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我抱负挺多的,其中一个伟大的……那就是当个纪念馆或故居的馆长,几狐朋听后甚为不耻。

我有个老姐们儿一直在梁启超饮冰室纪念馆做研究员,学术见地姑且不论,人很是实在。听我哼唧着《打侄上坟》“怕将来老天爷无有果报,眼睁睁有何人去把香烧”,遂将她那大胖小子许给我做螟蛉义子。

去年,她让我给纪念馆支支招。当时说了一堆建议,从纸质印刷品设计一直给她说到了敞开式活动的策划,姐姐没闲着一样样儿的记录。其中之一我建议把饮冰室书斋的一间偏房腾出来,就依着它民国洋楼建筑的内饰开个名为“饮冰室”冰激凌或者是冷饮店。你们要是想“中为体”呢,可以和康乐或者已完全属于粮食局的起士林冷饮合作,恢复冰激凌山德、冰点心;要是想“西为用”呢,可以针对哈根达斯之类的恶俗招商,开发点老味儿的东西出来。

她说这个主意有点悬,没有先例。你们做不就是先例了吗。

image

结果,结果就是今晚我整理民国《北洋画报》的时候,发现了这篇记载,当初美国大兵开的叫Lotus Blossom。请上眼

image

朝受命而夕饮冰。。。来口凉白开,亦称“冰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