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忍不住问,“请问,月光森林究竟是什么呀?”
猫头鹰没有马上回答,过了好一会儿才叹息似的说道,“是礼物呀~”

亲爱的宝贝贝,祝你生日快乐~

image

自从猫回来后,我养成了一个新习惯,就是每天吃过晚饭后,会带着猫一起出门散个步。

“啊啊,整天呆在家里果然会很闷吧?”我挠挠猫的小下巴。

“咕噜噜~咕噜噜~”猫惬意的伸个懒腰,歪着脑袋在我手心里蹭了蹭,算是它的回答。

“也许,我们该经常出去走走?”

“喵~”猫带着浓重的鼻音,爱娇的轻轻咬一咬我的指肚。

所以这天吃过晚饭后,探头看看窗外,天色沉沉,远处是隐隐透出紫光的云团,扫过鼻端的晚风也带着雨云的气息—即便这样,我也只犹豫了一秒钟。

我从椅子上跳起来,取过手袋。

“走吧,猫先生!”

对了,我的猫没有名字。

因为当初我和他为了猫叫什么名字起过几次争执,谁也不肯让步,最后干脆直接称呼“猫咪”,“喂”,或者“猫先生”。

唉唉,年轻人的爱情真是任性啊!

怎么会有那么多的别扭和坚持,现在想想真是可笑。

 

住惯了闹市区,刚搬来城郊时颇有些不习惯。

这里没有热闹的人群和繁华的街道,入夜后,路边只有几家小小的店铺还亮着灯,为数不多的客人与店员们大多是熟人,有时停下来并不是为了购物,而是闲聊几句,然后便点头道别地离去。

和以前住的地方比起来,虽然显得有些冷清和寂寞,却多了一份平静和人情味儿。

“啊,又带猫出来散步啦。”

“吃过饭了吗,快下雨喽,早些回去哦~”

“猫也要遛的吗?真可爱……”

我怀里抱着猫,一路经过面包店、裁缝铺、五金杂货店、洗衣店、房屋租售中介、奶茶铺和24小时便利店,一面不时抬头看看天色,一面一一回应里面的招呼。

过了路口,就是街角花园。

对,就是遇到蓝狐狸的那座街角花园。

虽然每次想起来都觉得自己大概是做了场梦,可那块洁白的狐狸的手巾却又分明提醒我这一切都是真的。

所以就算不抱期望,每次经过这里,我都会下意识地寻找那个小小的蓝色身影,每天带猫出来散步的路线也总是包括绕着这座街角花园走一圈。

遗憾的是,我再也没见过那位蓝狐狸先生。

 

“呐,”我轻轻捏捏猫的耳朵,“再跑掉会记得回家吧?不然我就把鱼饼干都给那位蓝狐狸先生吃了哦……”

也许这话冒犯了猫,它扬起脸看了我一眼,忽然一弓身从我怀里挣脱开去,仿佛一支无声的箭,再次跃入那丛紫叶花树消失不见了。

我后悔不迭,真是想不到,猫的自尊心会这么强。

眼看天边那团雨云愈来愈近,我只得硬着头皮走进黝黯的街角花园。

花园虽小,绿植却十分繁密,夹着泥土气息的风渐渐大起来,树影憧憧,这里除了我并没有别人,空气里有一种微妙的紧张感。

“喵喵~请出来吧~”

“有好吃的鱼饼干哟~”

脚边的树丛传出“悉嗦”轻响,我探头去看,声音却顺着树间狭小的小径远去了。

“喂,不要跑啊……”我有些着急,赶忙拨开枝叶追了过去,一路跟着那声响,渐渐离开了公园正式的路径。

七拐八拐不知道追出去多远,终于还是失去了线索,我茫然四顾,发现自己正站在一片林子中,四周是长及小腿的细密草丛。很显然,这里不属于园林工人的工作范围。

到处都黑黢黢的,这里当然也超出了路灯能够探及的范围。

耳边的风声带着略显尖利的哨音,夹杂着天边隆隆的雷声。

猫还是不见踪影,我却迷失了方向。

 

正茫然间,脚边又有了动静,好像还听见小小的说话声。

“快点,快点,就要下雨了哟……”

“一定要在下雨前赶到啊,不然就得等下一次啦……”

“好期待哦,这次我想要黄色的月光……”

咦,难道这里除了我还有别的什么人么?

