漫不经心的闲聊式的语句,缺乏内容又缺乏美感(后者可能与翻译有关)。而且主题明明似乎是差生,照道理是和年轻学生有关的,但是整本书不断散发着一股沉重的老人味。这股老人味特别体现在作者讲故事的时候很没有创意的起承转合和他披着自我调侃外皮的自我炫耀。

说完软件说硬件,这本书除了内容看起来不知所云外,中文版的印刷装帧也似乎问题多多。好几页的文字颜色浅的奇怪,文中法语的单词字体还不统一。致命伤在页脚,这本书所有双数页的页脚都标有这本书的法文原名,本来应该是“Chagrin d'école”,最后在书页上出现的却是“Chagrin d'ćcolc”。一开始我还以为只是字体问题看起来有点怪,后来仔细看,这明明就是没有正确输入么。

这样的一本书,当初怎么就得了Prix Renaudot呢,令我很生疑惑。后来我去查了查wiki,果然在2007年那年的雷诺多文学奖存在着争议。引用wiki解释:“L'attribution du Prix Renaudot 2007 a fait l'objet d'une vive contestation. Christophe Donner a en effet accusé le 7 novembre 2007 Franz-Olivier Giesbert d'avoir « manipulé » les délibérations du jury. Selon l'Agence France-Presse, c'est en effet « à la surprise générale que les jurés du Renaudot ont attribué le prix 2007 à Daniel Pennac, alors que le livre de ce dernier ne figurait pas sur la liste des ouvrages sélectionnés ».”。大意就是,当年评委会有人被抗议操控奖项,因为这本《上学的烦恼》根本不在候选的书单里,后来这本书得奖大家都很意外。

抱着这么消极的对整本书的否定结束这篇网志,似乎对这本书也有点太苛刻了。最后就列举一下我个人觉得这本书最好玩的一个片段,故事说到作者在回忆小时候自己学习很烂,有一天爸爸正在家里给自己辅导功课。

中学会考那年,一天下午,父亲给我上一堂三角课,我的房间就当教室,家里的狗不声不响,睡在我们身后的床上。父亲注意到了,就吆喝它走开:“狗,出去,到你的椅子上去!”五分钟过后,狗又趴在床上了。它跑出去一趟,倒是特意叼来它的旧椅垫,这回睡到垫子上了。当然了,大家一致赞扬,而且夸得有道理:一个动物,还能把一道禁令同清洁的概念联系起来,从而得出结论,它若想陪伴主人,就必须铺好床。致敬,显而易见,这是不折不扣的推理!不分年龄段,这事成为全家谈论的话题。我本人也从中受到了教育,甚至家里的狗,都比我理解得快。

image
上学的烦恼
Chagrin d'école
[法]佩纳克
Daniel Pennac
李玉民(译)
97870200790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