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一直都是个特别容易做梦的人,很少有大早醒来头脑一片空白的时候。曾有同学很恐惧地跟我说:早上起来别去回想你做过的梦啊,很费脑子的。有时实在有些记不清了,我也就不费力去想了。但好多都记得住,之前偶尔会写在博客里,有了微博之后,反正是闲言碎语,随手记下的,就更多。没事儿搜了一遍,微博以来记下的各类梦,还真多。

 

2009年12月22日

一般焦虑的时候,就会做同样的梦:要大考了,有时候是高考,仔细捋一捋却发现数学啊物理啊化学啥的,好久没看了,要黄~~要不就是:已然知道自己考砸了, 马上要到公布成绩的时候了,昨晚的梦是知道“末日”在即,没几天好日子过了,但却看到某友的化妆台,很精致的香水瓶子,摩挲半天~~

 

呵呵,我总是会在特别紧张、绝望或者不开心的时候,看到很多看似完全跟自己无关的事,大概是潜意识里的思维,已经懂得要逃跑,要离开这个,陷入困境的人。

若干年前看到张爱玲回忆她年少时光的《私语》,有一段讲她跟继母的冲突,因为去自己母亲那儿住了两个礼拜没有告诉继母,继母打了她一个耳光,她要还手的时候被老妈子拉住了。这时继母“一路锐叫着奔上楼去:“她打我!她打我!”。一场风暴即将来临之时,她也是写:

在这一刹那间,一切都变得非常明晰,下着百叶窗的暗沉沉的餐室,饭已经开上桌子,没有金鱼的金鱼缸,白瓷缸上细细描出橙红的鱼藻。

这段话总是记得,因为那种相同的感触。记得初中的时候有过一次离家出走,在初夏的大街上漫无目的地逛到天黑,无路可走又不敢太出圈地去了发小家里,心里一直在想的是:怎么办怎么办。但现在能记得的,都是那条大槐树浓荫遮盖的路,初夏舒适的晚风,街上惬意地散步、闲聊的每个人,发小家的大院门口,一群男人围坐下棋。。。。。。

 

2010年1月22日

昨晚做梦,梦见章子怡被追捕,在亚马逊丛林。梦里还目睹章小姐有意搭乘游艇逃走,船主开价一百,章小姐还价五十,后六十成交。章小姐昼伏夜出,特别不敢下榻五星级酒店,身穿黑色紧身小西装,最后被一红色章鱼捕获~~据说该名章鱼已熟练捕获某毒枭云云~~~这都哪儿挨哪儿啊。。。

 

    恩,那些欲言又止的八卦啊。

 

2010年2月18日

    呵呵,想起今早回笼觉的梦了。梦见爸爸在检查我的作业,有道求极限的数学题不会做,紧张得不得了,赶紧跟老爸说,我有点忘了,我看看书,然后就着急八火地翻书,想,得快点做出来啊,要不可咋整啊。但,翻着书却一句也看不懂。。。。

 

    做不出的数学题,以及老爸,永远的死扣啊。

 

2010年2月27日

昨晚梦到三亚,海水温暖湛蓝。但梦里想起自己忘带防晒霜了,于是在一个商店里,看见一些奇特的伞,黑色的,猫头等造型,有支棱着的两个耳朵。还有就是在清澈湛蓝的海边,一个男人张着手,在驱赶灰尘,说是这么清的海水,别弄脏了~~

 

         常会梦见大海,或者特别广大的水域,那种蓝色的,清澈的、温暖的水。

 

2010年3月3日

想起来昨天做梦,爸爸突然对我说:“你怎么能死呢?你要是死了,其他人该怎么办?”之类的话,现在想来,又心惊又有点酸楚~~

 

不知道因为什么,会做这个梦,大概是想得到那些可能不再会得到的关注和抚爱吧----那个你很在乎的人亲口告诉你:你对他来说,很重要。

 

