俺の兄貴に手をだすな

作者:月上ひなこ
イラストレータ:こうじま奈月
発売日:2005/12/09
発売:フィフスアベニュー

キャスト:  
天野悠里:岸尾大輔         高柳心理:緑川 光
道前寺尚:遊佐浩二         吉永多一郎:小野大輔
西宮 葵:鈴木達央         成瀬みちる:佐藤雄大
高柳菜々美:小野涼子     高柳伊知郎:安斎一博
八重:森 夏姫               木山:小林知矢
トオル:大須賀純

翻译:lyousan


TRACK 01
悠里:没有!没有!!没有!!!没有!!!!为什么到处都没有?!按照这地图,这里应该有一间叫FURUURU的花店。(我是天野悠里,今天从九州的乡下来到东京。一直养育我的奶奶去世了,就来投靠住在东京的母亲了。顺便说一下,我的父母在十年前离婚了,老爸带着我,妈妈则带着异卵双胞胎弟弟心理。)唉,果然不应该拒绝让母亲来接我啊。啊,现在说什么也没用,唉。。。。。。啊,不好意思,请问你知道FURUURU花店在哪里吗?
透:啊,你长得好可爱啊,难道只有一个人?等一下我们要去卡拉OK,要不要一起去?
悠里:那个。。。
紀雄:不想去卡拉OK的话去其他的地方也行啊,不用担心钱的问题。我们刚领到打工钱,有很多钱啊。
悠里:(这是怎么回事啊,这些男人!又不回答人家的问题,就只在那里不停地说。)
透:我叫透,这家伙是紀雄,能当我们的女朋友吗?
悠里:(女。。女朋友?)
紀雄:让我来猜一猜。恩。。。阿由美?啊,等等,难道是美纪?
悠里:我不是女的啊。
透:真是的,不要开玩笑啦。这么可爱,怎么可能是男的呢!
紀雄:就是啊,怎么看都是个女孩子啊。
悠里:才不是开玩笑,我这样说可以了吧,我可是真真正正的男孩子啊。
透:就算是这样也好可爱啊。
紀雄:长得这么可爱,就算是男孩也完全没问题。
悠里:(对着这两个一直说蠢话的家伙,突然觉得好累啊。唉,看来都找不到帮手啊。)
悠里:想要对我乱来的话,就给我三百万!
紀雄:三百万?
透:真的假的?三万才对吧?
悠里:不是三万,是三百万。给我三百万的话,就陪你们玩。
悠里:(不管多有钱,我也不会陪你们玩,都是为了方便拒绝才说的。)
透:这样,金额是不是太高了?
紀雄:就算是这样,他这样可爱,也许真的有人会给他钱啊。
悠里:付不起是吧?那就给我让开。
透:啊,分期付款怎么样?
紀雄:那个好啊,也可以给你利息啊。
悠里:不好意思,我只接受现金。真遗憾啊。
透:等一下嘛。
紀雄:话还没说完呢。
悠里:不要再闹啦,放手!不知道你们好烦吗?
紀雄:与其说钱,不如做些让你快乐的事吧。
悠里:放开我,你在做什么啊!
紀雄:好了好了,不要挣扎了。
悠里:要是被强迫做这种变态的事,我倒宁愿咬舌自尽。
心理:那就可惜了。
悠里:呃?
[揍人]
心理:不用咬舌了吧。
悠里:啊。。。
悠里:(救了我的那个男人的脸出现在我的面前了。虽然说很喜欢青梅竹马的戏码,但这就像是漫画的主角一样,我被那个男人抱进怀里。)
心理:不用那么吃惊吧。
悠里:啊。。。放开我啊。
悠里:对救命恩人,不应该是这种态度吧。
悠里:恩。。。。。。谢谢你啊。
心理:才不会把你交给这些家伙呢。恩。。。
悠里:恩???(KISS?为什么被吻了?啊,不说这个了,舌头。。。舌头缠过来了!)恩。。。。。。(好辛苦。。。)啊。。。哈。。。哈。。。哈。。。
心理:什么,连呼吸也不会啦?
悠里:为什么吻我啊?!
心里:当然是因为想做啊。
悠里:我。。我可不是女孩子!
心理:哪又怎样?
悠里:(回想一下,这不是我的初吻吗?)如果想要跟我做这种事,那就给我三百万!
心里:不给三百万就得不到你吗?
悠里:就是这样。
心里:明白了。
[走开]
悠里:恩。。。就这么放弃啦?恩,那么,接着要怎么办啊?
女人:真是的,那孩子跟人接吻了,而且还是跟男人啊,现在的孩子都不晓得怎么了。
悠里:呃,总之,先离开这里。看来只好给妈妈打电话了。啊,对不起。
心里:打算去哪里?
悠里:恩?你为什么还在这里啊?
心里:那是要跟你打招呼啊。这是你说要的。
悠里:恩?这是什么啊?
心里:三百万。
悠里:啊,三百万啊。呃?!三百万??!!!!(没想到,真的有人会给我三百万啊。啊。。。走开啦,现在正烦啊。)
心理:这样,你就是我的啦。
悠里:啊。。。刚才的是开玩笑的。
心理:那走吧。
悠里:啊。。。。绑架啊!这男人要强迫我去拍电影啊,救命啊! 啊。。。啊。。。
心理:喂。。。
悠里:(我逃掉了。不过由于太慌张,渐渐地就分不清方向了。最终只好找警察帮忙了。)

