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祝更新。
4改之后一气呵成,感谢猫仔给我提供梗的灵感。
注意事项都在题目了。

经过一天一夜的颠簸行程,十代被杰克带到了童实野城。一路上倒也没吃什么苦,除了一举一动都被监视着之外,连手脚也不再被捆缚。十代试了几次想要逃走,结果都是没跑出多远就被捉了回来,杰克也不生气,最多只是狠狠地瞪十代一眼,完全一副冷漠的态度。

进入童实野城,十代变得安分了许多。此城虽然规模不大,但是守卫森严。士兵们六人一队身着甲胄手持兵器在城内来回巡逻,一见生人入内,士兵们的视线立刻集中在十代身上,十代知道这种情况下想逃走无异于找死,只得乖乖地跟在杰克身后,温顺的像只小绵羊。

登上城堡的阶梯,穿过曲折的回廊,十代被带到一间向阳的和室。杰克去了另一间,临走时吩咐侍从先给十代洗个澡,于是有四五个侍女忙碌着搬来浴盆和热水,当她们想帮十代脱衣服的时候,十代羞涩着拒绝了:

“行了,我自己洗,你们都出去。”。

侍女们捂着嘴嬉笑着退了出去,十代立刻开始寻找逃走的方法。这间和室有三道门,一道通向走廊,两道通向隔壁的房间。通向走廊的门外有人影晃动,十代知道那是有人在看守自己。另外两道门后虽然听不出什么动静,但是十代也不敢冒险通过。剩下的出口就只有窗子。推开修饰雅致的窗棂,下面不到半米处就是宽大的瓦檐,沿着瓦檐一层层下去可以绕到城堡背侧离护城河不太高的上方,从那里跳进河里的话,就能顺利逃掉。十代左右看了看,确定周围没人,翻出窗户落在瓦檐上,踉踉跄跄地向下面的护城河跑去。

然而十代太心急了,踩动屋瓦的声音惊动了警卫,警卫发现十代逃走立刻追了上来。被追赶的十代更加心急,再加上木屐并不适合在这种地方奔跑,连跌了两跤,被警卫抓住了脚腕。他拼命踢开警卫,连滚带爬地落到下一层瓦檐,警卫也跟着跳下来。眼看警卫一步步逼近,十代拾起瓦片掷向对方,对方一个趔趄跌倒,十代趁机爬起来继续逃。眼看就快到那最后一层瓦檐,一根木棍突然从侧面的窗户里伸出,十代躲避不及,撞上那根木棍,跌了个仰面朝天,并顺着瓦檐滚了下去,不过那下面并不是河面而是坚硬的石墙。

在跌下去的刹那,十代总算抓住了边缘,没有摔下去。警卫也赶了过来,看到十代狼狈的样子,幸灾乐祸地嘲讽谩骂。十代挣扎了一会儿,渐渐没了力气,在眼看十代支持不住的时候,警卫抬脚踩住了十代的手指,十代疼的大叫,警卫这才抓着十代的头发把他拉上来。

“狗娘养的,你再跑试试?敢再给老子找麻烦就弄死你。”警卫对瘫在地上的十代又狠狠地踢了一脚,再用木枷锁住他的双手,这才拖着十代返回城堡内。

还是那间和室,只是水已变冷。警卫可不管那么多,强行剥光十代的衣裤,把他按在冷水中直到水没过头顶,然后提起来,再按下去。反复几次,十代连挣扎的力气都没有了,只是喘咳着任由摆布。警卫还想再耍花样,一名侍女匆匆走进来在他耳边说了什么,警卫脸色一变,急忙对侍女吩咐了几句,然后把十代从水里拉出来,胡乱地擦干。这时侍女送来一套朴素的衣服——还是她小儿子穿过的,帮着警卫给十代套上,虽然有些短小也顾不了那么多了。再次给十代戴上手枷,警卫一手拉着他,一手提着那只木箱,把他带到杰克面前。

