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仪位于大陆的西方,一直以来战争不断,国家更换频繁,在某个时期甚至分裂成几百个小国,因此该处居民中很大一部分不具有所谓的国家观念,更是有三分之一的人在青年时代从事着无政府无国家概念,追逐金钱荣誉和其他的冒险者佣兵之类行业。

但国家的更换并不等于贵族的消失,在这片土地上,从几千年前就拥有自己的领地,并且屡屡登上王位的贵族有好几只。因此,这些贵族的威念甚至大于国家,有很多人是向贵族效忠而非国家。林仪王族就是贵族中比较古老的一只,也因此,它现在得到了大多数贵族的忠诚,是名副其实的王者。

在这里,只要和皇室没有关联,没有进入军队之类的国家阵营,基本上不存在所谓的叛国概念。但是,人们依然存在出生既存在的阵营,那就是——种族——无论处于什么立场,触犯了自己的种族,那么就是该种族的叛徒,皇族有权对其进行判处。

而除了种族背叛者以外,明显被列入国家阵营,一旦有侵害国家行为,就会以叛国论处的人员是:有皇室血统者,军人,曾发誓效忠皇室者,为皇家工作者。

以下,便是林仪阵营的重要人员。

林仪位于大陆的西方,一直以来战争不断,国家更换频繁,在某个时期甚至分裂成几百个小国,因此该处居民中很大一部分不具有所谓的国家观念,更是有三分之一的人在青年时代从事着无政府无国家概念,追逐金钱荣誉和其他的冒险者佣兵之类行业。

但国家的更换并不等于贵族的消失,在这片土地上,从几千年前就拥有自己的领地,并且屡屡登上王位的贵族有好几只。因此,这些贵族的威念甚至大于国家,有很多人是向贵族效忠而非国家。林仪王族就是贵族中比较古老的一只,也因此,它现在得到了大多数贵族的忠诚,是名副其实的王者。

在这里,只要和皇室没有关联,没有进入军队之类的国家阵营,基本上不存在所谓的叛国概念。但是,人们依然存在出生既存在的阵营,那就是——种族——无论处于什么立场,触犯了自己的种族,那么就是该种族的叛徒,皇族有权对其进行判处。

而除了种族背叛者以外,明显被列入国家阵营,一旦有侵害国家行为,就会以叛国论处的人员是:有皇室血统者,军人,曾发誓效忠皇室者,为皇家工作者。

以下,便是林仪阵营的重要人员。


直系纯血王族:
特征是金发金眼的一族,虽然林仪极其周边国家更换频繁,但它们明显是自古以来就一直拥有自己土地的贵族之一。因为耀眼的外表,有着‘光明神之子’的称号。在两百年前黑暗战争的时候,于四方帮助下坐上王位,现在和四方的关系依然牵扯不清。

被囚禁的长男:
☆原本要继承王位的第一王子,在前国王病重时,即将即位之时,被自己的弟弟囚禁起来,并夺走了王位。奇怪的是,他和现任国王——也就是夺走其王位的弟弟依然存在着某种程度上的默契,虽然被软禁着,但国王依然很敬重他,甚至在政治和决策上遇到麻烦,依然会跑去向他求教,他也会尽其所能的帮助对方。
☆这位前太子是直系王族中长得最正常的一位:他有着黄金色的短发和威武的男性外表,相貌也正好是他这个岁数该拥有的样子。不管从哪个角度看,都是英俊有魄力的二十八岁青年,曾经在贵族女性中有相当高的评价和人气,是看外表就觉得很可靠的男人。
☆虽然头脑很聪明,但相当的粗暴易怒,因此常常在冲动下作出令自己后悔的行为来。而且非常的顽固,不知道变通,即使知道自己这个样子不好,但做事一定会按照规程来,哪怕是伤害自己重要的人,也不会产生改革的念头,非常让某人伤脑筋。
☆现在被囚禁在王宫深处的某个地方,除了国王以外没人知道,身边只要他的‘影子’跟随在左右。封闭得相当严实,根本没有逃跑的可能——因此相当一部分的人认为,该王子已经死去。而知道他活着的人则奇怪的怀疑:国王陛下变态到有严重的恋兄情节,因此从一不做二不休的把他给…………