母:没想到还要找警察。一开始听妈**话不就好了。
悠里:这。。。。。
母:好了,到了。
悠里:啊?这是博物馆还是。。。
母:真是的,这不就是我家吗?而且,从今天开始你就住这里啦。
悠里:(离婚之后,妈妈就跟高柳伊知郎这人再婚了。这个高柳家,虽听说是资产家,但是眼前这栋建筑物,简直就像是电视上所演的豪门望族的府邸嘛。)啊。。。。。。
八重:欢迎回来。一定很辛苦吧,来,行李交给我。
悠里:啊,不用了。把行李交给女性,而且是老婆婆来拿,这不是男孩子应该做的。
八重:哎呀,少爷,请不要那么客气。
悠里:呃??少爷???
八重:来,进来吧。
母:看你这呆样,很惊讶是吧?悠里,给你介绍一下。这是一直在我们家工作的八重,是很值得信赖的人啊。
八重:我是八重。
悠里:我是天野悠里。
八重:有什么需要请叫我一声。
[开门]
佣人:啊,这是怎么回事!!
八重:哈哈哈哈!
母:八重,看来你很喜欢我这个儿子啊。虽然说是双胞胎,但是和心理却一点都不像,很吃惊是吧?
八重:是啊,但是悠里少爷这么坦率亲切,我一眼就喜欢上了。
悠里:(这么说来,我也想起十年前分开的弟弟心理了。)妈妈,心理呢?
八重:心理少爷的话,在他自己的房间里啊。因为今天教法语的市門老师来了。
悠里:法语。。。老师?
母:心理将来是要接管高柳家的,所以一定要学好语言。英语就不用说了,法语、德语、意大利语,最近也在学广东话呢。
悠里:啊。。。好象很辛苦啊。
母:心理很喜欢学习,所以并没有那么辛苦。
悠里:喜欢学习?还有这种人啊?
母:等会再让你跟心理见面,现在先用餐吧,你应该还没吃晚饭吧?
悠里:啊,只在新干线上吃了点东西。
母:八重,麻烦你去叫近藤准备晚餐。
八重:我明白了。
(悠理:管家八重,还有厨师近藤,那么,开车的是隈部?这家里到底请了多少人工作啊?)

