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两日,跨入2007年的那一场大雪正在融化,天特别特别冷。今天晚上跟心肝宝贝最爱还有荷花去簋街“丰悦”喝粥。宝贝再次大款掏钱,因为大家都非常非常穷,于是再次体现了他的豪爽。当然也没被他少数落,哎!
       席间接到小麻和小桌子的电话,谴责我没有回学校陪他们吃饭,可是实在是忙的太晚了,8点多才结束,加之天气非常寒冷,就不愿意去偏僻的地方了,呵!
       回家的路上一个人冻得直哆嗦。第一次感觉北京原来也可以这么冷。明天多穿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