篡位成功的二男
☆十五六岁篡位成功的国王,拥有极高的商业天份和军事天份,在他的领导下,林仪一跃成为世界第一富裕的国家。拥有正负截然相反的两种评介,其本人倒相当不以为然,在篡位成功后,他排除异己,中和各种势力,基本上已经做稳了王位,没有人敢再提到篡位这个词,他的下一个目标似乎是四方。
☆在二十多岁依然保持着十岁金色大洋娃娃外表的妖怪,虽然圆滚滚的金色眼睛和可爱的正太外表很可爱,但认识他的没有一个不打心底发寒——想到此人可能在十岁真的就停止了生长,而且会不老不死的活到永远,其他人就有末日来临的感觉。再者,一直幼小外表的国王,让很多女性熄灭了麻雀变凤凰的美梦,她们似乎理所当然的以为该陛下连身体都没有发育。但所谓的真相是很恐怖的……
☆头脑很灵活的改革家,拥有非常大的野心,而且为了自己的目的不惜一切。本人曾经自称没有重要的东西,这几乎是不值得自豪的事情,但在这位王者的野心下,这反而成了优点似的。理所当然的,他也忽视了很多重要的人。不过,在他不自觉的时候,还是会保护某些特定的人的,尤其是他‘妹妹’。
☆嗜好恶劣,兴趣变态。总会喜欢一些常人不会喜欢的东西,做一些常人不会做的事情,乐趣是给别人带来灾难。其中不乏比如‘因为伟大的皇帝都会养一个娈童’之类古怪的念头,并且因此把第一美男子拘留在了自己身边。虽然两人看起来越来越假戏真做,但事情远不是两情相悦就可以解决问题的,相反,有巨大的风浪在等着这两个行为已经脱轨的两人(啊啊,梦想中的BL剧本)。

冒名顶替的长女(蒙沙):
☆原本因为是不吉利的龙凤胎,必须在四岁时处死的三男,因为双胞胎妹妹代替而活了下来,从此以妹妹的身份,第一公主的名义活了下去,并且理所当然的接受了所谓公主的预言——被魔王劫走,并且为保护勇者而死。但是,在乱七八糟的魔王勇者命运之女的搅局下,这个预言似乎会被实现的机率似乎不高了。
☆浅金色长发和眼睛,体内色素比两位兄长似乎要淡薄一些,但依然是很耀眼的美人。因为幼年时几乎和二王兄(现在)一模一样,所以男性形态基本是可以看做是国王如果成长后的样子,是令女人惊叫的美男子一只,伯爵时代几乎是小城所有女性的偶像。而女装更是有‘林仪第一美女’之称,甚至有邻国王子为‘她’重建了水晶之塔。但是,对于这位王子自己而言,两个外表因为和亲人类同感,反而觉得没有自己存在的必要,自杀倾向严重。
☆头脑明晰却有时候严重少根筋的殿下。在炼金术和医术方面有‘天才’之称,年纪轻轻已经有‘金位’与‘白衣’资格,但因为制做出来的东西在某古怪的盗贼面前完全无用,而对自己的才能相当没有自信。
☆因为某灾难被变了女性身体,但只要情绪高涨就会恢复成男性,罪魁祸首的盗贼却是令他打消自杀念头,让他心灵平静,有寄托之处的关键。身为华丽 的代名词的这位殿下,在其他人眼里其实是相当冷淡而且优雅的存在。但是只要遇上某盗贼,就会变得粗暴易怒而且婆婆妈妈。或许是喜欢对方的吧  ……虽然性别相同,但有兄长的变态前例倒不奇怪。但如同任何一个有常识的人一般,殿下与盗贼的关系在友情的位置打住,小心翼翼的保持着现在的关系,但那个盗贼无疑是可以令他背叛一切的存在。

