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卫庆的博客,最新一篇文章的第一句话是:“发现朋友送我的那只仿真猫竟然没有胡子,我想,一只没有胡子的猫会多么哀伤。”不禁笑开了。可惜此时我身边没有人,不然我一定会让他/她分享汉语言带来的快乐。
      卫庆给这些短文起了个名字——烟之余。他以前是不抽烟的,这两年开始成为烟民。也许是孤身一人使之然。我记得我是高三时开始抽烟的。那时在学校旁边租了个房子,一个人住。当然不是为了写诗,我在高三时几乎不写了,只是在徒劳地为了高考而努力——第一次高考,离分数线差了100多分。这个成绩让我无地自容。因为此前我每次从县城回到家乡,村里的人都说:“大学生回来了?!”由于两位哥哥都是大学毕业,我在他们眼里将来也一定是个大学生的。
      卫庆说现在他教学之余都在看书,写东西。这种生活也许是飞廉所向往的。跟他们的处境相反,我那么浮躁,整天游离于烦琐的俗事中。至于书,我已不看书好多年。上次,得了一些书券,去新华书店逛了半天,也提不起兴趣买什么书,最后买了一些诗歌选本回来——也只是当作资料的。博学的人的笔下,才有更多的神来之笔。阅读从来都是最重要的写作积累。看看卫庆写的这些短章,真为他高兴。这是他作为思想者的产物。
      说到写作的快乐和阅读的快乐。也想到许多人的扭曲之作。能给读者带来快乐的作品,总是成功的。我最恨那些玩弄技巧,尤其是小说,花样百出,看到最后,也搞不懂在写什么,却还美其名曰:后现代。经典的名著哪一部是这样子的啊。
      卫庆在继续阅读,写作。套用柯老师的口头禅:卫庆,你是最常棒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