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www.feedsky.com/challenge/art/24800/feedsky/baleeto/~/gtsp/zt4/d584f/lnk.html

我现在坐在电脑前面敲着这些文字,我猜十年之后我会在某个地方流浪,会在某个小山村的小酒馆中和一个老头喝着酒聊着天。
  老头对我说:谢谢你请我喝酒,很久没有人请我喝酒了。自我介绍一下,我叫不其,你不要奇怪,我不是汉人。我是蒙古人,不其是我的蒙古名字,在蒙古语中的意思是天上的雄 鹰。我的名字后面还有一个“汗”字。你看起来也是读过书的人,应该知道“汗”在蒙古语中是什么意思。不过我这个“汗”是被废了的。当年我随父王成吉思汗南征北战,立下汗马功劳,父王已经下诏立我为储君,只可惜在打吐尔扈特的时候我爱上了一个嘎斯坦布族的女子,她是名字叫呀拜,在嘎斯坦布语中的意思是河边的青草。那时候我们蒙古人与嘎斯坦布人势同水火,我偷偷地和她往来,只盼望这场战早点打完,只要我们征服了嘎斯坦布人,我就可以娶呀拜为妻。
  只可惜在那天约会的时候我被几位王兄发现了,他们把我和呀拜绑到父王金帐,要求父王以私通敌人的罪名处死我。父王暗示我只要放弃呀拜就可以饶恕我的罪名,可我没有理会父王的暗示,我在金帐中当着呀拜的面,当着众位对我的储君地位虎视眈眈的王兄,当着多位大将,我说只要能和呀拜在一起哪怕是千刀万剐也在所不惜。
  父王没有杀我,他说你不是想和这个敌人的女子在一起吗?我现在赐你永生,我要让你看着你心爱的人慢慢衰老死去而你却无能为力。
  我们被赶出了金帐流落民间,刚开始的时候我们终南山找到一个有恒温效应的洞穴,我和呀拜就生活在里面,这样可以减缓呀拜衰老的速度,我还养了一只大雕作宠 物。后来被人发现了,我们就搬到西域白驼山,可是呀拜还是一天一天老下去,而我却依然青春常驻。为了让呀拜不再变老,我跋山涉水到西王母那里讨要了不死药。
  讨到不死药回来后,我和呀拜很高兴,结果乐极生悲,我忘了服药的剂量,呀拜嗑药嗑大发了,副作用马上就出来了,她飘啊飘飞了起来,我在地上追啊追追不上她。她一直飘一直飘飘到月宫里去了,只留下我千百年来在地上仰望着她的身影。这么多年来我一直在想,她在月宫里冷不冷?有没有人陪她说话?
  说完老头就趴在桌上睡着了。
  我付了钱走出酒馆,路边的小店里正放着月亮代表我的心,抬头看到天上那个白白胖胖的圆,旁边一个醉鬼走过来问我:那个是不是月亮?我说:我是外地人,我不知道。

投票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