对十代凄惨的模样,杰克仿佛什么也没看见似的。他扭头斥骂警卫道:“洗个澡也那么久,难道要本大人等你们这些下贱的东西吗?”警卫惶恐地说:“不不,只是……他……他刚才……”杰克打断他说:“如果他逃走了,那么全是你的责任!”警卫打了冷战,立刻跪伏在地上拼命请罪:“都是我的错,杰克大人,请您饶恕我。”杰克冷冷地说:“哼,如果真让他跑了,你就该被挖掉一只眼睛(警卫闻言吓得浑身颤抖)。既然抓回来了,就饶你这一次。”警卫急忙叩头:“非常感谢阿特拉斯大人!”杰克哼了一声:“出去,没有我的命令不管发生什么事都不准任何人进来!”“是是是……”警卫唯唯诺诺地退出了房间。

杰克的目光转向十代,从湿乱的头发到红肿的手指,最后停在那一双几乎完全裸露出来的白嫩大腿上。杰克的眉头抽动了一下,目光转回到十代疲惫不堪的脸上,又恢复了冷漠的表情。十代早已累到极点,若不是刚才有警卫架着,绝对无法一个人走到杰克面前,此时警卫一走,颤抖的双腿再也支持不住,身子摇晃了几下双膝一软扑通一声跪倒在地,继而上身也软软地趴在了身旁的木箱上。杰克冷冷地看着他:

“我对你一点兴趣也没有,我要的只有游星。只要你答应从今以后和游星断绝关系,我可以帮你解决你遇到的麻烦。”

十代似乎还不十分清醒,喃喃地重复着杰克的话:“和游星……断绝……关系……解决……麻烦……?”心中突然有个声音跳出来:这怎么可能?

杰克继续说道:“我看得出游星为什么会留你在身边,因为你是‘鬼引之身’,而他就是那种喜欢多管闲事的性格。他给你注入精护完全是出于伏鬼师的责任和同情,因为‘鬼引之身’在大多数情况下,被发现之后就会马上被杀死。”

十代好像渐渐明白了杰克想要说什么,缓缓地抬起头,看着对方,颤抖着说:“不……不是那样的……”

杰克盯着十代狠狠地说:“注入精护对伏鬼师来说只是一种例行公事,你对他来说也只是个累赘,他对你没有同情以外的感情。游星,不可能永远留你在身边!”

仿佛被一记重击击中了额头,十代只感到一阵阵天旋地转。他撑起身子,又倒下,嘴里反复念着同一句话:“游星……告诉我不是这样……快告诉我……不是……”

但是,游星不在这里,眼前只有冷笑着的杰克。

“我可以马上就杀了你,但是我认为没有那个必要,只要你答应我刚才提的要求,我可以保证你能够在武藤家的领地上得到保护……”

“武藤家……”十代突然记起了这个姓氏,是父亲在临死前跟自己说过的。心中突然有了一股力量,这力量竟支持他站了起来。于此同时,一股难以察觉的黑气从木箱缝隙中冒出,钻进了十代体内。他大喊道:“武藤家算什么!我有游星!游星会保护我!”

杰克的拳头毫无预兆地狠狠击中十代的腹部,十代捂着肚子倒了下去。杰克抓着十代的头发把他的脸抬起来,一字一句地说:“游 星 是 我 的!!!”

看着杰克气急败坏的脸,十代虽然一脸惨笑却用同情的语气说:“如果真是那样,那么你那时候为什么会问游星是不是喜欢我?为什么能确定把我带到这里来游星也会跟着来?”

杰克被彻底激怒了,抓着十代头发的手向木箱狠狠贯下去,十代的额头顿时淌下血来。两次,三次,木箱被撞裂出一个大缝隙,而十代的额头也已经是血肉模糊,他觉得自己的意识正的慢慢消失。

就这样死了吗……游星……你在哪里……为什么不来救我……

    一阵阵空虚和绝望向十代袭来,一个声音在脑海里对他说:“想要力量吗?想要就用身体来交换。”十代答道:“我要力量……我还不想死……我想……见游星……”

更多的黑气从木箱钻进了十代的体内。原本已经半死的十代突然发力甩开杰克的控制,杰克向前一抓,十代向侧面翻滚避开,紧接着双腿用力将身子前送,一头顶在杰克的膝侧,毫无防备的杰克以一个极其狼狈的姿势坐倒在地。

