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前阵子很多地方在转重庆一玩具店因为卖美少女PVC被抄的事,基本上阿宅们的意见都是一面倒的不屑和嘲讽,你们工商懂个球,何德何能来抄宅店,知道这是什么吗,黑岩!BLACK ROCK SHOOTER!黑岩你也敢抄还有没有王法了!

关于这类意见的理性表达大概可以看这篇文《重庆“裸体手办”事件背后,一个阿宅的心声》。这篇文章的中心思想是,手办是高年龄高收入高档次的三高绅士们有点奢侈的小嗜好,你们不懂就别来凑热闹戴帽子,更别来抄店。

文章基本还是就事论事,除了一点小错误:一,玩具背面印着对象年龄15岁以上,并不是因为玩具本身的内容或意识形态有问题,而只是因为大型PVC里含有细小和尖锐的零件会伤害儿童。二,一个PVC再贵,再15禁18禁88禁,它也就是一个玩具,一个摆设,而不会成为什么源于生活高于生活的,可以不守法律法规约束的治外神器。三,当执法者执法的时候只是按章办事,他不需要深刻理解他的对象,即使不理解手办是什么黑岩是什么good smile的下一个粘土是什么他也一样可以抄店,只要他有合适的理由,就像民警抓卖AV的小贩时他们不需要认得里面的每一个女优一样。

日本大概算是这么些发达国家和准发达国家中对情色内容分类规制做得最差最差最差可能还没有之一的国家,不承认的人可以去看看《あきそら》的封面上有没有R18的标签。而我国毫无疑问向来是视这些低俗文化为洪水猛兽,恨不得搞条法律规定夫妻以外性生活包括视奸皆为违法然后把李银河抓去吊死。所以我国不需要分级制度,因为我们的国民不分男女老幼病残都只能接受根正苗红的健康文化。

在这样的前提下,我首先想承认我国这样的文化政策的正当性,即店里只能卖健康向上的玩具!不健康的玩具全部要抓去化成塑料汤!再来想重庆玩具店被抄是否为冤罪。要不然一来不和谐,二来说着说着又扯到根本无望的分级制度上去了。就像很多网友回复“R15/R18的东西文女士你带着孩子看毛啊!”,在我国的国情下,文女士带孩子去看R18的玩具没有错,错的是展卖的店家。这一点首先要厘清。

记者现在采访时候也很喜欢问“既然你的东西是卖给成年人的,你们店门口有没有说未成年人不得入内”这样的蠢问题,一见店主愕然就马上写上“对此店主没有正面回应”来搞一个好像很发人深省的结局。这其实是个伪命题。上面提到我国现在对于情色物品没有分级制度,因此并不是说我在店门口贴一张“成年人不得入内”的纸就能在里面卖AV的;此外我的目标客户是18~30岁,不意味着我不能把东西卖给小孩和老人,我的商业策略是我自己的事,并不代表我有义务排斥目标客户外的消费者。DHC的目标客户是小姑娘,老爷们进店里去买DHC化妆水难道就会被打出来吗?

那么玩具店售卖所谓“不雅玩具”是否有错?首先“不雅”这个修辞就很微妙,这个说法最早似乎是陈老师的事情带出来的形容词,就我国法律法规的定义来看,需要“具体描写性行为或露骨宣扬色情淫荡形象”的物品才能算是需要被打击的“淫秽物品”。就这一标准来看,前者除了native和gigapulse等重口厂牌外,倒很少有PVC厂牌会主动制作这样的商品。不过在实际操作中,我相信部分可“换装”的PVC在cast off后也算是宣传了色情形象的,那么问题就在于,商家卖的是合乎法律的“全装备”状态,那么玩家自己拿回家拆成不雅状态,这算是谁的?有人说现在的商家都会在说明书里引导玩家给PVC脱衣,可是BANDAI发售的POP女帝根本没有可脱机关还是有玩家硬是把衣服剪掉,结果还是酿成了“不雅”的杯具。

很多人都拿题图中工商大爷提着黑岩的样子说事,黑岩一身比基尼热裤确实是比较凉快,但要说是“不雅”实在是十万八千里。黑岩都不雅了,断臂维纳斯就是色情又猎奇了。我并没有把PVC和艺术雕塑相比的意思,PVC只是一种商业玩具而非商业艺术,其中所含的艺术价值在这件事当中似乎少得可以忽略不计。可是目前几个主要的大手玩具厂牌,除了《女皇之刃》《百花缭乱》系列有惯例的cast off装甲外,可以拆到走光的PVC玩具实在少得可怜,如果现在的家长是认为自己的孩子连看到黑岩如镜面般平坦的胸大肌上有一片比基尼都是无比难堪的事情的话,国家应该顺应他们的号召把法定成年年龄推迟到35岁。等到文妈妈儿子不买美少女PVC而开始往家里搬妖精哈灵顿的figma的时候,她才真的可以开始担心她儿子是不是坏掉了。

image

但是在其他一些新闻中,我看见了店家橱窗里赫然放着希有马屋和gigapulse的产品,前者是同人制品,后者是知名厂牌,共同点是都很工口,然后都有厂货。他们橱窗里的是不是厂货我不晓得,但是考虑到现在这几个东西的稀有度九成是。这两样东西即使在无耻如日本贩卖时都要打个R18让未成年人珍惜生命远离工口,在重庆竟然就这样摆出来放在橱窗里,这实在稍微有点过分了。文妈妈如果是看到了这几个东西,暴跳起来倒是情有可原,您店里东西那么多,摆个saber摆个OP什么的多好,摆个空色水色的妹子算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