[虫鸣]
悠里:(之后虽然给我介绍了很多人,但基本上都不记得了。要说不记得的话,和妈妈一起吃的晚餐也一样。都是些没见过的料理,由于不怎么会用刀叉,也就尝不出什么味道了。唉。。。感觉就像是被带到眩目的家里的废人一样。带到自己的房间后我就倒在床上了。)啊。。。。。。好累啊。我,真的来了不得了的地方啊。(但是,也没有可回去的地方啊。老爸也许死了,奶奶也不在了。)啊。。。房间里居然还有这么大的电视,料理也多得吃不完。(像以前那样,电视只有那么几个频道,菜也只有那么一丁点,期待着这样生活的我还真是笨蛋啊。)啊!!!!!我想回去!!!!
[羊叫,敲门声]
悠里:啊!哪位?
八重:悠里少爷,夫人吩咐叫您到楼下去。
悠里:啊,知道了,马上就去。

伊知郎:悠里,你终于来了。现在开始这里就是你的家了,有什么不妥当的不用客气尽管说出来啊。
母:伊知郎很高兴悠里你能来啊。今天一早开始就吵着说“什么时候才到啊”、“不去接他没关系吗”什么的。
伊知郎:是菜々美你太慢了。哈哈哈哈!
悠里:(高柳家的主人伊知郎先生好象是一个很亲切的人。)
伊知郎:不过,多了一个儿子,我真的很高兴啊。
悠里:(这到底是不是真心话,很快就知道了。)
母:啊,心理,老师回去了吗?
悠里:呃?心理?(我顺着妈**视线回过头去。本想回过头后,看到久违的心理就马上给他个拥抱的,可是。。。)你。。。(站在那里的,是夺走了我初吻的变态!)
母:为什么那么激动啊?难道说见到心理就那么高兴?
悠里:啊。。。。。。这家伙是。。。(不会吧。。。谁来告诉我,这是在开玩笑!!!)
母:悠里,怎么样?和弟弟相隔十年的再会。
悠里:那个啊。。。。。(当然是最糟最差劲的再会啊!!!)
心理:命运的再会啊。[走近]哥哥。[抱紧]
悠里:啊。。。。。你。。。
伊知郎:拥抱啊。。。真是感人的再会场面啊。
母:毕竟十年没见啊。
心理:我就知道绝对会再遇到你的。没想到你就是悠里呢。
悠里:我也没想到你就是心理啊。(之后大家一边喝茶一边聊天,然后到了晚上10点,差不多要各自回房了,我和心理一起上楼梯。)

[上楼梯]
心理:你好象从那时开始就没有长高啊。
悠里:长高了很多了。
心理:现在几公分?
悠里:162公分。
心理:居住环境不同,这也难怪啦。
悠里:好烦,现在还处于发育期呢。很快就会快速长高,还有可能会超过你呢。
心理:那一天绝对不可能来的。
悠里:恩。。。!!你,自以为很了不起,把我当笨蛋啊?!
心理:我没有把你当笨蛋,只是在说明事实而已。
悠里:恩。。。。。
心理:你一直这样就好了。太自以为是的话,就很难掌控了。[KISS]
悠里:[后退]啊。。。。。。做什么啊?!
心理:接吻啊。现在的女初中生都不会做出这种反应呢。
悠里:一次就算,还两次。。。我到底哪里得罪你了?
心理:我要吻你还是什么的,是我的自由吧。
悠里:不要开玩笑了!明明是弟弟,凭什么那么自大?!
心理:只不过半天而已就忘了,你的脑袋都塞满草了吗?
悠里:你说什么?!
心理:契约已经成立了。现在还想找其他人的话我可不原谅你啊。
悠里:契约?
心理:为了那个还付了钱,不是吗?现金三百万。
悠里:啊!!!没有!没有!!没有!!!没有!!!(那时给我的三百万,我记得是拿在手里,之后从心理面前逃跑,在街上乱窜。。。啊。。。钱到底怎么了?难道是掉了?!在拼命逃跑那时候?不会是真的吧?!)
心理:悠里?
悠里:恩。。。。。。三百万,之后绝对会还给你的。
心理:不必还我啊。
悠里:但是,那么多钱。。。
心理:三百万并不是很多钱。
悠里:(说什么“并不是很多钱”,这家伙的金钱观是怎样的啊?明天去找警察帮忙吧,也许能找回来。)
八重:啊,两位少爷,在这里做什么呢?要谈话请回房间里去吧。
悠里:现在就要回房间。都这么晚了,八重也早点休息吧。
八重:是的,谢谢。
悠里:喂,你不觉得八重跟奶奶很像吗?
心理:那是指天野奶奶吗?啊,不晓得呢。我只在小时候见过而已。
悠里:啊。。。。。这样啊?
心理:那么,晚安。
悠里:啊。
心理:以后看来会变得很有趣呢。
悠里:恩!我也这么想。

