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想象得那么放松。或者说,日子照旧。

2012年,对我来说,大概是个转折之年,(虽然已经转了很多年),一些事情在逐渐确定。32岁,很多事情似乎有点晚了。我回想这些年,似乎经常都是比别人慢一拍,甚至是几拍,虽然上学早,但上大学晚,无奈身份证又大了一岁。对钱的理解也晚,别人打拼数年后,已经小有成就了,我才逐渐认识到钱的重要,才从各种误人的小清新理论中警醒。个人问题更是如此,同学大都孩子爹妈了,有的娃都会打酱油了,我的婚还没结。。。。我妈的头发都急白了,爷爷奶奶更是翘首以待多年。

不过,晚点也未必不好,这些年,发生性格中太多的缺失、戾气与狂躁。这些东西需要时间去磨砺、掩盖、销毁。否则伤己,会更容易伤害别人。更何况,很多事情不是急就能急得来,作为屌丝,你哪一步都不能省。

工作生活在北京,人生也许会被瞬间改变,我已经习惯了每天上下班3个小时的地铁,高峰期就把自己挤着一张相片,或者是当做一个橡皮泥,努力想象下一个形象。挤地铁是打磨耐心的一个好方法,学会在一个密度极高的空间里与陌生的人贴身和平相处,适应各种温度与气温,乘着列车均匀的速度,不急不躁,这种“行货感”可以预防自己头脑发昏,浑浑噩噩。

2012工作乏善可陈。看了一些演出、电影,旅行了2次,回了3次安徽,上了3个月的自习。跑了大概800多公里的公路。这一年,安静沉稳了许多。最重要,有了结婚的对象。

2013,我32周岁(按身份证33),如果没有意外,我会去读个书,会去登记。更重要的,是努力工作,多多赚钱,为支撑一个家庭,去打拼。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