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植是个普通的上班族,没有什么梦想却依旧对凡人生活充满不甘,女友一直想像所有人那样与他结婚生子,然后终老,而天植对如此平庸的“安排”却充满鄙夷与冷淡。所以遇到花房是他的幸,也是他的不幸,你无法用正常的性别去定义花房,因此他是神秘的,是美丽的,也是悲怆的。

   天植的汽车撞到花房时,他脚上那双细高跟鞋正支撑着他优美修长的双腿,天植感觉自己撞到的是一个尘落的天使。花房告诉天植,他是一个男人,只是外表像女人,他成熟艳丽,比真正的女人要美十倍。在花房倾城的容颜面前,天植完全不在乎他的性别了,他陷入花房给他构造的情欲世界里。其实每一个见过花房的人,都会埋怨上帝的不公,居然把“尤物”一词放置在一个男人身上,所以花房罂粟般的妖媚掳获了所有男人女人的心。

   天植将真爱奉献给了花房,仿佛许久以来封存的冲动与力量被他瞬间开启,他的女友雾子也爱上花房,终于体会到了性爱的美妙。花房将他自己看得太清楚,也将这场把持不住的恋爱看得过份透彻,他对天植的爱总是悄悄埋葬在妖冶的笑容背后,他表现地优雅从容,冷静刚愎。天植早已跪在他脚下不愿再起,他却依旧在意自己的性别问题。那样欲望重重的困扰将他们两人生生隔开,天植的爱就像一条透明的纽带,将花房拴进忧郁之中。

  大雪纷飞的日子里,天植想带花房去他的家乡,见他的父母,那曾经是雾子的人生理想,而花房却愤怒地拒绝了。他的拒绝其实等同于恐惧,就像每次做爱都不允许天植看他的身体。他把自己称作是“上帝的一个玩笑。”,而如今这个“玩笑”终于也要盖上伤痛的烙印了。花房用莺燕般轻柔的歌声唤醒了每个人的情欲,却又装作一脸宽容地来抚慰他(她)们,他的残酷与矛盾加剧了天植的痛苦。花房也想过要了断与天植的感情,但是当天植在寒冷的天桥上等了几天几夜之后,他最终还是妥协了,天植拿出那只车祸时花房遗落在他那里的细高跟,放进花房染着鲜红指甲的手中,然后转身走开。花房于是被这场游戏中伤了,他追上了天植……

   花房是怎样的一个人?或者说是怎样一种生物?他让天植无法自拔,去过正常人的生活;他令雾子变成一个歇斯底里的说谎女人,最后服毒自尽。花房也许只是想要过他自己的生活,她那颗被胭脂唇膏层层包裹下的寂寞灵魂从来就没有真正放松过对世俗的警惕。所以花房不快乐,也并不豁达,他只热忠于对自己无尽的怜悯,那些对他人的关怀与体帖只是做出来的无聊表演。每个人都在用爱情的保护色装饰自己的生活,花房也不例外,为什么我们总以为双性人的生活格外淫贱,其实他们只是需要被人爱的感觉,花房可能并不爱天植,但是天植的迷恋对他又极其重要,甚至在花房看来,天植与他一样不正常,他们处在一种互相歧视又互相依赖的状态。
  
    故事讲到这里并没有结束,花房那埃及艳后式的造型一直流淌着让凯撒臣服的沉鱼落雁,而这个冬季却寒透了人心。当雾子倔强地对花房说:“到时请你来参加我和天植的婚礼。”时,当天植在雾子的病床前痛哭时,窗外的冰雪正蔓延开来,将全世界都变为惨白色,而花房始终无语,表情很淡定。无数人都为他着迷过,他将他(她)们抛上天堂的顶端享受欲仙欲死的放纵,最后却总是黯然收场,他(她)们都肝肠寸断,对他诉说恋恋不舍的疯狂,是万不得以才离开他回归原来的生活。花房看得多了,所以他无语,只是站在一旁看着天植阵痛般挣扎,其实花房对他与天植的命运早已洞悉,该来的总会来,该走的也不再停留。清冷的现实正朝着花房与天植急急走来,不作一刻迟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