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首先想说的是我特别不愿意谈理论,一是因为我表达能力有限,二是因为我觉得理论并不那么重要。虽然在天朝受过九年制义务教育的人应该都学过马克思主义哲学,但去问问物路人物质是第一性吗?你信有鬼神吗?为什么信?为什么不信?估计多数人的回答都很含糊,搞不好他们连自己想要什么样的生活都搞不清,还谈什么世界观,可他们不一样活着吗。

不过我还是愿意尝试一下,希望能一次性表达清楚。

每个哲学体系都有其完整的一套逻辑和理论,如果说你不赞同,是因为你理论的基点和那个理论的基点不同,不能信服,至少不能全然信服。

所谓理论的差异都是基点的差异,我是这么认为的。

简单的说一下我的世界观:

我活在物质世界(当然这也可能是我的精神体臆想的物质世界,我不想搞复杂了,总之我感觉自己作为一个胖子活着),我认为有精神世界的存在,大意就是我相信灵异事件,鬼神灵魂,地狱天堂之类的玩意。(精神世界迄今无法被验证,因为我们是通过物质方式去认识的。你要不信就不信,没所谓。我胆小我觉得身边搞不好就飘着几个。。。呃,好怕。)

在物质世界里最神奇最玄妙的是自然,也可以说某种人类尚未破解的神奇规律。这种观念可能类似于泛神论。
如果和我争论自然不神奇,我会气的想打人。睁大眼睛看看这世界,有那么多肤色的人,有那么多美丽的花朵,有各种各样的生物形态,谁可以解释从一个单细胞动物如何演化出整个缤纷多彩的自然?物种演化的如此复杂有必要吗?我们可以分出各种科目去描述,很难追溯本源,就像先有鸡还是先有蛋。
拿人来说,为什么每个人都长的不一样?为什么一家里的兄弟性格长相还会有差异,明明是一个爹妈生的。当然现在人类试图破解、改变基因,且不说这是个漫长的过程,而其结果必然是符合人的设定吗?基于人类对物质的有限了解,和大自然的神奇,我持观望态度。

不过我不认为上帝之类是神,也许他们触摸到了神奇规律,但不代表他说的就能解释神奇规律——《天才在左,疯子在右》第四十七篇《果冻世界——前篇:物质的尽头》人的精神,其实是很复杂的,而且根据认知和角度,会产生无数种观点。假设我说我喜欢红色,有人会认为我喜欢刺激,有人会认为我在暗示想做爱,有人会认为我想买东西,有人会认为我其实饿了——佛曰,不可说,不可说,便是如此。更何况宗教还被拿来做统治工具,所以我不信教。但是我尊重宗教,这在我看来是种礼貌,入乡随俗,毕竟它有好的一面。

因为自然是神奇的,宇宙也是自然,所以宇宙无视无限神奇的,所以我认为有外星人,当然有可能在几千万光年之外,以某种我们的物质世界所不理解的形势存在着。也许N的N次方年之后能有确定答案。这条说明我认为世界在一定程度是可以被探知,破解的,但是这种探知有没有限度,我还没想好,反正我有生之年是没有的。

然后在自然也就是物质世界里,引用《天才在左,疯子在右》一书:第三个篇外篇《人生若只如初见》那几年基本沉浸在唐诗的工整简洁;宋词的对仗洒脱;元曲的精巧别致当中——当然我仅仅是形容了表面上的。等到看多了自然想了解那些诗词作者。了解作者后,开始感兴趣那些时代背景。接着一发不可收拾。从人文延续到经济,从经济延续到社会结构,从社会结构延续到政治,从政治延续到宗教,从宗教延续到哲学,从哲学延续到心理学,从心理学延续到医学……后来我发现很多东西到了一定程度,都是环环相扣的。

最重要的四个字,环环相扣,类似于食物链、蝴蝶效应。我觉得自然亦是如此,每一部分彼此都是相关的。只是因为我们现在的认知是单线前进,所以验证不了某个时刻的改变,可能导致随后一系列的变化。

以人的社会属性来说,可以分国家、地区、人种、财富、阶级等等。但从自然属性来说,就简单很多,人是高等动物,(高等是自封的,有动物举手同意了吗?)如果以人类的城市、科技等等来佐证人类有智慧,那是的确不可否认,但那是真的智慧吗?对环境的破坏呢?动物不会这样大规模的改造自己的生存环境,因为他们是自然平衡的一部分,而人类恰好破坏了这种平衡,也许我们的后果和恐龙一样呢。

呃,我不是要批判人类,我想说的是我不想从人的社会属性入手,这样不尊敬自然界的其他生物,毕竟我们还靠大树提供氧气,蚕食其他生命为生呢。

当把人,一个单独的个体置身于自然之中,是十分渺小的,在没有工具的情况下,除了吃点野果,能打跑野狗就算不错了,搞不好睡觉时被老鼠咬掉鼻子,还想吃肉,跑的都没兔子快,人类其实弱爆了!(好吧,我在说我自己,贝爷之类特种人类的野外生存能力肯定比我强很多。)

这个设定决定了我在面对自然时是卑微到尘埃里,但还不至于让我卑微到觉得众生平等。

衡量任何事物或理论都需要基点,或者说是标准,否则就是驴头马嘴越说越乱。那么自然的基点,评价一切生命体的基点是什么。

我找到的基点就是——一切事物都是凭着活下去的本能存在着的。这是最基础的欲望根源,在这点上,人、动物、植物无一例外,这是我的“众生平等”,一切在活下去这个原始动力面前都是平等的,繁衍是附加其上的。

并以此带入到人的社会之中,所有社会属性都是附加在这个原始本能之上的。所以在我眼里人都一样,活着呗。

如果要大致分类的话,我会以某种社会准则作为标准,比如在国内应该在20~30岁之间结婚,符合这标准的人是普通人,如果超越了这标准就与此标准有偏差的人类。所以认定正常人和不正常人(我实在不喜欢这个称呼)也是取决于用了哪条标准而已。而这世界的标准本身就是在改变的,一定要有具体的设定才可以评断。我觉得基本大家都是普通人,最多有些特异性吧了。

当然我也知道社会属性带来的是什么,我也承认这种评定,比如我是个胖子,我待业,我没房产没存款,这确实证明了我的社会等级和能力的低下。

社会属性是人用于判定除了自己之外的人的简便的方法。问题在于我是一个站在很低角度看世界的,所以我承认那个人的社会属性的同时,又会觉得那人也只是和我一样活着而已。

众生平等。

累了,下次再说。

春有百花秋有月 夏有凉风冬有雪 若无闲事挂心头 便是人间好时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