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个周六上午回笼觉时做的梦,

到今天还有很深刻的记忆。

当时几乎是哭着醒来的,

只因为梦到了自认为,再也回不去的场景:

我妈喊我起来吃饭。

而这个梦之所以留下了深刻的记忆,

是因为恰好处于人们所说的浅层睡眠,

也可以说是处于“梦魇”阶段,

梦里的我清楚得知道,这是一个不可能发生在现实里的梦。

可是,即便如此,

梦里的我还是努力挣扎着,试图睁开眼睛回应我妈的呼唤,

努力想亲眼去“证实”,这不是梦,是真的。

 

后来,我醒了,

看到那样的场景果然是个梦,松了口气,

毕竟,我不想玩什么穿越,我还是更想往前走下去。

可我知道,身体里的矛盾属性又开始发挥负能量了,

一边想往前,又一边抗拒各种离别。

一次一次的离别意味着彼此一天一天的老去,

见面的机会也随着一天一天的逝去,一次一次的失去。

然后有一天,就再也见不到了。

尤其当我看到,他们脸上的皱纹越来越多,

眼神越来越不好使,步态越来越老迈。
 

image

image

image

明明就在同一片天空下,却从此难得一见了。

有种每见一次,就耗费剩余见面流量的无力感。

好像也只有在梦里,可以放肆地想见就见,

不用去考虑时空的距离,和现实的羁绊。

image

image

所以,人生苦短的我们,想要完成的事,一定不要轻易放弃,

人,不就是为了实现一个个不去做就永远都是梦的事情而活着的吗?


 大友良英 - 夢で逢いましょう(在梦中相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