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出一本破破烂烂的手抄本,上面有一首诗,当时我很喜欢这种文艺调调,现在再读一遍,感觉似乎也不赖。

秋水伊人

文/张宇

若水的伊人
是美人 在江南
涤处的夜晚
让月光 从头到脚
冲洗干净
而心情 已是
天高路远


若伊人的水
是秋水
是经典的月夜
又梦见采莲的人
以痴痴不变的姿势
靠近藕


魂在江南
在知冷知暖知春知秋的
江南 伊人你
青青如柳的心事
是长亭下挂着的
一阕慢词么
而此时 箫声
正在露水里
长长有长长


荡开记忆之水的
是一排雁阵的桨
春花秋月的往事
只一眼温柔的顾盼
就长成蒹葭


江南不老
不管是否有
一管芦花在伊人的
青丝边
招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