勤快的我。
就因为老公一声:“不要再用两床薄被子了,还是盖厚的好。”就一个人挣扎着换床单、枕套,把薄被子洗了,搭个梯子到衣柜最高的地方去拿厚被子。
我家衣柜是订做到顶的,这样可以多放些东西,但正因为如此,每次上下取东西很不方便,加上我的身高又有限,于是扯着被子角就往下扔,正好可以扔到床上。不过这床厚被子真的太大太泡了,落到床上后又刹不住车的往地上滑,同时掉下去的还有两个枕芯。我跳下梯子,把枕芯一抓就往上放,累得不行。
突然,背心一阵发麻。这,怎么那么像刚才放床上还没有装干净枕套的枕芯?
飞一般跳到地上,把厚被子掀起来一看,啊!床上的枕芯没有了!
见鬼了?
我再不敢呆在房间里,跑到吧台上给正在聊天的姐说:刚才发生了一件怪事……枕芯没有梯子是不可能被放到最上面的衣柜里去的,何况这段时间内,我根本没有搬动过梯子,是谁放上去的?
她说:你莫吓我,赶紧给肖宇打电话。
点击阅读查看全文

       勤快的我。
       就因为老公一声:“不要再用两床薄被子了,还是盖厚的好。”就一个人挣扎着换床单、枕套,把薄被子洗了,搭个梯子到衣柜最高的地方去拿厚被子。
       我家衣柜是订做到顶的,这样可以多放些东西,但正因为如此,每次上下取东西很不方便,加上我的身高又有限,于是扯着被子角就往下扔,正好可以扔到床上。不过这床厚被子真的太大太泡了,落到床上后又刹不住车的往地上滑,同时掉下去的还有两个枕芯。我跳下梯子,把枕芯一抓就往上放,累得不行。
        突然,背心一阵发麻。这,怎么那么像刚才放床上还没有装干净枕套的枕芯?
        飞一般跳到地上,把厚被子掀起来一看,啊!床上的枕芯没有了!
        见鬼了?
        我再不敢呆在房间里,跑到吧台上给正在聊天的姐说:刚才发生了一件怪事……枕芯没有梯子是不可能被放到最上面的衣柜里去的,何况这段时间内,我根本没有搬动过梯子,是谁放上去的?
        她说:你莫吓我,赶紧给肖宇打电话。
        当时我还算镇定,给老公打电话时就受不了了,话是抖着说的,两三句还没有说完,眼泪已经掉下来了,一身发麻。
        放下电话,我抖着跑到房间里,开灯、开柜、拉被子、拉窗帘,再回忆,的确不是我放上去的!  
  冷静!
  我告诉自己一定要冷静!
  再把房间检查了一次,把枕芯翻来翻去看了一次,有一个是被压得平平的,有一个还泡泡的,的确没错呀!
  不过,当我再次走出房间时,突然意识到,也许是被子先掉到床上把枕芯带着又掉到了地上,如此而已。
  刚想舒一口气,忽然一阵急促的敲门声让我的汗毛再次立起来。猫眼一看,有点熟悉,不是肖宇不晓得是谁?管他的,只要是个人就行,打开门一看,是楼上的同学。他满脸通红,像个鬼似的弯着腰进来,两眼左顾右盼四处打量:“什么事?肖宇说有响动!”大概给他讲了一下,他也惊魂未定,只见他左手一摆,忽然一把明晃晃的长刀子出现在我眼前,再抖一次!
        砰砰砰!
        我俩又是一抖,谁在敲门?同学伸手打开门,两个身高一米八以上的保安出现了:“请问什么事?”
       同学口齿不清:“啊!哦,没事了!她说有响动,我来看一下。我是楼上的,她的同学,没事了!”保安不信的看看我,我只能摆着手说:“没事了。”等保安放心的走开,我俩依然没回过神来。
        同学脸上的红没退,显然是紧张。一个劲的在家里走来走去,等肖宇回来,其间我们说了什么,记不清了,只是为了避免冷场,时而笑几声,不晓得在笑什么。
        终于,肖咪冲进大门,看了看我,看了看他,看了看刀。听我大概说完后冒了一句:瓜PI!
        倒。谁叫的保安?不晓得。同学突然醒悟过来:我老婆!
        哦。
        麻。当天晚上这个感觉一直没有离开我的背。
        不过华润保安挺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