“混蛋!”杰克怒吼一声重新站了起来。十代额头的伤口消失了,看着那异样疯狂的眼神,杰克似乎明白了原因。“被附身了吗?那就只能怪你自己运气不好了。”杰克闪过十代的袭击,伸手握住腰间的刀柄,大吼一声拔刀砍向十代。一股凌厉至极的力量将十代逼退。

“让你尝尝红魔刃的厉害!”杰克又一刀劈下来,十代向后跃开,岂料被横倒在地上的木箱绊了一下,仰跌在地上。杰克赶上来,对着十代迎面一刀,眼看十代就要被劈个血肉模糊,一团浓厚的黑气突然从十代口中喷出,生生弹开了红魔刃。在杰克吃惊的时候,那团黑气已经向他扑过来,杰克左劈右砍总算是挡下了这一轮攻击。

经过几回试探,杰克看出这团黑气只会几个反射性的动作,于是卖个破绽,等黑气自己撞过来,然后刀锋一转,将黑气一刀两断的同时,催动红魔刃的能力,绽出一团辉煌的火焰,将黑气燃烧殆尽。

“哼。”杰克提着刀走到已经完全不能动了的十代面前,俯视着他,眼神轻蔑。“游星给你的精护不过如此,这次算你命大才没死在我的刀下。就算这样你还是不肯放弃吗?”十代努力挤出几个字:“我要……听……游星……亲 口……说……”

“够胆。我就留你一命让你再见游星最后一面。不过在那之前……”杰克踩住十代一条腿,抬起另一条,直到十代私密之处完全曝露出来,“你知道精护还有另一种施加方法吗?为了防止再出现这样的事,我会好好‘保护’你的。”说完,杰克掉转刀柄,向十代的菊穴狠狠插了进去。

撕裂的剧痛让十代发出了惨叫,无力的身体因痉挛而剧烈颤抖,眼泪和鲜血一起涌出,伴随着十代的痛苦哀求:“……好痛……不要……不要……好痛……”纵然是铁石心肠也会为眼前的惨状动容,然而杰克却反而露出了疯狂的笑容,刀柄越插越深,还不时的捣动几下,十代被痛晕,又被痛醒,声音也从哀求变成了无意识的痴呓:游星……救我……游星……好痛……救我……朦胧中,痛楚渐渐淡去,取而代之的是另一种感觉,像火烤一样的热。炽热的能量沿着体内的通道向全身扩散,有种说不出的舒畅,身体慢慢放松下来,尽享这种腾云驾雾般的快感。在十代的记忆中,以前仅有过一次这样的体验,就是在和游星的第一个夜晚,当游星爆发在自己体内的时候。然而好梦不长,十代再一次因为痛楚而清醒过来,这次他看到了杰克手中沾满自己鲜血的刀柄。“这样就成了,红魔刃的力量已经……”杰克没有说完,十代又晕了过去。

处理好十代的身体,杰克想起刚才那团凶险的黑气,开始思索其本体。仅是鬼气就有这么强的力量,杰克还是第一次遇到这么棘手的鬼怪,实在是个莫大的威胁,不早除之必被其害。思来想去,杰克觉得十代的木箱很可疑,正要动手查看,忽然有士兵在门外报告说有人求见。

“不见。”杰克不假思索地说。

“他说他叫不动游星,说报上名字的话……”

“请他去星尘室稍等。”

“啊?……是!”士兵从来没见过杰克对地位比他的人如此客气,不禁愣了一下。

杰克看了看昏迷的十代,觉得放着不管暂时也没什么问题,于是走出这间和室,对门口的警卫说:“不准任何人进去,看着里面的人,有什么情况立刻向我报告。”又加派了一队人在门口警戒,这才急急地整理衣衫,去见游星。

 

游星赶了将近两天一夜的路才抵达童实野城——因为急于求成,在半夜赶路的时候迷失了方向,结果不得不在白天花上半天时间找到正确的路。由于担心着十代,他这两天吃不下睡不着,仅半夜不得不停下来的时候才吃了一顿饱的,睡了一两个时辰。但是他似乎丝毫也没觉得累。

向守城门的士兵报上名字,果然很快就被请进了城堡。游星无心欣赏那些精美的装饰,也不眷恋向他大送秋波的美貌侍女,一心一意只想着怎么带十代离开这里。在焦虑中等了小半个时辰,杰克终于出现在门口。

