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秋天吧,应该是去年秋天,忽然有一陌生长途打进来,一接,是一应届毕业生,说是从新闻出版署高级特务小强老师那里要的我的电话,想到我在的这家杂志社来工作,我让他发简历和写过的文章给我。邮件过来,我一看,有一篇长文对这本杂志进行了分析,有条理、不见得多成熟,但可以看出下了功夫。我喜欢用功的孩子。

于是,他就从武汉来到了北京。先是实习,然后入职,很快成了文化的主力之一。几个月,我没少“折磨”他,他性子慢、我性子急,甚至爆出了被刘丰耻笑我多次的“大爷”事件。

与那些不靠谱的大部分独一代相比,他不过分计较得失,工作比较主动。有一次,我们大半夜在一家港式茶餐厅聊天,我开始让他每天做英文电子剪报,目的是扩大视野。从那以后,这孩子做的英文电子剪报就开始出现在我的邮箱里。让我对他刮目相看的是马季去世后,他连续几天泡在殡仪馆和灵堂,独立采写了一组不错的报道。

其实,我发现,比较独特的独一代,恰恰是以不“独”为特征的,当然,这不“独”的“独”是指我们常说的吃“独食”的那个“独”,并不包含“独立思考”。他是有独立思考能力的。

就这么着,他过上了一个记者的残酷生活,每到发稿前夕,肯定都是彻夜写稿。实习期内,按照外稿稿费计,因此,拿到钱要比签约记者慢,头几个月的日子很苦。还好,节前终于”暴富“了一把。下午,我在杂志社碰到他,看到他开心的样子,也挺替他高兴的。这孩子忙不迭给其它同事打电话,我们一起去卡拉了。

卡拉的时候,可把我吓了一跳。靠,丫唱歌竟然唱的这么好,唱汪峰的歌,活生生比汪峰还真切,声音也比汪峰还磁性。歇菜了,看来,今年湖南卫视要搞的“超级男声”有戏了,比起此前东方卫视的“加油好男儿”,他夺冠未来的“超级男声”有几大优势,其中最大的优势是:他真的是个男的。

他叫张鹭,男,(纯男),生于1984,湖南人。目前单身,有年龄相当的貌美温柔女性,请与我联系,email见博客上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