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深夜里,无意间翻开了带到德国来的小相册。这个小相册,还是可爱的小外甥女珂珂送给我的。

里面有我童年、少年、青年乃至现在的照片,以及家人、朋友、同学和儿时养的小猫的身影。

随意翻看,就像与久别老友重逢,表情平常而内心夸张。

近来有些沉默。刚才在回来路上,老蔡随口说人过了某一年龄会性情大变。

我会吗?应该会变,但不会大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