悠里:(就这样过了一星期,结果还是没有找到钱,这样的话,看来就只好打工来慢慢还钱了。下定了这样的决心的我,在拿到明天开始就要去的学校的制服的时候,就什么都忘了。)啊,嘻嘻,好,感觉不错。
心理:制服,很适合你嘛。
悠里:恩。。。。。恩!(跟我穿着同样制服的心理,比我要好看好几倍。)
心理:明天就是第一天上学了。
悠里:不要说了,我都紧张得平静不下来。
心理:说起来,以前你要去郊游之前,都会兴奋得睡不着呢。
悠里:你也是一样不是吗?
心理:我只是在陪你而已。
悠里:真能说啊。但是,以前心理的背包都很小啊。
心理:为什么这么说?
悠里:明明知道的,为什么头脑却打结了?
心理:就算现在你的背包很小,也不觉得不协调啊。
悠里:恩。。。你的法语老师差不多要来了吧?
心理:今天不是法语,是德语。悠里也一起学吧。
悠里:我学法语跟德语来做什么啊?
心理:学了又不会有损失。现在可是国际化的社会啊。
悠里:我就不用了,又不去海外旅行。就算去了,也许用日语也能沟通。
心理:没有出过国吗?
悠里:怎么可能会有啊?连九州以外的地方都没去过呢。啊。。。能找个人带我去就好啦。
心理:为什么?
悠里:呃?
心理:你还在想那种事?!
悠里:哈?
心理:那么,你是打算物色能带你去海外旅行的对象了?
悠里:好痛啊,混蛋!不要说奇怪的话了,快点放手啊!
心理:给了钱后,就去旅行了?这样的话,接下来又准备做什么呢?
悠里:才不是在物色对象呢!刚才只不过是在开玩笑而已。
心理:开玩笑?
悠里:当然啦。
心理:你可真厉害啊。
悠里:恩?那是什么意思啊?
心理:为了得到这些而想了那么多,虽然明知你是在说谎,但我也差点被你骗了。
悠里:我才没有说谎。
心理:那么我为什么会给你三百万呢?
悠里:啊。。。那。。不是这样的。。。那个是真的在开玩笑。我没想过真的会有人给我三百万啊,而且。。。
心理:你认为没有三百万就没事了吗?
悠里:是啊,是啊。如果价格不是正合适就不行了。太贵也行不通。
心理:那就是,想要找能出更高价格的买主的意思了?
悠里:呃?(好象误会很深啊。)
心理:那时从我身边逃走,就是为了寻找更好的买主?但是真遗憾啊,已经跟我签好契约了。
悠里:所以说,不要。。。(我咬了想要吻我的心理的嘴唇。)
心理:没想到你会咬我啊。应该从一开始就要严格管教啊。
悠里:我是你的哥哥啊!
心理:那又怎样?
悠里:应该要尊敬长辈啊。
心理:你这喜欢装糊涂的习惯还是没变啊。装什么糊涂啊?还以为装得很成功啊?被吻了就大惊小怪的,还做援交呢。真是神秘的家伙啊。
悠里:恩。。。那个,“援交”是。。。什么?
[敲门声]
八重:心理少爷,德语老师ARUBERUTO已经来了。
心理:啊,现在就过去。总之,想要找其他对象的话,绝对饶不了你。
[离开,关门]
悠里:唉。。。虽然不晓得是怎么了,总算得救了。果然被心理讨厌了吧。(突然被心理吻了,还说了些奇怪的话,可能是不喜欢我住在这里吧,是想要把我赶出去吧。)被心理讨厌了,真难受。。。


