卧虫大神唱着《GO WEST》,一路小跑屁颠屁颠地去了优莱特史戴茨,在异国他乡承受着成群结队的棒子妞们围攻。显然,卧虫大神志不在此,于是在无聊的夜里,就整夜整夜地找大神聊天。在地球的这边,正好是早上接近中午的时分。闲得无聊吃完早饭才不久的爱笑大神正在摩拳擦掌地等待着中饭,高潮大神神出鬼没地透露着香汤镇及古城一切洗浴场所的发展动态,小右大神从童男童女的世界中暂时脱身,也要加入闲扯淡的队伍。倒是六段大神从来没露过面,把爱笑大神活生生地就这么奉送到卧虫大神的淫词艳语下。在经过多年的洗礼后,他显然很淡定。也是大神逃到乡下外婆家休养生息,轻易不得见。偶尔露面,还在问卧虫大神你啥时候走啊——她这个反应迟钝的毛病也不是一天两天了。

以上所述,就是大神界发展出来的最新生态。

其实对卧虫大神的西游,我是又羡慕又同情。羡慕的原因倒并不是他能至少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能见到德先生的真容,而是羡慕他能在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里有一次从身体到灵魂的彻头彻尾的旅行。当然,更重要的还是有一群饥渴的棒子妞、呀美碟妞、艾麦楞肯大妞时刻围绕。同情的部分在于,每天都有一堆大神在地球的另一边时刻关注这你性生活问题的解决方案,这一点尤为痛苦。

在那样的一个环境里,你可能遇到一切你原本无法遇到的事情。这个诱惑是致命的。你每天能遇到许多能理解和不能理解的事情,你不用在一个世界纯粹靠着一厢情愿的可怜劲儿去想象另一个世界。在这个刺激又充满风险的动作中,把确定重新变为不确定,并且不知道自己最终将会被引至何处,尼玛的,还有比这更幸福的事儿吗?更重要的是,所有一切曾经被认为理所当然的事儿,曾经被认为天经地义的事儿,你敢OPEN到让他们得以生存的根基动摇吗?我大概是不敢的,谁知道呢。

据卧虫大神透露,在到达OK城的一个月之后,他迎来了各方面的心理危机。多好,还有危机呢!多少人折腾来折腾去最后只迎接到了傻逼的中年危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