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赠书印象2·《超越分析哲学》

    常收到识与不识的朋友寄赠的著作,有时因为疏懒,未能一一致谢,其实我都会拜读的。为了表示我真的读了,打算陆陆续续记录一点印象,留些鳞爪。
    要事先声明的是,尽管我力求客观,但受赠的事实可能会影响我判断的中立性,这一点,希望读者留意。

王浩著《超越分析哲学》 徐英瑾译 浙江大学出版社2010年9月第一版

    王浩先生这部书的学术价值,我完全没有置喙的资格,实际上,我也只是跳着读了一些段落。不过,也许圈外人可以将它看作关于数理哲学家、分析哲学家的八卦书,因为王浩先生顺便讲了许多趣闻,而我们一般很难指望它们出自这类严谨的哲学家之口。这一点,我只举一个例子,1925年,艾耶尔的友人哈洛德将艾氏的一些文章拿给怀特海看,怀特海和蒯因传看过,写回信给哈洛德,先是说“我们一直给予文稿的质量以高度评价”,随后道:“很显然,在数理逻辑领域,艾耶尔君只能够算是一只菜鸟。他既没有完全掌握这种逻辑的技巧,也没有充分地估计到他自己所开始的这些讨论到底有多困难。”(第148页)这段文字其实引自艾耶尔的著作Parts of My Life,此书我有,可惜没仔细读过,是在王浩这部书里头一次看到。
    “很显然,在数理逻辑领域,艾耶尔君只能够算是一只菜鸟。”原文写作:Ayer is obviously only a beginner in mathematical logic,如果是我译,恐怕会译为,显然,在数理逻辑领域,艾耶尔君只是刚入门而已。像“菜鸟”这类带有强烈时代色彩的词汇往往很快就会过时,几十年后读此译本,也许有人会不解其意。当然,译者在翻译时所下的锤炼熔铸的功夫,还是让人敬佩的——那个“君”字就加得尤其好,带出一丝轻视之意。
    第146页有一处写“维也纳学派”的一张“先贤榜”,第五组最后一个名字,译作“年长的卡尔·门格尔”,原文是the elder Carl Menger,按习惯,似乎应译为老卡尔·门格尔,而且需要稍微解释一下才行。所谓“维也纳学派”里有位成员,Karl Menger,他是数理哲学家,他的父亲,叫Carl Menger,是经济学家,也就是“先贤榜”里的老卡尔·门格尔。须注意,老卡尔·门格尔的名字开头是字母C,小卡尔·门格尔的名字开头是字母K,王浩先生在前文中提到小卡尔·门格尔,写的却也是Carl Menger,恐怕是笔误,好在汉语里成了一回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