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次,我决定摈弃我擅长的“V式流水账体”,分“人物”“景色”来进行分别的描述,以图越写越乱。

 

我一直对外宣称自己是四川人,因为我爸爸是四川西充的,但其实我从小在北京长大,不会说一句四川话,甚至连我真正的家乡西充都没有回去过。四川,只不过是我身体里流动的一个基因符号而已,没有其他任何意义。但是这一次,我从成都出发到日隆镇,沿途遇到了很多四川人,感受到了他们积极、乐观或者慵懒的人生态度。

 

出发那天,北京普降暴雨,我们的航班一拖再拖,最后终于给拖黄了。本来我计划周五晚上到成都,第二天就坐长途车去日隆镇(从这里出发去四姑娘山),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