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久木有读他的杂YY,今天正好溜达过去了就顺带读了新的定点龟测,觉得此人真心一脚踩西瓜皮的主儿。

     如果我记得没错的话,他第一次出国是去纽约,当然丫可以狡辩说那是去工作,一个人旅行的话是去巴黎。总之,他就是一口咬定第一次去旅行的地方是巴黎,而且因为各种原因对那里很是留恋。

     根据某种不靠谱的说法,第一次去的地方前辈子就是那地方的人。照这么看,丫上辈子不是米国人就是屎国人。至于我,向来对屎国印象不好;因为一说到法国,我第一反映就是满大街都是狗屎——尽管我已经忘了究竟为什么会有这个印象,而且也没有在ANOTHER SKY里看到满大街的狗屎(毕竟STAFF也不会对着狗屎拍特写不是?),但在我脑海里“法国=满大街狗屎”已经是定向思维和条件反射了。

     再者,前几个月TC旅行团在戴高乐机场被抢的新闻让我对屎国的印象瞬间跌到谷底——尽管整个欧洲的治安确实普遍不那么尽如人意,但差到这种程度也算是让我开了眼界←我基本已经把屎国从“此生必去的地方”名单里划掉了。

     我一直好奇龟梨先生在屎国独自旅行居然没有遇险(我不认为小偷强盗能够正确分辨亚洲各国人),如此看来前世是屎国人的说法还是有一定道理的(特指龟梨先生)。其实按照他的讲法,因为有留恋才会喜欢,那么究竟屎国给了他什么难以忘怀的回忆呢?总觉得应该不仅仅只是风景和旅行记忆的关系(他曾经提到过算命大师给他的关键词是”海外“←各种意义上的意味深远),摸下巴ING。

     ——好吧,我承认,近来我是无聊了些有想太多的嫌疑,不过也只是打发时间罢了。我盘算着,等他什么时候交代了屎国的艳遇及其后续发展,我大概就能毕业了←等很久的契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