TRACK 02
[吃饭中]
伊知郎:怎么样,悠里?开始习惯住在这个家了吧?
悠里:是啊,差不多习惯了。
母:明天开始就要去上学了,要快点啊。
伊知郎:悠里,在学校如果遇到麻烦或不懂的事,尽管找心理商量,心理从中学开始就一直就读森之宫的。
悠里:森之宫也有初中部啊?
心理:顺带一提,还有大学。
悠里:啊。。。。。。
母:升级考试如果考得好的话,也能进大学啊,加油啊!学习方面有家庭教师看着,没问题。
悠里:不好意思,我没有想过要读大学啊。原本就打算读完高中就出来工作的。能让我读高中就已经很满足了。
伊知郎:悠里,不用客气啊,如果不想去森之宫,去其他的大学也可以啊。你也是高柳家的一员,我的儿子啊。
悠里:啊,不是的。我不是在客气,只是学习很差,想要早点自立,所以打算高中毕业就出来工作。
心理:为什么想要那么早就自立?只要住在这个家里,就没有那么必要了吧。
悠里:恩。。。那是。。。
母:伊知郎,还是说吧?
伊知郎:恩。。。是啊。本来想再过一阵子再说的,既然悠里这么不安,那就现在说吧。悠里,可以的话,你能入籍高柳家吗?
悠里:恩?
母:虽然说不入籍,我们是母子这事也不会改变,改了名字也没什么的不是吗?
伊知郎:天野悠里这名字不错,但高柳悠里也很适合你啊。
悠里:(也许不希望我在这家里感觉到受排挤,而为我想了很多吧。我很高兴他们这么想。)
伊知郎:当然不是说现在马上就要你答应,好好考虑一下再答复我吧。
母:没什么需要考虑的啦。
伊知郎:希望你能给我一个满意的答复。
悠里:恩。。。是的。

[虫鸣]
悠里:高柳悠里啊?啊。。。果然现在烦的就这有这事。(还有,心理也想要我出去。说要入籍的时候,他很不高兴吧。)以后就不要让心理再讨厌我了。
心理:我什么时候讨厌你了?
悠里:啊!!!心理?什么时候进了我的房间的?
心理:我可不记得我讨厌你啊。
悠里:恩。。。是这样吗?
心理:我有说过讨厌你吗?
悠里:恩。。。既然不讨厌我的话,为什么要对我做那种随随便便的事啊?
心理:什么意思?
悠里:二话不说就亲我,说了奇怪的话后突然又生气了,讨厌我才对我发脾气,想要赶我出去不是吗?
心理:想被赶出去啊?
悠里:啊?
心理:被赶出去后,就能随意做自己喜欢的事了吧。
悠里:恩?什么?
心理:说什么想要自立,看来还是想要出去做援交吧。
悠里:那个啊,“援交”是什么意思啊?而且,自立后,才没有时间去玩耍呢,我又不是有钱人。
心理:你,到底是怎么花钱的?拿到手后就要全部花光才开心吗?
悠里:偶尔有剩余的啊。(不是自夸,在九州的时候,我的零用钱只有一千元,那怎么可能还有剩余啊。)
心理:果然,还是不能不盯紧你啊。
悠里:做什么啊?不要胡闹了!(心理将我的双手反绑在椅子上,然后用胶布缠住我的手腕。)做什么啊?!喂!胶布不是这么用的啊!
心理:用绳子和皮带的话,之后会留下痕迹,那就不好了。这是最方便省事的。
悠里:啊?这样到底是想做什么啊?
心理:这个是。。。游戏啊。
悠里:游戏?这哪里是游戏啊?!
心理:你不知道啊?这里可是很早以前就开始流行了。
悠里:恩。。。是这样吗?
心理:不知道的话就好好看着。我现在就教你。
悠里:那个,既然是游戏,为什么要把衬衫脱掉啊?
心理:当然是因为有用啊。
悠里:衬衫?
心理:就是这样。
悠里:(心理用手指摸着我的胸部。)
心理:这里的颜色等会就不同啊。
悠里:啊。。。。什么?(用舌头舔我的胸部,身体不由得微微颤抖起来。)啊。。。。。。(这真的只是游戏吗?)不要。。。停下来。。。混蛋。。。心肠真坏!
心理:胸部好象还没习惯啊。那么,这边又怎样呢。
悠里:好了啦,不要再玩这游戏了!啊。。。。。。(本想合上双腿的,却被心理硬是撑开了放在椅背上。)不要!不要!不要!不要看!为什么要看那里啊!我们都是男生,构造都是一样的啊。
心理:哪里一样了?完全不同不是吗?这里,还有这里。大小、形状还有颜色,和我的完全不同。不然,就让你亲自确认一下吧。
悠里:不要!
心理:等一下再慢慢让你看我的。现在这里优先啊。
悠里:啊。。。啊。。。恩。。。
心理:渐渐变大了啊。
悠里:啊。。。啊。。。
心理:舒服吧?
悠里:心理。。。怎么。。。不要。。。啊。。。啊。。。哈。。。哈。。。
心理:还真快啊。
悠里:不要舔啊。。。那种东西。。。真是不敢相信啊。。。畜生。。。
心理:完全像是第一次的反应啊。
悠里:当然是第一次啦。
心理:真的没有做过?
悠里:“没有做过”是指什么?
心理:这种事啊。
悠里:哇!不要摸我那里!
心理:反正本来就给了个高价,可不能轻易放过你啊。既然是这样的话,也就不必那么急了。给你松绑吧。
悠里:恩。。。恩。。。那种事会流行的吗?
心理:是啊,大家都这么做。
悠里:呃?
心理:不要担心。我很乐意慢慢教你。
悠里:都说了不要了。就算再怎么流行我也不要。首先,兄弟之间做这种事就很奇怪啊。
心理:哪里奇怪了?是兄弟还是什么的,跟那个完全没关系。
悠里:(虽然听说过都外的人只要是流行的什么都OK,但是不管再怎么流行,也不能做这种事啊!我开始为明天担心了。)