“我按你的约定来了,快把十代和星尘刃还给我。”一见面,游星就毫不客气地开门见山直奔主题。

“那很容易,我一向说到做到。”杰克语气干脆毫无推诿之意,一边说着一边走到左侧墙边,在摆着插花的茶几上随手抹了一下,墙壁上的机关随即开启,活墙翻转,现出藏匿其中的星尘刃。

游星大步走过去,一把将星尘刃抓在手里,生怕再被夺了去。抽刀,回鞘,锋芒和手感都丝毫未减。游星颇为满意地把星尘刃别在腰上,原先用的“废品”顿时变得黯然失色。他扭头看着杰克,杰克也正用一种似笑非笑的表情看着他。游星说:“还有十代呢?”杰克狡猾地一笑,说:“我只说会还给你星尘刃,至于那个人,他已经不想再跟着你了。”游星一呆,问道:“为什么?”杰克似乎很满意游星的反应,一脸严正地说:“他不想再跟着你了,因为他再也不需要你的精护了。”游星大惊,失声喊道:“你对他做了什么?!”杰克说:“没什么,只是替他驱除了你没能驱除的鬼怪,顺便加上了红魔刃的精护。”游星闻言一把推开杰克向门外走去,边走边喊:“你不能这样对他!会出事的!快带我去救他!!”杰克怎肯放游星走,抓住游星的肩膀说:“救?你能救得了他?那个鬼怪连我的红魔刃都对付的很吃力,星尘刃做不了什么的。”游星挣开杰克的手说:“你不明白……他……他很特别……”杰克说:“我知道他是‘鬼引之子’,除此之外也没什么了,只要我施加的精护起作用……”游星怒道:“别拦着我!你什么也不知道!会出大事的!”杰克也发怒了,凭着人高马大硬是把游星拉了回来,说道:“我什么也不知道?我是什么也不知道!放着你两年不管,竟然让你勾搭上了一个累赘!”见游星一脸愤恨,杰克软化下来:“回来我身边吧,游星,我现在有能力保护你了,可以给你安稳的日子了。让我们忘掉过去的那些事,重新回到以前快乐的日子,好吗?”提到过去,游星的表情如同乱麻般纠结,有喜有忧有怒有怨,他摇了摇头,脸上只留下感伤:“回到以前……已经不可能了……求求你,现在去救十代真的很重要!”杰克的表情渐渐冷下来:“那只是对你一个人而言,对我来说重要的只有能否让你留下来!”“杰克……”游星无奈地看着对方抽出刀。“想见到他,先胜过我手中的刀吧!”杰克举起刀,毫不留情地劈下来,游星闪身避开,看着认真的杰克,极不情愿地抽出刀应战。

 

杰克走后,十代的木箱中又冒出了那种黑气。黑气好似有生命般地围着十代团团转,不时想钻进十代的身体,却又被红魔刃施加的精护挡住。黑气干脆盘绕在十代周围,越收越紧,尽管在消耗,但是红魔刃的精护也在被消耗。而从木箱里冒出的黑气则源源不绝。

十代在半晕半醒之间,觉得听到有人在呼唤自己。他恍惚地胡乱回应着:

游星?是游星吗?是游星来救我了吗?

奋力睁开眼睛,游星却不在那里。

游星……还是没有来啊……

十代失望地又闭起眼睛,下体的疼痛让他无法冷静。

游星为什么还不来呢……

因为他心里根本没有你。

不、不会的……游星他……

他根本没对你承诺过什么。

可是……我们已经……做了那个呀……

他从来没告诉你第一夜是催情香料造成的结果吧?

怎么会……那么我究竟……在期待什么?

自作多情,自作自受。

……

他不会来的,死心吧。

我……该怎么办……

要么逃出去,要么等死。

逃得出去吗?

