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与承诺

达夫•巴瑞  《华盛顿邮报》专栏作者

今天我们要讨论的话题是:为什么男人不愿意对女人作出承诺?

一个男人,可以从7岁开始,就对一支棒球队(譬如说,堪萨斯皇家队)始终忠贞不渝、至死不悔,哪怕球队对他一无所知、毫无表示。可是,对一个已经与他情投意合、心灵相通、并愿意为他庆祝生日照顾宠物达数年之久的女人,这个男人竟然只会说:“我还没有准备好(作出承诺)呢”。

前两天,一位名叫苏珊娜的女读者写信说,她和男朋友加里已经相爱两年了。最近,当谈及两人的关系时,加里表示,只存在两种可能——要么分手要么结婚。结果很自然的,像很多不愿意作出承诺的男人一样,加里表示自已“还没有准备好”,选择了和她分手。苏珊娜感到非常难过而绝望,因此在信中对我说:“达夫,我不明白,男人为什么总是看不清自己的感情?加里一直是你的忠实读者,因此,能否麻烦你写篇文章,说说为什么男人不愿意放弃他们那所谓的自由,对女人作出承诺呢?”

作为一个专业的专栏作家,我确实认为有写这篇文章的必要。因为在男人的承诺问题上,很多女人都错误地认为:从整体来说,男人在感情上的成熟程度和老鼠差不多。当然,这不是实情。对一只雄鼠来说,只要某只雌鼠送点吃的给他,他就可以很轻易地作出承诺。而对男人来说,要他享受并满足于男女之间的“友谊关系”非常容易,可是一旦要他作出承诺,跨越“友谊之门”进入一种更加亲密的关系时,他就会立刻以“还没有准备好”为借口,千方百计地逃避。

这种逃避行为对男人来说非常自然,因为他们的大脑里天生就具有一种被称为“婚姻恐惧症”的基因组织。在已婚男人看来,单身汉的生活总是有声有色,激情四射。可实际上,绝大多数单身汉最激动的夜生活,也不过就是边看电视边用手指头直接从瓶子里蘸洋葱酱吃。当然,已婚男人也经常这么做,只不过数据显示,他们不会用手指头吃,而是用勺子吃。

这种家庭生活的温馨是单身男人无法体会的,所以他们常常感到不够开心。我这么说,可是有我的朋友兰道尔可以作证的。以前,我们两个单身汉共住一间公寓,屋里满是没洗的脏衣服,甚至还有一只会喝啤酒的兔子,真是一段充满刺激和冒险的生活。后来,我作出了结婚成家享受家庭温馨的英明决定,而兰道尔却始终还是单身。我相信,他的生活一定非常痛苦而无聊。不信,我现在就给他打个电话。

“兰道尔,没有老婆、没人照顾的生活肯定很痛苦很空虚吧?”

“才不是呢。”兰道尔说。

(别听他的,加里!)

我知道,兰道尔只是不愿意将内心深处的痛苦公布于众,所以才这么勇敢地死撑着。

“兰道尔,”我说,“对我你可没有隐瞒的必要啊!”

“什么?”兰道尔问。

(男人结婚的历史已经有几百万年了,加里!可千万别让这条婚姻的长链在你手里断掉啊!)

很明显,兰道尔的回答是很多男人心态的反映:他们不愿意对女人作出承诺,并且在逃避中产生了与事实相反的可悲的幻觉,以为自己生活得很幸福很开心。我们只能希望,所有的男人都能够正确认识自己的感情,最终克服对婚姻的恐惧,意识到承诺的重大意义。

我结婚已经2,368天了,因此有足够的发言权:生活中的每一天,对我都意味着更加激动而浪漫!(我夫人正在读这篇文章呢。)(xiaol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