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五点,清华近春园。中亚兄有意带我往朱自清的荷塘这边转过来,但水面上薄薄的一层冰,也见不到几根荷枝,只有懒洋洋的鸭子在池边扎堆。风很大,近春园遇不着什么人,我们爬到南面山头上的零零阁,被吹得东倒西歪,中午灌的二锅头一阵阵往头上串。绕个圈,只有这面没有稀稀拉拉的土色建筑,而是香山绵延的轮廓线。一点夕阳,也远远泛来暖意。不比头天晚上,一个人在南锣鼓巷游荡,胡同里都是五颜六色的灯光,却还是冻得发颤。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