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次更博可真不容易,从去年年底更到今年年初。上次月总结时,我还得瑟着,第18个月将是最后一次写月总结,此后小玫瑰就是大宝宝,我无须月月总结。现在,忙得我连这最后一次作业都没法按时提交。上月中旬在伦敦办了正事,见了新朋旧友,还是悠哉游哉;回来后匆匆准备了讲座和课件,就跑到美国去面试,回来又是一堆拖欠的任务。很多乐事都没来得及上博。这新年都到了,我怎么着也得把作业交了。

虽说小玫瑰一岁半了,正式告别婴儿阶段,我很早就没当她是小baby。她也表现得比较强悍,是自己的事情自己做主的人物。我去伦敦的5、6天,她过渡得非常好。之前我吹风工作做得好,她也看着我离开了。我走后第一晚,妈妈奶没有了,她有点儿辗转反侧,不过没有哭,就是念叨了几次妈妈。之后几天都平稳过渡,吃饭越来越好。这可是最大的收获。她自己还信誓旦旦,“妈妈回来,不喝奶啦。” 结果,我一到家,她就扑过来,说:“喝奶。”

现在,我只能说,“曾经有个机会摆在我的面前,我没有珍惜,现在我追悔莫及,如果再有机会,我一定坚持住!真该断奶了。” 我愧对组织的信任。我低估了敌人的实力。我,我……

我离开了6天,基本没有继续供应口粮的能力。我想着让她过过嘴瘾也没啥,吸不出奶,她自然就断奶了。结果,人家对她那三亩五分地可是尽心尽力,辛勤耕耘。她的辛苦劳作最终得到可观的回报。现在人可心满意足了,不把这当主食,当点心那是足够啦。小玫瑰现在是吃得好,喝得好,拉得好。每次拉完粑粑,都主动汇报:“拉粑粑了,要洗。” 给她洗舒服了,她还得瑟,说:“一用劲,就拉出来了。”

最近几天,小玫瑰表现有点儿退化,特别粘人,估计是对妈妈离开有点儿担忧。以前我去学校,她都看着我走。我离家去美国那天,她还说送送妈妈。不成想,飞机临登机前告诉我,航班取消,因为着落地大雪地滑。我晚上7点钟打电话,外婆问我到达了吗?我说还过一个小时我就到家了。小家伙对我突然回来喜出望外。结果,第二天一早凌晨5点多我又出发去机场,没有打搅她的睡梦,她于是一整天都闷闷不乐,晚上哭闹找妈妈。早知如此,我就该叫醒她。这几晚,她半夜醒来,还嘟哝着:“是妈妈,不是婆。” 看来,她对于我突然的离开心有余悸。以后,我再也不这样悄悄离开了。我说妈妈出差给你买玩具,她坚决地说:“不要玩具。” 后面还有两个去美国的面试,我的吹风会得早点儿开。

这个月,小家伙圆满完成人类进化过程,开始独立自主,有主见,有意见。我们都配合她工作。

1、管理有序。瑞阿姨送的那个多层玩具车滑板附带四辆小滑车,红、黄、蓝、绿四色。她一个人做主,把4辆小车分给了我们四人。红色归她自己,把葱芯绿色给了妈妈,黄色给了外婆,天蓝色给了外公。每个人只能玩分配到的小车,如果你玩其它的,而她看见时恰逢她情绪不高,那请自觉停止侵占他人财产行为,否则她立马给你拿下,瞬间就成了国内城管队的杰出人选。
     她洗澡时玩的三个小杯子,粉、黄、绿三色。她把粉色分给自己,又把嫩绿色分给了妈妈,把黄色分给外婆。我们各人拿各自分配到的杯子往她身上浇水。各个颜色她还不是随兴分配的,人记得特清楚,我们一没注意拿错了,她都及时提醒。难道这分配也透露了她对各个颜色的喜好?如何那样的,小家伙这审美观和我还真不一个路数。

2、喜好明确。她对自己喜好吃什么玩什么听什么音乐都特有主意。最近她语言大爆发,我没有充足的时间读书给她听,就翻出顺顺爱听的《三字经》放入CD机。她一开始挺稀罕的,偶尔还鹦鹉学舌下。过了几天,她可能意识到就是学舌了也不知道说的是啥,就果断决定不听了。她要求外婆:“不好听,换。” 说了几次,外婆都没有理会她。人终于不能忍了,指示外婆:“换,换唱歌跳舞那个。” 外婆只好换上那张热闹的童谣CD。有次,她要求拿厨具玩,我就拿给她。她开开盖盖,折腾一番后,还给我。人还不完评论一番:“不好玩,做馒头的,拿走。” 她现在第一乳磨牙基本长齐了,侧切牙也冒出来点。吃东西的种类也多,2、3cm的青菜都自己嚼。早中晚餐,外婆都得征询她意见。蛋糕还是面包?米汤还是牛奶?吃不吃肉?要不要青菜?她都明确指示,人一点都不含糊,说吃哪儿就是哪个。我们要是擅作主张那就是自找麻烦。

