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宽带终于安装上,我才重新摸到了键盘,过去几天又n多的话想记录,现在又觉得说不大出来了。
身为四川人,这几天都收到朋友的慰问短信,万幸的是,本人家中还没怎么遭灾。据说本市的市区和其他两个县灾情都惨,偏偏就只有我家那边算平静,塌了一栋楼,死了一个人,死的人是被5.12中震塌的水塔给砸死的。
爸爸说,家里墙面涂料裂缝了,也不知墙体有没问题,楼顶有块水泥板也摇摇欲坠,幸好没掉下来,一家人现在都窝在城边的小店里,在人行道上搭塑料布住着。5.12当晚下雨,妈妈睡得腰酸腿疼,死活不肯露天睡了,两个老人索性就住进店里,说问题不大。嗯,我昨天听说有余震还有点吓着,打电话回去,爸爸还笑着说没问题,连震感都没有,想必是震中持续移向西北,离得越发远了罢。他还讲七几年时候,他在山上当工人,睡的是木头墙壁的瓦房,也遇上地震,其他工友睡露天,他还极镇定地睡屋里,说,木料又不重,塌下来也压不死orz
因为在天涯看到有帖子说绵竹有一桶水卖50的,就又问他物价,结果说菜么啥的要涨点,也还好,涨价的人“着了”,三块多的方便面卖五块,昨天被抓,不准卖了,声音里一股笑意。我又说你们睡人行道政府管不管啦有没啥救灾措施啦,爸爸好似没明白,说有赈灾啊,他们都去捐了钱blabla,于是我明白,我家那边还不算灾区的,灾区里的非灾区,外地打电话进去不要钱的。妈妈说起捐钱的时候,语气很骄傲的样子^ - ^
这几天每天都给亲戚朋友打电话,舅舅姨妈外公外婆姑爷等等等等,万幸万幸,我所有的亲朋好友,都毫发无伤,不管这是上天眷顾还是厚颜无耻一点自认rp好,都可喜可贺><  也为灾难中的人们祈祷,希望他们也能有这样的幸运><
他们在给我的电话里充满劫后余生的口吻,但还是颇镇定,说当时摇晃得如何如何厉害,赶紧跑出房子或者躲到小房间里,然后纷纷互相打电话问候安危。

电视里一直在不停的播出地震的新闻,我居然可以收到凤凰台的,于是就在cctv1、cctv4、四川电视台、凤凰台之间轮着看,总基调都是众志成城救灾,不时有幸存者获救的新闻,极令人感动><
然而在网络上就更加激烈,不仅有捐款数额的比较,痛骂地产商为富不仁;对救灾措施的意见,是否应该强派伞降、是否接受国际救援队、政府行为是否恰当等等,通网之后看得我头昏眼花。然这其中值得bs的是某些外国的媒体,即使在如此大的灾难面前,仍旧一幅冷漠怀疑的面孔,臆测一些狗屁不通的政治意图;不只网络上有人翻译过来,凤凰台也播出了这些媒体的反应,真让人恶心加齿冷。这种记者还让他留在中国干什么呢,他只会以他愚蠢结冰的大脑沟回去思考问题,还人权,人x权。他大概不理解在中国人心里,不管你政权是啥颜色啥成分,老百姓遭天灾都指望政府去做事的理所当然的心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