红颜薄命的公主(蒙纱):
☆虽然身为龙凤胎之一,却因为‘必须背负的命运’原本可以不必死去的她,代替了自己孪生兄长去死,从此和所有恩怨没有关系……如果活着的话,如果没有强行介入的命运之女的话,那么她原本是应该卡在魔王勇者三角习题的悲剧女主角,但因为当年灾难之女停留在王宫时,兄长的一个碰触,所有的命运开始偏转:她早早的死去,本该死去的兄长去和魔王过早的碰面,然后魔王和勇者的邂逅,灾难之女代替了女主角的位置,介入到不属于她的魔王和勇者之间,命运的齿轮往不可预知的方向偏转而去,而这位早夭的公主,却只在兄长悔恨的梦境中微笑,躺卧在属于亡者的花丛中。
☆也许她的怨恨只是王兄的想象,公主香魂早已进入轮回,去寻找属于她的幸福。而所有复杂的现状,都和她无关。
 ☆虽然有女大十八变之说,但这位药罐子公主要长成林仪第一美人的可能性实在不大。毕竟她的兄长是因为华丽高傲的容貌被世人夸奖,一旦被病魔所侵扰,脱离华丽的公主,即使会成为气质美人,也不可能比过十大美女中以气质闻名的某位,当然的,和十大美女也无关了。更重要的是,龙凤胎根本是异卵双胞胎,所谓会长成和现‘公主’一般的美女,不过是兄长们的美好想象而已…………虽然这么在背后议论死去的公主不太好。


王室支系:
尽管说是支系,但一样有着与金发金眼相近特征,甚至是前国王的亲戚,只不过在国王篡位的时候,因为被大洗牌,数量实在不多了而已。

冰雪聪明的王后

她是国王的表妹,为了堵住众臣的嘴,让自己的权力不受任何影响,国王以‘保证血统纯度’,选择了这位同样是近亲结婚,却父母早亡的孤女郡主。也
因为没有后台势力,所以在势力复杂错乱的后宫中,她势单力薄,很容易被轻视。虽然拥有和直系王族一般的金发金眼,但黑瘦的外表和美丽华丽没啥关系,是外表并不怎么出众的女性。但她不自卑而且坚强,个性有冷淡明智的一面,相当了解自己立场的她,巧妙的利用各个势力的关系,使后宫势力保持了微妙的平衡,成了名副其实的‘贤内助’,国王不可分割的左右手,因此具有了自己的意义。尽管和国王没有真正意义的夫妻行为,但王后其实很喜欢阴谋诡计,并以此观察人性,因为这个奇异的爱好,所以倒并不在乎真正的名义,与国王说狼狈为奸也不为过,何况国王已经答应自己的这位亲密战友,将来一定会让她生下这个国家的继承人——只是,天生冷淡厌恶爱情的她,现在开始为国王与吟游诗人之间的暧昧开始担心。她担心自己的这位‘战友’已经被爱神所拐骗,以至于他们计划的未来因此而毁灭。

浪费粮食的亲王
:前国王的幼弟,现国王的叔父。是位‘重量级’的人物,可以比猪还肥导致行动困难,也是一件很难达到的事情。他的大脑大概被脂肪所占领,几乎不存在思考能力。但依然不妨碍他给别人制造困扰——他已经不止一次因为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被修理,但几乎没有记忆能力的,仗着亲王的名义继续为非作歹,甚至得罪了炎龙的公主殿下,引起国际纠纷。因此,他也是唯一一个令现林仪国王后悔的存在。国王深深后悔于为了证明至少自己名义上是没有弑亲篡位而留下了该废物作为证据。不过,不管国王怎么想,妄自尊大的傻瓜亲王阁下,在这个世界上唯一惧怕的人,就是他这个侄子。
ps:有直系的血统在,这傻瓜瘦下来,或许是帅哥一枚?

懒惰的军机大臣
几代前的旁系公主和龙私奔生下的产物(真是位伟大的女性),在蛋里孵了一百多年,最近才生出来,论辈份自然比国王要大得多。半龙血统的他更是拥有相当强大的力量,不过相当的懒惰。最大的爱好就是睡觉,除了身上的黑色鳞片以外,几乎看不出哪里像龙来,外表更是清秀纤细的美少年,有着黑发金瞳。甚至没有龙那种搜集财宝的毛病。但一旦睡着了,就会变成龙形态,中途被吵醒就保持着龙的样子胡闹,力量强大到可以把一切都毁了。因为他的嗜睡,真正的军权还是在国王的手里,基本上,他本人是被当成原子弹之类用来和其他国家的龙骑士之类制衡的武器。


光的背面:
在拥有耀眼的金发金眼的林仪皇室一族背后的,是发誓保护他们的影族。几乎每一个王室成员都有那么一个影子——其中王子的是保镖,公主的是骑士,而且他们作为最好的暗探,活跃在历史的背后,对王族忠心耿耿,不弃不离,几乎等于这个王族历史的一部分。

