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记得这是哪一次俯冲

再多回合都只有一回

再多的人都只有一个

很多的细节模糊以后

那些似是而非的符号

赵老师眼睛眯起,深深吸口红塔山

从肚子里吐出来两个字,意象

穿越水凼凼的癖好是不必要

对砂地青涩的迷恋也显得多余

包括失重的快感

以及整个穿破空气的过程

但是那只象

你用铅笔画的象

从小就拴在路中间的树上

如今它竖起脑壳上的赖毛,左奔右突

不可能让你绕过这外围无止尽的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