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卡老师——“起舞弄轻卡,喝死在人间”的轻卡老师,我发自内心以及内衣敬重的轻卡老师,他居然得了痛风。于是每每在大吃大喝大鱼大肉之时,我都会默默小
内疚小牵挂一下,时常于饭局之间难以下咽如鲠在喉。为此我决定为轻卡老师组织一场大局,以平复他肉体的伤痛和我心灵的煎熬。此局的主题定为——嘌呤局。

花自飘零水自流。当年轻卡老师年少轻狂,何曾想过自己如今会得这痛风之症。人总是在飘零的年代不知惧怕,在嘌呤缠身时候又怀念起飘零岁月。不如今夜我们“肉自嘌呤酒自流”,然后让痛风来得更猛烈些吧!

待大局开幕之时,我要亲手为轻卡斟上一盅酒,一盅花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