2010年3月23日

呵呵,想起来今天早上醒来之前的那个梦,还挺惊险:遇上持枪歹徒了,我是警察,我的上司和我都举枪对着歹徒,上司看了我一眼,那意思是,就按上次的办,我
明白那是他吸引歹徒的注意力,我开枪~临到要开枪的时候,忽然发现特别可怕,那个活生生的大老爷们就在我面前一步远的地方,我的枪正指着他的脑袋。而且他正在跟上司说话,根本没注意到我,我发现,唯一的机会就在我手上,或者更确切地说,在我手上的这支枪~~好像一屋子的人都在等我,我紧张得枪都拿不住了,眼看着来不及了,歹徒就要转过脸来的时候,我开枪了,但,妈的,卡膛了~这下歹徒也看见了我,回身就把我扭住了,还给我来了一招点穴,浑身又疼又麻的,我就醒了~~天,好悬!得亏醒了,要不得被掐死算数~~

 

嘿嘿,好玩儿,我喜欢。

 

2010年5月20日

昨晚做梦梦见一位一直关注着的微博友,物理系冷幽默文青。梦里半夜三点目睹这位同学还在辛勤攻读大部头看不懂巨著,心无旁骛,不禁赞叹且倾慕。但醒来觉得真不耐推敲,半夜三点啊,我上哪儿目睹的呢?只好隐去该微博友ID不表了。。。

 

         该微博友我知道是谁,还是不能表。而且,应该不能算友,我只是默默关注中。

 

2010年6月4日

早上醒来之前仍在做梦,之后手机闹铃就响了,自然到仿佛推开一扇门,我又回到了这个现实的世界。那个梦挺有意思,好像一个老电影。某著名黑社会老大,不知我怎么帮他找到了祖坟,反正就是偷偷地,还冒着一定的风险带他去祭拜。

 

还能想起梦里那种江南的老房子,潮湿的青苔的气息,木门,打开后,巨大的。。。不过,一点儿也不害怕。

 

2010年8月28日

梦里总是会遇见那幢建筑,很现代,好像博物馆。里面很开阔,有分开的会议厅和放映室什么的。但总是在里面迷路,找不到出口。然后被告诉坐一个很玄的电梯,不是透明就是特别高的样子,颤颤微微的,但还是找不到出口。昨晚的是,我家就在那个大建筑的楼下,某个角。但都出了门了,绕一圈,还是没找到。。。

 

大楼,很空旷的,很逼仄古怪的,学生宿舍一样的,招待所一样的,实验楼一样的,都会经常梦到,也经常在里面遇见各式各样弯来绕去的楼梯,然后,就是找不到路,找不到出口。所以,看了《盗梦空间》觉得好亲切,那样可以折叠过来的房子,大街,随意移动的楼梯,是我常见的啊。

 

2010年9月26日

 昨晚做梦,醒来自己吓得够呛。大概是个谋杀案的回放。就是一个半身不遂的老头,被一杀人犯给困家里了。然后杀人犯就去另一个房间准备家伙事儿了。老头知道自己手脚不利索,只能暗暗地积蓄能量,把劲儿用在最有用的地方---在杀人犯要回来大开杀戒前的刹那。。。老头用尽力气用剩下的那条好腿爬到了大门前,用剩下的好手开了门,逃走了。。主要是梦里自己一会儿在旁观这个可怕的罪行,一会儿自己又变成了那个半边身体发麻的老头,只有一只好手勉强可以动。。。大概是那天看的《人骨拼图》。梦里主要是被破案的警察分析案情给吓醒的。说是幸亏老头逃走了,这杀人犯是个变态狂人,他的家伙事儿很可怕的。。。就醒了,从头冷到脚。

 

         都怪那天看的《人骨拼图》。

 

2010年10月8日

昨晚梦到@外星兔同学了。好像在一个吵吵嚷嚷的聚会上。兔的师兄给我们调了一种菊花茶那样的饮料,橙色的菊花在水里浮动,颜色特别鲜明,看着就特清凉解渴的那种。但还是没喝到,原因是,俺们三人都带了啥不该看的书,被他们研究所的谁给举报了~后半程都在着急要把书要回来,心想,这谁啊管着么。

 

