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老人讲故事是很有意思的,尤其当这老人还是本地的活字典的时候。

夜宴活字典大师,两杯黄酒一下肚,老爷子的话匣子就打开了。聊到近些年新起的街道名,老人家大摇起头,太简单、太粗糙了,什么长江路黄河路珠江路,一点脑筋都不动。(ps:现在连桃花江金沙江都已经有了,接下来估计要借用尼罗河亚马逊河了。)然后就说起过去保留下来的地名,多么有文化韵味,多么有生活趣味:鲜花坊、西寺弄、琅環公园……

此时便有人发问,为什么当时那些路要叫那些名字?

这下撞到老爷子的枪口上了,随便找一个街名他都能说出个道道来。先整理如下:

聪明弄:因为这条弄里出了十多个进士,相当于现在的硕士研究生,而且当时可不带扩招的。出了这么多聪明人当然要纪念一下,因此命名为聪明弄。

状元泾:这个又是和读书有关的,可见过去本地确实是书香四溢的。状元泾旁边有条小河,传说每年苏州河的潮水都会涌过来,如果哪一年潮水能从小河里直冲到苏州的唯亭,那么这里就会出一个状元。有一年这个传说果然应验,潮水冲唯亭,小巷出状元,人们为了纪念这件事,便命名此地为状元泾。

柴王弄:不是因为姓柴和姓王的居民较多,而是因为此处曾经有户人家专门卖柴为生,附近的居民都来购买他家的稻秆,有时一次性要买足一年份,从旁边的小河里摇船运走。这户卖柴的经营规模庞大,堪称柴界沃尔玛,故称其所在的弄堂为柴王弄。

樾阁路:这个路名是老人家的杰作,人民医院里有一棵几百年的香樟树,过去树旁还有一个阁楼,也算是个小景点。香樟古称“樾树”,香樟旁的阁楼叫做“樾阁”,于是当旁边的一条马路修建完毕的时候,就用了现成的典故,称为“樾阁路”。

还有一些路名的来历,因为涉及到一些不熟悉的名人,就没有记住。这些东西外面的人看来没什么,作为一直生活在本地的人们,还是很有趣味的。应该好好采访一下活字典大师,带着录音笔和好酒,让他把肚子里的存货都挖出来。这也是一种财富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