著名美国《科学》杂志11月27号登文撤回一篇2004年的学术论文, 理由是屡见不鲜的“无法重复出结果”。没有调查,也没有发言权。我只能凭“小人”之心推测,这估计又是一篇“好大喜功”的“创作”出来的科学论文。除了要 “同情”一下文章的作者们,还要鄙视一回接手文章的编辑和审稿人。理由有二:一、如今大杂志的编辑们都好大喜功,疯狂追求研究的“热点”。缺少在科研第一 线工作的经验,又如何能把握科研的“热点”?错误的指挥棒,忽悠得研究者们团团转,使得如今的学术界也是无比浮躁,光想着赚眼球了,研究水准自然下降。 二、如今“专家”审稿人都是“砖家”。大牛其实从来都不审稿的,只在审稿意见上签上自己的大名。99.99%的审稿工作都是手下的虾兵蟹将完成的(俺就刚 帮俺大牛老板审过一稿)。不是说年轻人审稿不行,但毕竟良莠不齐。很多审稿人连文章都没有看明白,就胡乱给意见——俺的文章刚刚被拒,仔细看审稿意见,一 是基本上没有什么具体的意见,二是压根就没有看懂。两审稿人倒也还诚实,在意见里都说了——“俺们看不太明白”。审稿把关不严,难免就鱼龙混杂。业内人士 都知道,改革之前的《美国科学院院刊》(PNAS)虽然影响因子比《神经科学杂志》(The Journal of Neuroscience)高,但学术水准要低不少。原因就是PNAS审稿把关不严,阿猫阿狗的都混进去了。

高影响因子(IF)的文章要不要发?如果给我机会,我当然要发。但是高IF,就意味着高风险。曾经和一位高产教授聊天,谈到这个问题,教授支招——如果你对你的研究结果不确定,就不要发高IF杂志了。听着很怪异,但是却很认同。

另外,也许我多心了,上文提到撤回的论文的第一作者,看名字像是咱同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