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oha, Hawai'i (你好,夏威夷)……

托老婆开会的福,不然我也很难有机会,有决心,不远万里,跋山涉水,漂洋过海来看她了。夏威夷是最后一个加入美利坚合众国的州(1959),位于北太平洋,由一系列的岛屿组成,距离北美大陆西海岸5个多小时的飞行距离。现任美国总统奥巴马出生在夏威夷。 带着两个多月大的宝宝出行,旅游计划要做得非常保守。这次我们只打算在Oahu岛上转转了。这也是檀香山(Honolulu)所在的岛。檀香山,是国父孙中山曾经学习过的地方,也是夏威夷的首府。幸运的是,Oahu岛集中了很多来夏威夷必看的景点——珍珠港(Pearl Harbor),波利西尼亚文化中心(Polynesian Culture Center),多尔种植园(Dole Plantation)等。 踏上Honolulu土地的第一感觉就是这是一个炎热,年轻的城市。高速公路虽然说不上“高速”(很多地方限速才35MPH),但是路修得很好,道路标记非常详细,连转弯都有引导标记线。夏威夷有很多特别的地方,比方说,这里估计是美国唯一一个没有外州车牌的州了(也很好理解,外地车是没有办法开过来的);这里的姑娘很漂亮,估计是混血优势——很多当地人看起来像亚洲人,事实上是很多波利尼西亚人以及亚洲移民。难怪常常把亚洲人(Asian)和太平洋岛人(Pacific islander)放在一起。每天在尿片、奶瓶、睡眠和景点之间奔波挣扎,很难有时间和心情把这篇日志写成一篇详细的游记——俺的文笔也不好,写成一个流水帐也没有意思。但是此次夏威夷之行,印象颇深,感触良多,挑一些重点记录一下。 1、多尔(Dole)种植园。多尔公司1851年成立于夏威夷(当时夏威夷还不是美国的一个州,而是一个独立的王国),创始人James Dole,哈佛的毕业生,在夏威夷的Oahu岛上买下了64英亩的地开始种植菠萝、甘蔗,并开了一个罐头工厂用以保存和运输菠萝。如今Dole已经是世界上最大的生产新鲜蔬菜水果的公司。种植园旁还有一个保持着吉尼斯世界记录的世界上最大的菠萝迷宫(Pineapple maze)。大家用Google卫星地图能看到。游园项目之一是坐一列小火车绕园一周,约20分钟,配有解说。种植园很大,全机械化耕作。 2、波利尼西亚文化中心(PCC)。中心游览有很多项目,每个项目的收费和内容都不一样。我们选了一个比较贵的项目,包括自助餐,一个夏威夷标志性的花环(lei),游园以及最后一场表演。园子很大,而且是中午才开放。真要仔细游园,可能需要三天时间。中心游览也考虑到了这些,所以门票在三天内都有效。和波利尼西亚文化有关的国家有萨摩亚(Samoa),夏威夷(Hawai'i),塔希提(Tahiti),斐济(Fiji),汤加(Tonga)和(毛利语)新西兰(Aotearoa)。每到一处,都会有和各自文化有关的互动表演,比方说萨摩亚的爬树,汤加的打鼓,塔希提的舞蹈(剩下的几个还没有来得及逛完)。在塔希提看表演的时候跟着学了一下当地男人的“摆腿舞”,很简单,但是要跳好,不容易。姑娘们的扭屁股舞则很难,上身不动,屁股扭得草裙乱摆,一般人是做不来的。宝宝在看第二个演出的时候就不耐烦了,我个做爹的只好把她抱出了场子。晚上宝宝在我怀里呼呼大睡,这样我们才能有机会把最后的一场演出——Breath of Life (生生不息)看完。故事讲的就是某个村子的一个小孩的诞生、成长、爱情、战争以及最后的繁衍后代,以此生生不息。表演融合了波利尼西亚文化的各个元素,非常不错。帅哥美女很多。值得一提的是波利尼西亚文化中心是一个非盈利的机构,收入用来支持波利尼西亚文化相关的各个国家的年轻人到发达国家深造,而大部份人学成后回国为国家的发展尽力——就冲这一点,我们觉得这门票值! 3、珍珠港二战纪念中心。还是中学生的时候就知道“偷袭珍珠港”了,20多年后终于能亲自看看当年的战场以及战争留下的痕迹。1941年12月7日,日本偷袭美国太平洋舰队的总部——珍珠港,目的在于重创美军海军。日军炸沉了9艘美军舰艇,重创21艘。被炸沉的舰艇中最为有名的则是“亚利桑那”号(USS Arizona BB-39)战列舰。如今在沉船的地方建立了一座纪念堂,因为沉船的地方不在岸边,所以参观的时候需要坐船去纪念堂。中心另外一处必看的是美国海军退役的战列舰“密苏里”号(USS Missouri BB-63)。这是一艘参加朝鲜战争和海湾战争的战列舰,但是最为有名的是1945年9月2日在东京湾,日本在该舰上签署了投降书,二战结束。密苏里号很大,要仔细看(包括使用电子导游器)需要一天的时间,我们中午才到,就有点赶了。总体印象是船很大,火力很猛,设备先进(战舰1950年退役过,后又重新启用,设备更新改造过)。但是,最让我们刻骨铭心的是这样一段历史——日军偷袭珍珠港时,神风(Kamikaze)特攻队自杀式攻击美军舰船,密苏里号英勇还击,奇迹般毫发无损,一架日军飞机在接近密苏里号时被击落,飞机机翼擦过右舷,坠海,飞行员死亡。当时的舰长William Callaghan则念在这名自杀的日本年轻军人才19岁,能这样英勇,在舰上为其举行了一个葬礼,一幅日本国旗据说还是水手们连夜缝制出来的。我尤其佩服这位舰长的人性和博爱精神。舰上另外一处值得纪念的地方则是签署投降书的甲板。这里保存着美日投降书复印件,和各位签字的盟军将领的照片。咱中国的是徐永昌。其中有两个小趣闻。一是代表盟军的美军将领麦克阿瑟将军在签名的时候用了6只笔,两只用来送给两位盟军被俘后被解救的将领以表明被俘并不可耻(我也很震惊),另外的3支用来送给朋友,最后一支笔是他太太送给他的,他自己要留作纪念。另外一个趣闻是,加拿大的盟军将领在给日本的投降书签字的时候因为过份紧张,把名字签错了地方,害得麦克阿瑟只得把下面的都划掉,重新手写,让其他人签字。在这加拿大哥们签盟军拷贝时,麦克阿瑟在其背后不停提醒他别再签错了。介绍里说麦克阿瑟将军当年在发表讲话时没有提及要日本对战争进行赔偿,让日本人感动了半天。我有不同看法。日本人其实比美国人亏得大。你想,1941年日本人只搞沉了美军9艘战舰,没有一艘航空母舰,而随后,美国人搞沉了日本4艘航空母舰,并在日本国土上丢了两颗原子弹。不过,我认为最重要的是不要有战争。在舰上看见一句话——“死一个人是悲剧,死一百万则是一个统计数据”(One death is a tragedy, one million is a statistic)(斯大林语)。我个人认为这是一个屁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