3、脾气看涨。有时她哭点来了,也不是什么大事儿,她就痛哭流涕起来,偶尔还顺带发发小脾气。有时,她哭着哭着,自己说:“宝宝不哭了。” 然后就真的歇了。有时,哭着哭着,说:“上楼冷静。” 我只好抱着她上楼,人一上去就玩开了,不哭啦。有时,她趴我肩头哭得稀里哗啦,突然说:“哎~呀~,(妈妈)衣服搞湿啦”。我只好体贴地说:“衣服湿了没关系,你接着哭吧。” 她还真就趴我肩膀上接着嚎。外婆一看到这一幕就一旁偷着乐。我得绷着不笑出来。要不然,太不严肃了,人正伤心着呢。

4、光说不练。经常一个人自我安慰:“不喝奶了。” 完了,一看见妈妈,就把自己的誓言忘到脑后。她现在的说辞是“喝点儿奶”,完全当甜点。我在家的话,她就自言自语:“不吵妈妈,妈妈读书、挣钱。”。过一会儿,她就“扑、扑、扑” 手脚并用地爬上楼,然后高兴地宣布:“宝宝上来啦。” 我除了离开电脑去抱抱她,完全没辙。
    她不知如何学来抠鼻子这个小坏习惯,屡教不改。她一边自言自语:“不能抠,出血了怎么办呢?”,一边掏小鼻孔。大年三十和国内家人视频,她和姨娘姨父哥哥们热闹一番,远远坐一旁的舅舅突然气定神闲地走到摄像头前挖鼻孔。我们赶紧告诉她:“不能抠鼻子,舅舅学你了。” 她当时没明白。后来,我们又制止她抠鼻子时,她理直气壮地说:“舅舅抠鼻子。” 外婆笑她:“舅舅学你呀。” 她这下有点儿明白了,说:“舅舅坏蛋。” 往后,她时不时就冒一句:“舅舅学你抠鼻子。” 她现在还分不清你我。

5、马屁高手。瑞阿姨就说小玫瑰天生是拍马屁高手,让我学着点儿,哈哈。她有时候搞破坏时,外婆就说:“哎呀,等一下外公要来打阿扑(屁股)啦。” 她“噌”地就跑了,跑得远远地对着外公说:“公不打阿扑,公爱宝宝,公爱你(分不清你我)。” 这高帽子给外公一戴,她哪里还担心自己的小屁股。

6、画坛歪才。小家伙看见笔就声称画画,其实就只会划拉线条,还乐此不疲。带她参加了社区的婴幼少儿陶器手绘,她认真创作。工作人员好心提醒我可以按上她的手模印。我问她要不要按手印,结果,打断了她的创作思路,她罢笔不干。后来,我把她的“作品”交给工作人员去烧制。她不明就里,大叫:“是宝宝的,是宝宝的。”我好言劝导她才罢休。此后几天,她时不时念叨:“阿姨坏蛋,画画拿走了。”
      我从伦敦带给她礼物就是一盒画笔。她创作激情高涨,到处画,自己衣服上、袜子上就有她的墨宝。外婆看不过去,没收了她的画笔。

7、名马小雅。外婆一直希望小玫瑰文静点儿,很早就提议给她取名“马小雅”。一直没有获批,她爹还在期待哪天仙人托梦,给他提示个一鸣惊人的好中文名字。这次,趁她爹回国,鞭长莫及,外婆就把这名号给小玫瑰安上了。天天的对她叨叨:“宝宝是马小雅。” 我也不置可否,随她们去吧。一天,我就听到这样的对话。
    外婆说:“宝宝叫马小雅。”
    小玫瑰:“不是小雅,是小屁。”
    外婆认了真:“呃?怎么能叫小屁呢?宝宝不能这样讲。是小雅!”
    小玫瑰:“马~小~屁~。”
    外婆:“是谁说的? ”
    小玫瑰:“是妈妈。” (我听了直乐,平常我是说过她‘小屁’)
    外婆:“妈妈是瞎讲的,宝宝是马小雅。”
    小玫瑰:“马小雅。” (外婆这才放了心)

   小朋友越来越有意思,我们也跟着捡乐子,很多没记录也就忘了。 最近没有顾上给她照相,就用她的大作给大伙儿拜年啦。

烧制成品的小玫瑰大作!四周的绿圈是我加的裱框。现在发觉我水平不及她,这实则多余之笔。这盘子拿回来后,她告诉我,她画了小猫、小狗,还有蝴蝶。我实在眼拙,至今未看出哪个是蝴蝶。。。。
image

自制“R”盘。。。
image
(我让她笑一个,她就咧成那样。。。。。。。)

当初可是认真创作。。。。。
imageimage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