可为什么只听见细细的说话声,却找不到人呢?

正张望呢,脚背上忽然觉得酥酥痒痒的,似乎有什么东西爬过去了。

我的眼睛此刻也已经适应了黑暗,低头仔细一看,全身的鸡皮疙瘩都冒了出来!

一只,不不,是一队有着褐色背毛、粉红色鼻尖的老鼠!

其中一只爬在我脚背上的老鼠看见我看它,还抬起一只前爪抹了抹胡须,然后很有礼貌的说,“对不起,请借过一下。”

老鼠说话了!

我瞠目结舌,可居然还能镇定的等它从脚背上下去,然后才突然惊醒了似的大步往后退去。

也许退的太急,后脑勺“咚”的一声,生疼生疼的,大概撞上了树枝什么的。

可还没等我痛呼出声,一个老太太的声音一边“哎哟”一边抱怨起来。

“我说这位蓝上衣小姐,撞了别人是不是应该道歉呢……哎哟,哎哟,我起不来了,请帮忙扶一下嘛……”

“啊啊,对不起,对不起!”

我一面急急道歉,一面前后左右到处找。

“咳咳,这里这里,请蹲下来……”

我低头一看,脚边灰白色的一团,依言蹲下,小心翼翼把那一团捧起来,原来是一只猫头鹰。

“是您在说话吗?”虽然惊讶,可有了之前的经验,我倒也没有特别意外。

“真没办法,年轻的小姐,既然是你把我撞伤了,只能请你帮忙送我去一个地方疗伤啦,那样的话我就原谅你。”

到底是谁撞伤谁啊?我摸摸后脑勺,那里已经鼓起了一个包。

可低头看看猫头鹰,它的羽翼折断了好几根,翅尖的羽毛有些纷乱,看样子伤得不轻呢。

我只得嘟囔着问,“好吧,这位猫头鹰老太太,请问我该送您去哪里呢……”

“嗄?!老太太?老太太!现在的年轻人真没礼貌!请称呼我灰羽小姐!”

好吧,灰羽老,呃,小姐。

“那么,灰羽小姐,请问我该送您去哪里?”

“月光森林!这还用问吗?今晚正好是月光森林开放的日子呀。”

月光森林?

“对不起,我刚搬到这里没多久,不知道这个地方哎……”

“喏,沿着月光碎屑走就行啦。”

月光碎屑?

我努力张大眼睛看去,终于注意到,草叶尖儿和树叶尖儿上,隐隐约约闪着微光,稀疏的,细微的,就好像从月亮上洒落的碎屑一般。

而草丛中、枝叶间,除了刚才看见的那一队老鼠和我捧着的猫头鹰,还有诸如猫、狗、兔子、刺猬、蚂蚁、松鼠、夜莺……许多知名不知名的动物在行色匆匆的赶路。

“快点儿,万一下雨可就进不去啦……”猫头鹰催促着。

虽然有些搞不清楚状况,我还是边答应边身不由己的循着那细微的月光碎屑走了下去。

因为走的不是正式的公园路径,一路上磕磕绊绊,加上怀里的猫头鹰一直喋喋不休催个没完,到后来我已经完全不知道在往哪儿走了。

“快点儿,我说这位小姐,你这么年轻,怎么走得这么慢呐……哎哎,小心……”

猫头鹰第一千次这么催促的时候还拍打起了翅膀,羽翼一下子扫过了我的眼睛,我“哎哟”了一声,兜头撞上一条树枝,身体一下子失去了平衡,往前跌去。

糟糕!

我唯一能做的就是尽量拧过身子,双臂紧紧护住猫头鹰。

 

意外的是,我没有结结实实摔在硬邦邦冷冰冰的地上。

而是摔进了一片柔和的月光!