放心吧,只要交给我就行了。

……那么就交给你了,我先去休息了……

十代并没有注意到另一个声音并不是属于自己的,但是他的心里已经被埋下了绝望的种子。

 “啵”的一声,黑气突破了红魔刃的精护,大量黑气一口气钻进十代的体内。十代睁开眼睛,瞳孔却变成了金色,整个气质宛如他人,他站起来,双手一拧挣开了木枷,活动了一下手脚,看到股间干涸的血痕,只是嘴角一撇。

变化了的十代径直走向木箱,两根手指伸进木箱上的裂缝,随手就扯开一个大洞,他拿出贴着游星施加了封印的鬼刃“尤贝尔”——此时这些临时的符咒大半都变成黑色,已经没什么用处了——随手扯下那些没用的封印,尤贝尔顿时放出一大团黑气,组成了个鬼怪的形态,随即又散去,顺着门缝溜到了外面。十代把尤贝尔揣进怀里,想了想,又翻出了家纹牌也揣进怀里。

这时和室的大门哗啦一声被打开,十几个士兵包括门口那些警卫一拥而入,把十代团团围在中间。十代镇定地站起来,掏出怀里的尤贝尔高举,周围的士兵全都跪了下来。

“带我离开这里。”十代命令道。

士兵们簇拥着十代,大摇大摆地走出城堡,阻拦的人竟一个也没有。侍女们都被面目狰狞的士兵吓得缩在房间里连动都不敢动一下。

此时还没有察觉到城堡内异变的,只有正打得难解难分的杰克和游星。

 

游星和杰克斗了二十几个回合,胜负渐渐明了。游星已经没有多少体力了,两天的饥饿和困顿,之前全靠一股坚定不移的精神力量所支持着,而现在他在犹豫,自然失去了那份坚持。此时他全凭对对方招式的熟悉而堪堪抵挡得住,反击是绝无可能了。

杰克虽然一开始认真,但是他没打算伤害到游星,看准机会一顿有虚无实的猛攻之后,寻隙用刀背击中游星的手腕,游星撒手,星尘刃落地,游星输了。

游星僵立在那里,脸上青一阵红一阵。自己输了,虽然输在杰克手上不算什么丢人的事,但是救不了十代可怎么办。

杰克收起刀,轻松地拍着游星的肩膀说:“你一定会留下来。”游星脸色又变了变,说:“既然输了,我也无话可说。让我见他一面,你放他走,我留下来。”杰克愉快地说:“好。”话音未落,一个侍女慌慌张张地跑来,边跑边喊:“不好了!城里出怪事了!他们、他们都跑了!”杰克怒喝一声:“你慌什么!发生了什么事?冷静点说清楚。”侍女扑倒在杰克面前,连说带比划地把自己刚才看到的情形讲了出来。

“什么?!士兵们一起离开了城堡?!!”杰克听到有这种怪事,心里也有点发毛。

“是、是啊,不过他们中间有一个看起来不太一样的人,好像不是我们城堡里的人!”侍女说。

“十代!是十代!!糟了!”游星大喊一声,连刀也不顾得捡,直接奔了出去。杰克紧紧地皱着眉头,捡起地上的星尘刃,径自去往原本关着十代的那间和室。

人不见了。

“该死!”杰克恼怒地挥刀劈碎那只被留下来的木箱。游星循着杰克而来,看到那只小木箱,扑抢上去,在碎片中翻找。“不见了!都不见了!我担心的那件事还是发生了……”游星捶着那堆木屑,懊恼地说。杰克此时才明白刚才游星所言不虚,这里发生了一件任何人都料想不到的大事。他冷冷地问:“你在担心的究竟是什么事?”游星说:“十代他……有一把鬼刃,是把凶刃,会夺取使用者的身体。我对那把鬼刃进行过一次封印,但是没法完全镇压住它,本来是打算带他去‘弧线摇篮’想办法,但是……”杰克吃惊地问道:“那你对他……”游星紧皱眉头狠狠摇头:“我不知道,我没空想那些,我之前只想着解决十代身上的问题……我要去找他!”杰克沉默了一阵,把星尘刃丢还给游星,说:“你去找他吧。”这次轮到游星愣住了。杰克接着说:“最好在我之前找到他,不然他就死定了。”游星看着杰克的背影,紧紧握了握星尘刃,飞奔而去。与杰克擦身而过时,听到他说:

“我绝不会放弃让你回到我身边。”

(待续)
=========废话分隔线==========
下一章的破壳日敬请不要期待。(滚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