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越来越像一扇时空的门,链接很多年前相识的彼此。

而这几年的时光,人与人均是一张陌生的脸,亲热也不过是微波炉加温过的食品,水分和温度都能更为快速的流失,瞬间就能干涸。

有的朋友,没有微博关注,也不是微信好友,手机号码早已换号,唯一的联系便是每年生日的日志下的留言。一如既往,不早不晚。仿佛,我和他们的关系,仅仅存在于博客的世界里而已。我们或许都知道,如若有一天,博客崩塌遗忘,我们便再无联络上的可能,可我们仍没有多问出那句:我们是否要留下彼此的联系方式。

我们把对方都留在这份干净的回忆里,不嘈杂无喧嚣。

那时我们会在博客里留下大量的言论,一篇一篇,比日志还长,却乐此不疲。讨论看过的书,写过的诗,对某个作者的看法,固执又青涩,却充满了战斗的锐气。现在,不想说就不说,观点不对就隐藏,懒得争论,疲于对抗。

再过几年,有几人会记起自己的博客生活?不得而知。

那些年博客上的自己,那些年不隐藏的自己,晒出各种伤疤,留下各种走近内心的隐蔽线索,等人按图索骥抵达——因为我已读完你的日志,所以我知道我爱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