身体仿佛失去了重量,周围的空气仿佛是静止的,又仿佛是流动的,整个人都好像被一幅绸缎轻轻拥起来了似的,目光所及之处都是一片淡淡莹光,却又毫不刺眼。

“嘻嘻,接住你喽~”

耳畔响起一阵清脆的银铃般的笑声。

“请小心哟,欢迎光临月光森林~”

腋下好像有一缕微风穿过,我只觉得眼前一花,身体一轻,双脚已经稳稳的站定。

定睛看去,我以为自己跌进了一个犹如仙境的童话世界。

天地之间像一整块晶莹剔透的水晶,每一棵树每一丛花都摇摆出慢舞般的节奏,随着这节奏有一蓬一蓬细密的星光溅开,柔和的绸缎一般的银白色光芒覆盖到每位客人的脸上身上。

客人们有的席地而坐,有的翩翩起舞,有的交谈,有的发呆,脸上有各种各样的表情,却都流露出一样的幸福和安心。

 

“快,快松开……”怀里穿出一个闷闷的声音。

我这才想起自己还大力抱着灰羽老小姐呢,赶紧松开手臂,一只绒毛被揉的乱七八糟的脑袋奋力钻了出来。

“你这孩子,差点把我老人家给闷死啊!”

“啊啊,对不起……”

“嘛,算了,看在你是为了保护我的份上,我就原谅你吧。”

“……”

“啊呀,已经到了嘛,别发呆,快带我去生息树那里。”

“嗄,哪里?”

“随便哪一棵都可以。”

在猫头鹰的指点下,我来到一棵闪耀着银白色星光的大树前,树身高大,树冠舒展,细细密密的星光无声而连绵的落下,树下已经聚集了好几位客人。

到了这里,猫头鹰才从我怀里挣脱,轻盈的滑出一道弧线落在我身前一根垂落的低枝上。

只见灰羽小姐和树下的诸如青花狸猫、灰背条纹獾、白色长毛垂耳兔什么的一样,闭上眼睛扬起脸站直身,双翅或者前爪悬在胸前,静静沐浴在一层又一层银白色星芒下。

正发呆呢,灰羽小姐蓦地睁开一只眼睛瞥了我一下,“蓝上衣小姐,你也过来吧,像我这样!”

于是我也走过去,像它们那样抬起脸,闭上眼睛,双手微微抬至身前。

那一瞬间,我忽然觉得心静下来,知觉变得分外灵敏,耳朵可以听到枝叶舒展的声音,眼皮可以感知星芒覆下时如同跳舞般的光影,肌肤可以感觉到薄薄掠过的气息。

最奇妙的是,整个人好像被一个温柔的怀抱拥着,身上的疲倦与不适如退潮一般渐渐消褪,就连心情都变得轻快起来,如同甩掉了什么沉重的大包袱似的,恨不得踩着舞步哼个小曲儿什么的才好。

“嗳嗳,果然是月光森林的生息树呀,真是太了不起了~”

“是呀是呀,昨天摔伤的胳膊已经完全好了呢……”

“好像刚刚从温泉泡了个澡,啊不,比泡澡还舒服,全身都充满干劲了呀!”

是其他客人的赞美声吧。

我睁开眼睛,却被鼻尖前一双晶亮的橙色眼瞳吓得退后一步。

“唔,感觉很不错吧!”原来是灰羽小姐,此刻的猫头鹰看上去神采奕奕,全身灰白色的羽毛又顺又亮。

伸手摸摸自己的后脑勺,刚才撞的大包居然已经不见了。

我心里渐渐明白,原来月光森林的生息树是可以疗伤的呀。

 

“喂,第一次来吗?”猫头鹰橙色的眼睛盯着我,它的脖子扭成九十度,因此看起来有点诡异。

我点点头。

“真是没办法。”

猫头鹰说着,一振双翅,从枝头以一种优雅的姿势跃到了我的肩头。

“带你转转吧。”

我忍不住问,“请问,月光森林究竟是什么呀?”

猫头鹰没有马上回答,过了好一会儿才叹息似的说道,“是礼物呀~”

“啊?”

“很久以前的一年冬天,特别漫长也特别冷,冻得甚至连月光都结成了冰,还没等到春天,就被日夜不停的北风吹啊吹啊,吹成了碎屑,所以春天到来的时候,月亮已经黯淡的几乎没了光辉。”

“啊,这可怎么办?”