影子总管
四方脸的中年人,看起来普普通通,就像是一般的仆人,其实剑术相当厉害,另外擅长各种武技。负责保镖培养和分配的他,是个很认真严肃责任感强烈的人,另外也有死守规则的一面,因此对二王子的篡位相当不以为然。但是因为此族的规定中是除了守护自己的主人,以外不得以任何方式不能干涉王族的内部纷争,他没有采取任何行为,但无意识的疏远了国王,现在全部心思都放在命运悲惨的’公主‘和后宫上,前者是惋惜这位‘乖巧的’小王子的命运,而后者是以保证王后可以生下正统的王位继承者,因此他倒是对和国王鬼混的吟游诗人最头痛的一个。

暗探总管
黑发黑眼黑皮肤,名副其实的影子人物,长着一张似乎面部神经失调的脸,其实爱好是说冷笑话,常常和前宰相大人一搭一唱的说相声,活宝般的人物。拥有相当强的分析能力和判断能力,作为情报部门的头头是绰绰有余,倒是武技相当的……菜!唯一擅长的是分身术,可以一口气分出上千人来,而且细节到每个的衣服花纹都不一样。因此暗探的考试之一是让人疯狂的‘找碴’游戏,上千人中,找出本尊。不过这位暗探先生奇怪的跟国王关系不太好。虽然他从来不会对国王说谎,但把重要情报压下来隐藏不告,是常有的事情。

脱离影子的将军
前国王的影子,在国王去世后从影子中解脱出来,但他没有像前人一样担任继任者的老师,因为国王陛下竟依靠自己的能力有了另外一个非指定的影子。这位大人是个崇拜强者的人,所以他依然向国王宣誓效忠,已经不必成为影子的他,利用自己的出色的能力成为了将军,常年南征北战。立下了不可磨灭的功绩,以至于所有人都用‘将军’这个字眼代替了他的名字。现在,他也是非常威武的一位老者,据国王估计,大概还可以用个十几年。

前太子的影子
勉强算清秀,怎么看都不起眼的少女,基本上看过她的人都记不得她的长相,唯有管她叫‘嫂子’的王后是个例外。这也就是说,她的主人,前王太子殿下都没有记住她的长相,尽管这两个人已经有了肌肤之亲,但显然对王子而言,不过是在被幽禁期间,无法与和弟弟以外的任何人类接触后的发泄行为。这位小姐大概是所有影子中最称职的一位,她是真的做到了根本无法发现她存在的一位…但对被囚禁的大王子来说,只是可以当她不存在而已,完全不算好事。她唯一不合规则的地方就是对主人抱有爱慕之心,其实是一位很少女的女孩子,兴趣是写主人观察日记。

现国王的随从
就单体而言是相貌端正的青年,但站在华丽的王族身后,就是非常合适的背景之一了。不抢主人风头,又拿得出去,他几乎可以做为仆人范本,他甚至有一个相当传奇的身份:他是某个少数民族的末裔,在族里面临大难的时候,国王对他伸出了援手,从此他加入了影一族,以国王的意志为意志以国王的命令为命令。似乎完全失去了自我思考能力,成为最忠心的报恩者——不过对于王族来说,可以凭借自身魅力吸引一个人加入影子中,是相当荣耀的事情——不过据熟悉国王的人猜测,这不过是伟大的国王根本不想信要指派给自己的影子而已。此人文武双全,倒是非常合乎国王理想的人选(灭族的事情肯定有内幕)

假公主的骑士(克鲁)
清秀的男孩子,是将军阁下的宝贝孙子,作为将军脱离影子的代价,他作为三王子的影子被培养起来。可惜,公主大人属意的是和自己一起长大的盗贼,在盗贼拒绝效忠后,他才被不情不愿的公主所接纳。本来自尊心强的他却在连接的输给盗贼后完全失去了自信,身边却没有可以开导他的人,公主更是乐得当他不存在。直到公主前往威格里斯学园任教,他才从沮丧中摆脱出来,和某银发少年等人混在一起,甚至得到了一颗龙蛋,虽然在公主帮助下孵了出来,但要成为伟大的龙骑士的路还很远。


林仪朝廷:
简单的说,就是所谓的大臣们,以后数目看情况会增加吧!