[鸟鸣]
悠里:好,出发吧。啊,要先跟奶奶他们打声招呼才行。恩。。。早安,奶奶,爸爸。今天天气也很好啊,今天开始我就要上高中了,是心理一直在就读的森之宫学园。(悠里:那种事会流行吗?心理:是啊,大家都这么做。)啊!!!不要想!不要想!那只是梦!!奶奶!,要保佑我啊!

心理:悠里,慢吞吞的做什么啊?!
悠里:啊。。。还是算了。。。我不坐车去了。只要告诉我怎么走,我可以坐电车或巴士去。
心理:曾经迷路要警察帮忙的家伙还真敢说啊。
悠里:恩。。。第一次来会迷路也没办法吧。
心理:要坚持己见是可以,第一天上学就迟到的话,会让父亲很没面子吧。来吧。
[开车门]
悠里:知道了,我坐就好了嘛。恩。。。
[关车门]
八重:心理少爷,悠里少爷,请走好。
[开车窗]
悠里:我走了,八重。
八重:好,请小心。
[关车窗,开车]
心理:你不管过了多久,还是小孩子啊。
悠里:我哪里是小孩子啊?!
心理:明明知道的,还摇下车窗挥手什么的,小孩子才会做的吧?
悠里:那样做没什么吧,难得八重来送我。
心理:看来是把八重和天野奶奶的影子重叠了吧。
悠里:恩。。。为什么知道这个。。。
心理:早就料到你会这样。
悠里:啊,是啊?听说双胞胎都会心灵相同,知道对方在想些什么的吧。嘻嘻,这也许是一种意识的超能力吧。
心理:那是什么啊?
悠里:呐呐,我用手指掐自己的手,你的同一个地方也会觉得痛吧?
心理:你是笨蛋啊!
悠里:恩。。。试试吧。怎样?痛吗?
心理:没什么。
悠里:呃?那这样呢?
心理:一点感觉都没有。
悠里:恩。。。什么嘛。。。都不能传达痛楚啊。。。
心理:呵呵。也许共有一些其他的感觉啊。
悠里:其他的感觉?
心理:要试试吗?
悠里:恩!试一下,试一下。
心理:那么,一定要集中精神。隈部,能关上窗吗?
隈部:明白了。
[升起隔窗]
心理:这样声音也能完全阻挡住。
悠里:好象很认真啊。超能力表演也是第一次看。
心理:那么,首先把眼睛闭上。
悠里:啊。。。恩!
心理:将肩膀放松。一直保持这样。
悠里:恩?等。。等等。。。为什么解开我的领带啊?
心理:放松的时候,要把领带和纽扣解开,这是常识吧?
悠里:啊。。。对了,我好象也听说过那样的话。
心理:既然这样,把眼睛重新闭上等着。这次绝对不能张开眼睛,不然实验可能会失败啊。
悠里:知道了,总觉得好紧张啊。
心理:呵呵,是啊?那么,只放松上半身的话也不能算是完全的放松,顺便也解开这里吧。
悠里:喂,这是什么实验啊?
心理:什么什么啊,这是测试我们除了痛楚以外是否会有相同感觉的实验啊。
悠里:啊。。。可是。。。这样简直就是。。。啊。。。
