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星期二下午到达东京的,之前和岛田庄司老师约在吉祥寺电车站南站的咖啡馆见面。但并未约定一个时间,因为我们都不确定彼此可能的空闲。

因此到达宾馆后,我第一时间给岛田写了邮件,并告知了我在东京的行动电话。今天一天在外面奔波,也没来得及收邮件,也因此错过了最重要的一封邮件。

岛田老师中午回信说6点到7点可以在吉祥寺前面碰头,他会拿着皇冠新出的《摩天楼的怪人》等我。遗憾的是,当我看到这封邮件,已经是晚上9点。我立刻拨通了他留给我的电话,电话接通了,话筒里传来一个有些疲惫的声音。

我不在这里复述通话的内容,因为我根本记不清自己说了什么,总之用乱七八糟的我能想到的日语瞎掰一通,岛田老师的声音因着疲惫无力而显得低柔,我几度以为他就这么睡过去了。

明天虽然我还在东京,但岛田老师即将前往信州,因此这次的见面注定无法实现了。之前和codante开玩笑的时候我说,这次见不着,就是缘分没到,codante同学就夸我心态好。可是直到刚刚放下电话,我心中的后悔与遗憾,则完全地淹没了我之前给自己铺好的台阶。

我不免开始想一些电影的片断,比如各种擦身而过的场景,又比如各种咫尺天涯的无奈。
我和他最接近的时候,我们之间的距离只是一部电车就可以到达的路程,但用什么可扳回向前走动的时针。
所谓缘分,就是不早不晚,和,不偏不倚。
而正如王菲在歌里面唱道的:一路上有人相信缘份,却不相信缘份的必要,说的大概就是我这种人吧。
在时间的荒野里,怀表和司南会让天空明亮,道路宽广。而彼此等待的种子与风,有朝一日也能相遇成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