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想说什么怪话,对于灾难非常痛心,对于深沉的同情和关怀,对于一体同心的悲哀和焦虑,对于豁出去不畏艰险拯救生命的执念,对于无法帮上更多的忙只能坐视不幸发生的自责和绝望,为了孩子牺牲的亲人,为了打开通路牺牲的战士,对于这些我都是非常尊敬的。
只是讨论现象,这个现象的解析为何,不妨碍我对那些人和那些事情的尊重。
所有的QQ群都在讨论捐款,捐物,献血,许多颓废的享乐主义的地方,突然一夜之间出现了许多温柔诚挚为他人着想富于牺牲精神的高贵而痛苦的人。
世界是不是其实比想象中的更美好,更温情呢?我的答案是否,如题目所说,这就是所谓的一无所有之爱。
对于一无所有之人,没有社会没有家庭甚至生命也危在旦夕的人,这个人丧失了所有的物质性,只余精神性,用好听的话讲就是纯粹。对于纯粹之人,他的行为举止必定是出自至诚,又全然没有私利不保护肉欲的自我的。而推延到站在这些一无所有之人身边,想要帮助他们的人们,这些人在这一瞬间,也是把自我全然舍弃,把世界狭窄化到只有受苦受难者最重要,救出他们就能得到一切,否则就失去一切的忘我境地。
在这个瞬间,在这个地方,通过贬低(重复一次,我非常尊敬这种贬低)自我的意义,他们到达了最高尚的境地,这就是所谓,一无所有之后的大爱。(顺便一提,这也是悲剧对人产生蔚籍激人奋发的原理)
但是,世界的本质,应该以什么来判断呢?只以一无所有的瞬间来评估,一定是片面的,世界应该是丰饶繁荣的,那从无秩序之中创建出来的秩序,才是人类的常态和本色。一无所有的瞬间虽然美丽,世界的价值,我认为,还是应该在丰饶美丽,每个人都还拥有自我,为欲望争斗的时候去裁判为好。
大爱造就不了幸福,幸福必然需要通过私人的欲望满足得以实现,而一旦拥有私欲守护自我,就要面对一系列复杂的道德问题伦理问题和冷冰冰的技术问题,解决不了,有怎样的爱也无法幸福,能解决了,怎样自私浅薄都可以得到幸福。
然后,对人的价值衡量,显然应该看他是否能得到幸福,而不是看他是否拥有纯洁无瑕的灵魂之类。说起来,开始考虑这一点,算是我这一年以来的变化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