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乌鲁木齐的时候最盼望的就是现在这样:窝在星巴克的沙发里看书。回来之后居然忙到脚打后脑勺,一天都没歇,已经数不清自己连轴转多少天了……

  最近总觉得自己站在命运的十字路口,任何一条路走下去都有美丽风景,也各有各的荆棘丛生。而我站在在这里左顾右盼,犹豫不定。Sensei说,你就是生活太顺了,给你点挫折你就不这样了。他还说,你这么年轻吃点苦怕什么呀?难道现在就要开始享受? 我说,您说过“30岁之前没有什么放不下”的名言。 他说,后半句是:40岁之后就更没什么放不下的了。 这就是我五体投地崇拜的sensei,永远一针见血,不对,针针见血……   再说说乌鲁木齐。对于我来说,那是没有生活的一个星期,出门在外,还不敢随便乱跑,每天就只能工作,除了工作之外最开心的事情就是在下榻的宾馆吃羊肉串喝酸奶(那儿的酸奶超级好喝,作为不喝牛奶等一切白色液体的人,我对那里的酸奶欲罢不能,中午一大碗,晚上一大碗,没原则没立场……) 至于这座城市其他的,我现在还没回过神来说点什么,部门合并,还在焦头烂额当中……   其实想说的主题是,随着娜同学的预产期临近,我们都紧张兮兮的。好像就她在我车里的时候,我是个温和的司机,前两天她老人家坐在我车里,我说我车后面应该贴个MAMA IN CAR,她说对,坐你的车比坐老公的车还多…… 下车的时候,一同晚饭并乘车的萌萌冬冬纷纷和娜同学拥抱,赶紧抱,下回见面估计肚子就憋了。而娜同学,就是一副学生的表情,西瓜一样大的肚子就像她在展示的玩具,什么母性呀什么慈爱呀,在她脸上统统没有。她转身回家,我突然有一点点伤感,对于她来说,一个时代很快就要结束了。当然,她也要很快迎来新生活了。 对于我们来说,完全被动的,要升级当阿姨了。娜同学坚决不让我给她家瓜瓜当干妈,她说以后瓜瓜要像你一样作,我可受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