外星兔同学后来说,她的师兄是研究动物便便的,所以那饮料。。。。。。而且,当天下午著名的“炸药不能说”奖就公布了,我这梦做的,还有点儿沾边哈。

 

2010年11月10日

想起昨晚的“大片梦”了:影影绰绰地,好像之前我先看了一遍电影,尤其片头,一房间门开门关的瞬间,慢镜,一个穿卡其色衬衣还是风衣的男人,个子不高,在脑海里印象极深。之后,记不太清了,大概就是这卡其色男人的哥们儿一伙儿死得很惨。但后半段我进入了这个电影,从头开始。。。那卡其色男人的哥们儿好像是我的老板,卡其色男和老板其乐融融,我们一起要做件什么事。但我心里是清楚的,我们正一步步走向那个可怕的终局,我甚至惊觉那
个在某处偶遇,跟其他人密谋干掉老板的卡其色背影,就是那男人,就是片头那个慢镜提醒我不能忘记的人。但老板还浑然不知的样子。

梦里就一直纠结,我要提醒老板吧,但似乎又不行,大概是觉得,你是看过一遍电影的人啊,怎么能跑出来修改情节呢?到最后快起床的时候,有一幕大场面,类似《杀手莱昂》的最后,一面斑驳的墙,一个很深的枪洞,一黑人探头探脑地看,被干掉。。。紧接着就是我们一家三口逃跑,躲进一个墙角,心想,这外星人买的什么鬼房子啊,还带躲枪战的,然后,就,醒了。。。我最近没看什么电影啊~~

 

仔细回忆了,那奸角穿的,应该是米色的类似风衣一样的衣服,个儿不高,有点儿达斯汀霍夫曼的意思。

 

         还有一个梦,当时没有记,但现在还记得:

         好像整个梦都在努力回家的途中,但不断遇到小偷。(频繁地遇见小偷,给我带来的心理压力是巨大的啊!)有拥挤的火车站候车室一样的大厅,人被挤得动不了,一个我很熟悉但却一时想不起来的男人公然使劲拽我斜挎包的带子,意欲抢走,我大声跟他说,包里什么都没有,还奋力往回抢。好不容易脱身了,倒是遇到一个和善的开小卖铺的男人告诉我怎么走,后面有点儿忘了,但有意思的是,梦里遇见的这些人面目都很清楚,就算不认识,也肯定是我生活里见过的。

         一路走,一路冷汗,决定去摸摸差点被小偷抢走的包里的钱包,还不敢公然打开看,怕又招小偷,拉链开了,但钱包还在,总算放心,更加快了脚步,要去找回家的地铁站。

         途中还经过一个类似学校的地方,但有巨大的秋千一样的大活动器械,荡上荡下的,对人的勇气和灵敏度要求很高。一座很高的架子上,摆了些雕塑,类似学生行为规范之类的。我迷路了一阵,又昏头昏脑地出来了。继续走。

         不知怎么原本应该熟悉的路突然陌生了起来,像一个有很多小店的生活广场,有铁艺的栏杆,影影绰绰有咖啡店花店什么的,还有一个有池塘的花园。知道应该抄近路,走到一半却被水挡住了,想跳过去,怕跳不好掉水里,天好像已经凉了。折返回去又被几个新疆相貌的人挡住了去路,其中两个是孩子,有点儿脏相,拖鼻涕,我跟其中一个孩子说,让我过一下,那大人说:“他听不懂。”心想,这什么乱地方,赶紧走。

         后面,乱七八糟有点儿记不清了,好像还有个男人企图拦着我,结果自己踩空,从台阶上滚下去,真的是重物摔下去的,脆响。(住得太靠马路,就是不好,梦里总有这些无名的巨响。)之后又有巨高的绳梯必须下来,但我已经在梦里绕烦了。有意思的是,当时我意识到自己是在做梦,甚至想到了《盗梦空间》,好像大喊了一声:“我不要做梦了。”就放开了自己手里的绳子,那意思是,就掉下去吧,我真烦了。接着想的就是,这第几层啊,应该有慢动作的。。。。。。

         然后,就醒了,真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