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年的时候在东门外雕刻时光,小小一间咖啡店挤了这么多人,闹哄哄欢腾得很。隔壁一桌有两个外国老太太和几个中国人,喝着红酒大声聊天,用英文谈论关于liuxiaobo。十二点时候他们忽然站起来举杯庆贺,唱《友谊天长地久》,表情认真执著。窗外有礼花的声音,不多,一簇簇有秩序地绽放着。这支歌真心动人,坐在靠墙的木头长椅上静静听,桌上是还未吃完的芝士蛋糕,香气浓郁将人包裹;身边是他,笑着看着这屋里欢乐的人群。我于是被这样恶俗的场景感动得一塌糊涂,在新年的第一分钟,我做的第一件事竟然是毫无征兆地落了眼泪。那一刻我觉得,所有关于过往一年笑与泪、苦与乐的盘点,统统都是多余的。

我已经过了用“一年”去为时间分区然后大谈感想的年纪了,也不想细数365天里的种种。刚刚过去的一年很有意思,接下来一年大约可以变得更有趣。那就这些,好好睡一觉,然后为它变得有趣而每天付出多一点。

祝大家新年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