“知道了消息的人们和动物从四面八方赶来,送来各自搜集到的最珍贵的礼物,这些礼物也许并不贵重,却都饱含了大家最珍贵的心意,这些心意拥有世界上最美丽的光辉,月的精灵就用这些光辉重新编织出了最美丽的月光……”

“太神奇了……”

“为了答谢大家,月的精灵们在每年的六月和九月,月亮最圆的那天,开放月光森林,不管是身体还是心灵受伤的生物都可以跟着当年散落的月光碎屑进入月光森林来疗伤,获得重新出发的勇气。”

“是这样啊,那这个礼物真是太棒了……”

“呼呼~算你有见识。”

那么,今晚来到这片月光森林的客人们都是为着疗伤吗?

我默默的走着,看着一棵棵树下洋溢着幸福表情的脸容,心里忽然有些伤感起来。

是啊,都是些身体或者心灵受伤的客人呀~

来这里是为了获得重新出发的勇气。

咦?

我忽然注意到,这里的客人各种各样,可似乎并没有见到除我之外的第二个人类耶!

“怎么会……灰羽小姐,这里仿佛没有呃,和我一样的人呢?”

“哼,你是想说人类吧?”

猫头鹰的声音明显冷淡下来。

“你们人类总是觉得自己最了不起,不需要照顾别的生物,也不需要被别的生物照顾,为了自己舒服不顾其他生物的需求,砍伐越来越多的森林,侵占越来越多的土地,扬起越来越多的灰尘,破坏了环境也弄丢了月光碎屑,哪里还记得什么月光森林呢……嘛,不记得也好,这里的大家可能也并不希望见到破坏自己家园的人类吧……”

“……”

“所以趁着这次机会尽情享受吧,下一次,你大概也找不到月光森林了哟!哦哈,哦哈哈~”

猫头鹰的笑声充满讥诮,可我并不生气,只是心中渐渐涌上来一种莫名悲伤的情绪。

“是这样啊……”我低声自语。

“咦,伤心了?没关系,喏,看见那边闪烁淡黄色星芒的叹息树了?去摘一枚熟透的叹息果吃下去,就能忘记烦恼重新快乐起来咯……”

“不用了,灰羽小姐,”我摇摇头,“这样我就不会忘记了……”

“唔?”我能感觉到猫头鹰深思的目光在我的侧脸上打转。“不会忘记什么?”

“嗯,”我努力想解释,“其实我也不是很明白……”

“也许是月光森林……当然,这里这么美……我是说我想记得这里,我想记得这里这么美是因为它是一份礼物……我是说,我们还能看到那么美的月光是因为,因为里面包含了许多珍贵的心意……唉,对不起灰羽小姐,我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这样的表述不是我的强项,我变得结结巴巴起来。

“走吧,”猫头鹰的声音却温和下来,“来到月光森林怎么能错过精灵的茶点时间呢?”

 

往林子深处走去,眼前忽然一亮,出现了一个小小的广场。

地面是厚呢子一样的草皮,巨大的蒲公英花球高高悬挂在空中,每一枝花茎都是透明的,上面的伞状绒毛不断溅出的五彩星光如瀑布一般洒落。

广场的一边是一排矮矮的长桌,铺着雪白的桌布,上面摆满了各色诱人的茶点,已经有不少客人在边用茶点边聊天了。

而引起我注意的是广场的中央,一张巨大的矮腿圆桌,上面堆满了各种各样奇奇怪怪的物品,还不断有客人往桌子上放东西。

这些东西包括有一片嫩叶裹着的晶莹露珠,一张小孩子画的歪歪扭扭的卡片,一枚擦得锃亮并被精心打上蝴蝶结的汽水瓶盖……

“那是什么呀?”我不禁问出声来。

“嘻嘻,是礼物哟~”这是个清脆的好像银铃一样的声音。

我四处张望,并没有看见说话的人。

“蓝上衣小姐,我在这里哟~”声音很近,好像就在鼻尖不远处传来。

“哼,人类的眼睛啊!”猫头鹰冷冷的说。

我努力集中精神张大眼睛,终于看出来啦!

