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夹

 

上周末买了一对小小的边夹,紫色的心型,镶满的水钻,因为看到的第一眼就觉得很漂亮,于是就买了下来,只是价格也很漂亮就是了。

回到家又觉得颇后悔,怨念了很久,但终究是拿到手之后的事了。

 

仔细想起来,我似乎就是这样的古怪的人。

对物质并没有如何执着的追求,但若是第一眼合上眼缘的东西,说着无所谓的话,可最后无论是直接买下,还是辗转得到,最后似乎总能拿到手中。

我最好朋友说,我们其实很相似。

男朋友是她大学时的同学,从大一时便欣赏着,只是看着从未想要得到,但终究在一起。

 

想来果然如此。

 

 

翡翠镯子

 

那是我带的时间最长的镯子。

有人从云南带回来送的。黄色的翡,绿色的翠融合着,颜色不深,也不算凝聚,因此并不算是上等的东西。

 

对我的手腕来说,稍稍有些大,但带了大概两年的时间。

我戴首饰很少能长久的,总觉得束缚着脖子,手腕,手指,戴不多久就忍不住摘下。

 

这件东西跟随的时间最长。而两个月前在办公桌前坐着,挽起袖子时,镯子从手腕滑出来,摔在地上,碎成整整的四瓣。

 

拣起来放进包里,怅然了很久。仿佛失了什么故友一般。

从此觉得以后即使戴首饰也要常换些好,时间长了,是会有情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