心理:简直就是。。。什么?
悠里:昨晚的。。。啊。。。不要!啊。。。啊。。。不要。。。
心理:好象变硬了哦。
悠里:恩。。。好了,放开。。。这样不就跟昨天的游戏一样吗?
心理:是吗?
悠里:啊。。。啊。。。啊。。。出来了。。。要出来了啊。。。
心理:在这里出来的话,座位和制服都会弄脏啊。
悠里:啊。。。不要。。。忍不住了。。。
心理:那么,我来喝掉吧。
悠里:喝掉?什么啊?
心理:那当然是,悠里的这个啊。
悠里:啊,不要!绝对不要!喝了那个你会生病啊!
心理:你有什么怪病吗?
悠里:那倒没有。。。
心理:那就没问题了吧。况且还能补充蛋白质。
悠里:可是。。。啊。。。恩。。。
心理:这样做的话,就不用一直忍耐到森之宫的洗手间啦。
悠里:啊。。。恩。。。
心理:怎么办?忍耐的也是悠里,我怎么样倒没所谓。
悠里:恩。。。忍耐。。。
心理:呃?真厉害啊,还能忍耐15分钟啊。
悠里:可是。。。
心理:要我喝掉吧?
悠里:恩。。。。。。
心理:不是这样的吧?这种情况,应该要说“请喝”才对吧?
悠里:那么丢脸的话。。。能说出口吗?
心理:说不出口的话,就忍耐15分钟吧。
悠里:恩。。。。。。
心理:怎么样?
悠里:恩。。。请喝。。。。。。
心理:乖孩子。恩。。。恩。。。
悠里:啊。。。啊。。。啊。。。已经到极限了!啊。。。啊。。。

心理:(就这样,我呆呆地看着心理用手帕擦拭着嘴巴。啊。。。是我的幻觉吗?那不是为了让他喝掉才这样的啊!)
隈部:少爷,很快就要抵达森之宫学园了。
心理:悠里,很就就要进学校了,还是那副样子的话就不好了。
悠里:啊。。。。恩。。。你不是说过不再玩那个游戏吗?说什么实验,你这个大骗子!
心理:才没有说谎啊。只是试验我们除了痛楚之外是否有相同的感觉而已。
悠里:啊。。。这样不就跟昨晚的色情游戏一样吗?!
心理:所以就说是实验啊。比起痛楚,更能传达舒服感吧。
悠里:恩。。。真的吗?恩。。。等等啊,那么昨晚也做了同样的事啊,那时候不就应该知道结果了吗?
心理:真笨啊!那时候还不清楚,所以现在才要做实验啊。
悠里:啊。。。是这样啊?
心理:这次还真的是有同样的感觉啊。
悠里:真的吗?不是骗我的吧?
隈部:悠里少爷,已经到了。
心理:看,到了。理事长室在前面这栋楼里,你在这里下车就可以了。
悠里:是啊?
心理:我帮你系好领带。衣冠不整的话会引人注目吧。
悠里:是谁弄成这样的。。。
心理:隈部,开门。
隈部:是的。
心理:也许在同一班,等会教室见。
悠里:哼!(下车后,就马上去要求绝对不能跟心理同班。这是对跟我做了这种色情实验的心理的报复。)