离我鼻尖不远处的空中,只比一只蜜蜂大一点儿、一个近似透明的小小身形正缓缓飞舞着,依稀可以看出眼睛嘴巴、纤细的四肢、和背后相对体型而言堪称巨大的一对半透明翅膀。

这就是猫头鹰口中的月的精灵吗?再仔细看看,广场上好像有许多这样的身形,外面的林子里肯定也不少吧。

“啊,对不起……”我不好意思起来,同时边开始翻手袋边懊恼的想,身边好像没带什么像样的礼物呢。

“不用客气哟,大家的好意已经像星星那样闪闪发光了呢!请去用茶点吧~”

忽然,指尖触到一包东西,我赶紧掏出来。

“不嫌弃的话,请尝尝我亲手做的饼干吧。”

我听见精灵“咕嘟”咽了一口口水,便干脆取了一块出来捏碎了放在掌心送过去。

“请尝尝吧。”

“哇哦~”

精灵欢呼一声,同时吹出一声口哨,周围的精灵闻声都飞了过来。

只见一群几乎透明的小生物蜻蜓点水一般从我的掌心掠过,每一次的触碰既轻盈又温暖,就好像--无数的吻~

这种感觉实在太美妙了!

“真是~太美味了哟~”精灵们七嘴八舌的说。

“呃,请问,”不知道什么时候,我的周围已经围了一圈客人,“我们也能尝尝吗?”

“啊这个,当然啦,请吧,别客气。”

“真的耶,好好吃哦……”

“这个味道,就像春天在山谷里看见太阳出来时闻到的味道呢……”

“嗯嗯,真香,让我想起小时候妈妈带回来的点心哎……”

“……”

就在这时,我听见猫头鹰“咕嘟”一声吞了一大口口水。

哈哈,我忍着笑,恭敬的说,“灰羽小姐,请您也别客气吧。”

猫头鹰矜持的道了谢,果然飞下肩头叼了一块饼干开始吃起来。

“蓝上衣小姐,请您也尝尝我们做的茶点吧~”精灵们说。

那是月的精灵们用清晨最清澈的露珠煮的茶,用春天最娇艳的玫瑰做的馅饼,用叹息树的果子酿的酒……每一样都小小的,只有小孩子的拇指那么大,所以随便吃多少都不会被撑到。

至于味道嘛,我边吃边觉得自己好幸福哦。

 

告别的时候,每个客人都会收到月的精灵送的手信,是一片小小薄薄的,只有指甲盖那么大的月光,有好多种颜色可供选择。

“蓝上衣小姐,请问您要什么颜色呢?”精灵问。

我并不清楚这其中的差别。

“不同的颜色可以帮助您实现不同的愿望哦~”精灵笑眯眯的说。

“这样啊,可以的话,我想要让我的猫咪找到路回家的那个颜色……”

“好的~”精灵说着,把一片浅蓝色的月光放进了我的手心。

“再见!”

“再见,欢迎下次光临~可以的话,请再带点儿您做的饼干吧~”

“嗯!一定!”

告别月的精灵,一脚跨出出口模样的树形拱门,眼前一黑,我发现自己又站在原先那片生长了繁密野草的林子中央,雨倒是还没下下来。

糟糕,可是迷路了呀,我要怎么回家呢?

“原来你就是夜先生提起过的那个女孩子啊,”脑袋上方的树枝上传来猫头鹰懒洋洋的声音,“这么冒失可真不让人省心那~”

“为了答谢你的饼干,就让我带你回去吧。”

回去的路上我们都没怎么说话,我还沉浸在刚才美妙的时刻里不断回味。

要不是肩头蹲着一只猫头鹰不时指点方向,手心里一片薄薄的浅蓝色月光在闪闪发光,我真的会以为自己是在做梦。

一直到公寓门口,猫头鹰懒洋洋说了声“到啦”,也不等我回答,便扑打着翅膀迅速消失在浓重的夜色中。

“谢谢啦,灰羽小姐!”我赶紧小声喊,这才想起来忘了问猫头鹰“夜先生”是谁。

 

正发着呆呢,头顶传来闷闷的一阵雷响,面筋似的大雨哗啦一下倾倒下来。

虽然猫没有和我一起回来,可我心里却觉得很笃定。

进家门之前,我盯着手心里的那片浅蓝色的月光看了半天,决定把它贴在大门上。这样,猫大概就能找到回家的路了吧。

然而奇妙的事情比我想象的来得更快,刚一开门,我便听见黑暗里传来一声小小的“喵~”,过去一看,猫已经蹲在客厅的窗台上,正全神贯注盯着外面的路灯呢。

瓢泼大雨中,窗外那团黄色的光芒显得格外的温暖,教人安心。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