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慈在表述他的艺术观中,提到了他的美学,认为诗人要有一种深入万物、了解万物的“反面接受力”,不是自以为是,而是像事物本身的性质那样,“能够停留在不肯定、神秘感、怀疑之中,而不是令人生厌地追求事实和道理”。换言之,要化入事物:

如果一只麻雀来到我的窗前,我就参与它的存在,同它一起啄着地上的砂石。

他又说:

如果诗不是像叶子长到树上那样自然的来临,那就干脆别来了。

他认为,即使哲学的真理也不能单凭逻辑推论所能达到,而必须依靠想象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