又美又色的前宰相
拥有相当出色的能力和智慧,如果说王后是国王的左手,主内,那么他就是国王的右手,主外。但与此同时,如果评选世界上最帅的几位美男子的话。他可以算得上一位,如果评选世界上最无耻的色狼的话,他也可以算得上一位。仗着自己一张俊脸为所欲为,丝毫没有所谓的道德观念,在才三十出头的年纪,竟然已经有了一对双胞胎儿子,并且对其中不幸变性的某只图谋不轨,是完全腐烂的存在。说白了,就是全身上下唯一的优点是那张脸的人,他甚至一度企图对公主出手,连国王都忍无可忍的把他撤去看图书馆的大门,但这为无拘无束的宰相大人竟然丢下自己的职位不管,追着自己儿子去威格里斯任教去了。他可以说是比国王更麻烦的存在吧!不过就算被撤职的现在,依然在拿宰相的工资,做宰相的工作就是。

寻找故乡的术者:
拥有俊秀的外表和爽朗的性格,相当受女人欢迎,不过这是他人格魅力使然,和前宰相那只有脸能看的色狼完全不同——虽然在其徒弟眼中,差别实在不大。不过就算这样,他其实也不能做什么,因为他其实是女性来的。属于某个古老的家族,家族因为诅咒而毁灭,而他因为诅咒变成了男性,如果不能恢复女性外表的话,他将不能将自己的家族延续下去。对于知道他身份并且给予了相当程度上帮助的国王,无论别人说什么,他都付出绝对的忠诚,尽管现在满世界的旅行寻找家族最原本的故乡,并努力解除诅咒中,但也作为国王的一条眼线而存在。

矛盾的法师学徒
还没有成年的少年,有着比少女还要可爱的LOLI脸孔,个性却倔强而暴燥,拳头比魔法厉害,会把每个误以为他是女性的痛扁一顿。对他来说,术者不仅是老师,也是救命恩人,因为术者在他家人全都去世的时候收留他。但他不知道的是,术者是为了寻找诅咒了其家族的仇人来至,也就是说,少年的家长既是将术者灭族之人。怀抱着无法还回的仇恨。却发现仇人已死,术者心情复杂的收留了仇人的孩子,发誓让这个少年遭到不幸,却伴随着少年的成长心灵摇摆不定。而对无忧无虑的少年来说,唯一的苦恼是他对男性的师傅抱有的感情是什么,还有为什么师傅为什么要对那个变态国王那么好。

带罪之身的创师(爱丽丝):
世界上唯一一个身为凡人却可以制造神器的创师大人,他是公主的老师,属于矮人一族,因此拥有棉长的寿命。爱好就是美酒和快乐的事情,他所教导的机关术,是让某个小偷成为第一盗贼的关键,现在连这个老人都无法制止这个第一盗贼的行动,不过他也以自己的学生为荣。但是,这个老矮人并不像他表现的那么快乐。他是二百年导致黑暗精灵入侵成功的种族罪人之一,因此一生必须带着镣铐,在王族的监视下度过。可是,这位老人并不后悔,尽管他现在已经有了陪伴一生的妻子,过着平静的日子,但记忆中某段旅途和其中两个身影,是他,他曾经的同伴们都无法忘却的重要存在。

倒霉的吟游诗人(卿南雨,南术·卿):
名副其实的第一美男子,拥有一张无法形容,所有伤痕瞬间消失,即使用硫酸毁容都没用的超级脸孔。即使在看惯了俊美的前宰相,习惯了人格魅力强大的术师的林仪王都,也是引起轰动的存在。再加上比圣音还要动人,据说可以让石头留泪的优美音色。作为一个合格的吟游诗人的他虽然对女人其实没有什么兴趣,但因为某种原因,他对女人来者不拒,光凭着这个来者不拒,他在冒险者工会的通缉名单上也稳步攀升,进入前十名。这个记录却在国王手下化成了泡沫,因为‘需要一个漂亮的娈童’这种无耻的理由,他被拘留在国王的身边。脸皮其厚的他倒随遇而安的过起了日子,看着似乎真的变成变态国王最重要的人,他开始担心自己的另外一个身份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