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这是维基百科创始人吉米·威尔斯的梦想:让我们星球上的每一个人都能够免费获取全人类的所有知识。毫无疑问,每一个读书的人和读过书的人都会为这样一个梦想热血沸腾。更进一步说,如果这个梦想的结晶并不仅仅是“免费”那么简单,而是让你在浩繁的知识库存中用几秒钟时间就可以锁定自己想要的条目,是让你在阅读过程中对另一词条有疑惑时只需轻点鼠标便可找到答疑解惑的资料,是一个包罗万象无所不藏的百科全书,你会作何感想?是的,这就是维基百科,一本开放的百科全书,互联网时代最伟大的创举。

image

  这篇网志里的图片,都是维基在为自己募捐时做的宣传。需要钱的根本原因是,作为一个完全非盈利性的庞大网站,维基百科上居然一条商业广告都看不到,多少年来一直是白底黑字,那种严肃的氛围体现着对知识和智慧不打折扣的尊重,足以让市面上包装过度精美以致花哨过头的纸制出版物无地自容。而尽享网上免费资源的网虫们必然都有过这样的体验:当你读着古圣先贤的佳作或遨游于神秘精妙的思想或鉴赏美轮美奂的文字时,页面的两边总有几个裸体美女勾魂摄魄地对着你抛媚眼,害得人老要默诵孔老夫子的“非礼勿X”来降火。于是我们意识到,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而色情网站的广告费总是给得最慷慨。因此,当吉米·威尔斯在网站上宣布维基将永远不会使用商业广告时,我们都有一种热泪盈眶的感觉。

  募捐刚开始时的目标是六百万美元,说实话当时我还为维基基金会捏了把汗,这么多钱简直就是狮子大开口嘛。没想到才不到三个月,就已经有五百二十多万到了基金会的帐上,而这样的公益性运作应该是免税的。后来我恍然大悟,一个用户遍布全球各个角落的网站,一个在人们最需要的时候给与帮助的网站,总是会获得最慷慨的捐助。况且,一个用二百多种语言向全世界热爱知识的人免费、全天候、无歧视地开放的百科全书,只向我们利欲熏心的世界要六百万美元,这过分么?知识无价。

image

  维基的另一特点是完全的开放性,任何人都可以编辑,任何人都可以修改,把知识的更新速度最大化。我想在这个信息爆炸的时代,只有这样的百科全书才能适应人们的需求。“生命给我们出了难题,我们用全世界的力量给出答案。”这个捐了十美元的美国穷小子,大概说出了维基存在的意义和价值。它就像一个火把,给求知路上的人照亮脚下的颠簸,在无知的寒夜里送去一丝温暖。无论你是学富五车的泰斗还是牙牙学语的孩童,无论你是跨国公司的大老板还是公共厕所的清洁工,只要你愿意,维基百科永远向你开放。而且只要每个人省下一顿饭的钱,它就会继续为我们开放下去,年年月月、时时刻刻、分分秒秒。

  其实,维基在西方大学的课堂里是深受老师们鄙视的,被坚决地排除在可靠资源之外,任何scholarly work是绝对不可以援引维基的。的确,它确实存在不少谬误和偏颇,绝不是深入研究的可靠资料。但是,没有百科全书是完美的,因为它们追求海量,它们追求一个全景式的俯瞰而给我们一个知识的大地图。维基,恰恰是史上最细致入微的一部百科全书,当然,这是拜当代科技所赐。尽管学院派的老学究们并不买账,尽管在某专业的学生看来,维基的相关条目确实太过粗浅,但试想一位炙手可热的生物化学家打开心理学最前沿的条目,或是一位人类学家翻看京剧名旦的生平资料,一个戏剧教授浏览投资银行的运作词条。

  世界是一个精彩的万花筒,而每个人都需要一本百科全书,如果你无法成为一本百科全书。所以每次写完学期论文以后,我总是会去浏览一下维基上的相关条目,修改一些明显的硬伤,添加一些重要信息,特别是争论各方的不同意见很容易被漏掉。总之,维基完全开放的本质让世界上任何一个人都不敢小看它,因为每一秒钟它都在自我完善。而我们为什么要去编辑维基?朱学恒“开放式课程计划”的标语说:“创作共享,天下为公。”

image

  我第一次用维基是在刚上高中没多久的时候,当时应该是在为语文课的课文预习找资料,伟大的google就把我带到了这本后来全世界网民无人不知的百科全书。当时这个包罗万象(其实那会儿没这么健全)且可以在多语言间切换的网站是一个莫大的惊喜,那种激动的心情至今记忆犹新。然而好景不长,在影响力窜升之后,维基在中国大陆地区就无法访问了。原因不言自明,一本无所不谈而人人可以阅读的百科全书,自然让害怕真相的人们不寒而栗。

  说来也巧,当时高一历史课正在上文艺复兴,讲到狄德罗的百科全书派。由于是二期课改的新内容,而且在那本教材里是重头戏,所以老师极其详细地分析了为什么一套百科全书会被全欧洲的教会和贵族视为洪水猛兽。几百年以后,这套人类史上最为壮观的百科全书也在某些国家遭到了类似的命运,历史果然是有惊人的相似。奥运会的时候,中国履行对世界的承诺,重新部分开放了对维基的访问。说部分,是因为对一些词条似乎还是封锁的,如果大家想试验,可以去上面查些敏感词汇,如果没被封赶紧来告诉我一下,咱们一起去放鞭炮。

  这个捐了二十五欧元的意大利人说,维基让世界变得不同。其实知识的启蒙总是让世界变得有些不同,让人类的列车不再行驶于通向绝望的轨道上,而是改变方向,给我们新的希望。学院里的知识也许精确、辩证、全面,但百科全书里的知识是一种动力。

The world without any encyclopedia is not the sa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