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是好纯净的声音,尤其是前面,听起来真有种想哭的感觉。

“我知道半夜的星星会唱歌 想家的夜晚 它就这样和我一唱一和
我知道午后的清风会唱歌 童年的蝉声 它总是跟风一唱一和
当手中握住繁华 心情却变得荒芜 才发现世上一切都会变卦
当青春剩下日记 乌丝就要变成白发 不变的只有那首歌 在心中来回的唱”

尤其是唱到“当手中握住繁华 心情却变得荒芜 才发现世上一切都会变卦”时,歌词的沧桑与那稚嫩天真的声音形成强烈的反差,但是联想到小姑娘的经历,彷佛又那么协调。

不懂音乐,但是看有人(据说是当初参与那个声音选拔的人员之一)说的蛮好——

     很多人会有一个问题;全国那么多的儿童就找不出一个外貌和声音都十分出色的人吗?其实说容易也容易,说难也难。容易的是从各个合唱团尤其是银河就可以找好几个,再加上各地方合唱团的选送,十多个形象声音都好的没问题,难的是要找质朴、优美、感人的童声就难了。
     我们以前也经常找童声领唱,当然这些人都是受过专门长时间训练的,她们的声音优美但缺乏特点,并且音色过于干净,千篇一律式的声音如同千篇一律式的笑容一 样让我们耳朵麻木,嘴上说;“好,挺好的”。可内心里没什么感觉,更不要说声音起腻的人了。〔一般人已经觉得非常好了〕
  所以当这些人录完音后虽然完美,〔音准在录音棚是可调的〕但总感觉不够感人,满足这些音乐家的耳朵很难,他们希望创新,希望与众不同。他们几千人的声音都 听了就只说“还行”。所有人都期待能有一个小女孩的声音能把他们感动,但时间不等人,没有更好的那就从已有中找,几个小女孩包括林妙可就开始彩排了。虽然 前期的人已经初定了人选,但音乐团队的音乐家们仍在寻找,他们希望还有更好的声音出现……

      当杨沛宜的声音从音箱中传出时,所有人被感动了,这就是他们想要的声音,为什么?因为这是一种质朴的感人声音,她没有学过唱歌,但音准非常好,在陈其钢作 品发布会上的清唱,每个音都很准确,〔对于没有训练过的儿童来讲这是很难的〕她的声音非常松驰,就是说,唱歌不费劲儿,中高音过渡得很自然,虽然在开始时 的过渡有一点儿紧。她的声音比一般唱歌的儿童声场宽,穿透力强,还包含有儿童特有的稚嫩声、略带一丝唱通俗的沙沙声。这些合起来便组成了她富有磁性而温暖 的童声。这些是只有在监听音箱中才能感到的细节,网上声音压缩太多,有些细节听不清了。当然沛宜在有些地方也没控制好声音,以至于有些发抖,但瑕不掩玉, 正是有了这些,她的声音才会有如此魅力。陈其钢尤为欣赏,张导也觉得很好,〔不然也不会采用宜宜的声音了〕但他只是更讲究画面,〔虽然我们对此………〕一 般情况下张导会问:把妙可声音能不能也录成这样?答案是;只能提高,不能完全改变。所以最后发生了大家尽知的事。

      我个人认为沛宜当时的确在表演和装扮上不 占优势,林妙可一直在演出,表演和打扮上有不少经验,杨沛宜则没有过大一些的演出,自然在这方面吃亏,但大家看到12月底在陈其钢作品发布会上的沛宜时, 明显比在8月时漂亮许多,棚拍的照片也让人眼前一亮,谁说我们只能展现朴素的一面,我们也有明星的风采!我相信再选的话林就没机会了。可惜晚了四个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