TRACK 03
悠里:(跟森之宫学园理事长的见面,不是在学校里,而是在他的家里进行。今天开始我就要踏进这所学校了。)啊。。。好厉害。。。(校内的建筑,在高柳家里也能随时看到,但是做为学校,感觉相差很多。)
木山:天野同学,不是那边啊,这边这边。
悠里:啊,老师,不好意思。
木山:一直往那边走的话,就是初中部的校区了。这边有点复杂,要小心一点啊。最近有转学生来到这边迷路了,找了半天都出不来呢。
悠里:啊。。。(果然是很危险的地方啊。)
木山:不过,天野同学在学校里已经有一位能力很强的伙伴,就不用担心了。
悠里:能力很强的伙伴?(有这样的人吗?)
木山:高柳同学从初中开始已经连续四年被选为学生会长。可以说是我们学校的象征啊。遇到什么困难找他帮忙的话很快就能解决了。天野同学有这样的哥哥,很自豪吧?
悠里:木山老师,高柳心理是我弟弟,我才是哥哥啊。
木山:啊。。。是这样的啊?抱歉抱歉。外表看来,高柳同学比较像哥哥,原来搞错了。天野同学比较娇小而且可爱啊。
悠里:(啊。。。我可不想被人说我不像是哥哥,或者说我娇小可爱什么的!)
木山:而且,天野同学转入的是一年级,就年级来说,读二年级的高柳同学比较像是哥哥吧。总觉得有点复杂。
悠里:(我跟心理不同班的原因就是这个。初中二年级的时候遇到交通事故,住院了很长一段时间,留级了一年。就是说,我比心理要低一个年级。)
木山:而且,你们俩是双胞胎的事,如果不说也没有人会发现吧。很期待同学们听到这个时的反应啊。
悠里:啊,那个。。。老师,我跟心理是双胞胎的事能不能先不要说呢?(单单是要适应陌生的校园生活就觉得不安了,而且我才不要同学们用好奇的眼光看着我。)
木山:这样啊,有这样完美的弟弟也是有很多事要烦啦。明白了,恩,我是不会说什么的。
悠里:(恩。。。拥有这么完美的弟弟却还坚持要保密,我还真不会做人啊。)呵呵。。。。。。

多一郎:天野,九州不会下雪吧?
成:呃?是这样的吗?那么天野就不能滑雪了。
葵:滑雪的话人工的也行吧?
悠里:大家都对九州理解错误了。在九州也会下雪,而且到了冬天也很冷的啊。当然也有滑雪场。每年下雪的时候,班级间都会打起雪战来啊。(刚转学进来,本来还有点担心的。但到了休息时间,同学们都过来跟我聊天,已经成为朋友的就是站在面前的吉永多一郎、西宫葵和成濑满这三人。)
多一郎:对了,天野,如果可以的话能加入我们社团吗?天野你打过网球吗?没有的话我可以教你啊。
葵:啊,多一郎你好狡猾!我也想邀请天野进我们篮球社的。
成:不行啊,葵!运动社团不适合天野,天野要加入天文社,和我一起观测星星啊。
悠里:啊。。。等等。只是这么说的话我也听不明白啊。
成:天野有想过加入哪个社团吗?
悠里:恩。。。要加入的话,应该会选择运动社团吧,不过需要很多时间啊。放学后我是想尽量把时间空出来。(为了存储自立资金,我想要打工,还是不要加入社团好了。)
多一郎:一下子决定不了的话,可以多参观一下其他的社团,觉得喜欢的话再加入也可以啊。
葵:是啊,没看过的话也很难决定啊。
成:恩,我也觉得这样做很好。
悠里:那么,就去参观一下吧。
多一郎:可以的话,我们带你去吧。
悠里:谢谢,帮了我一个大忙啊。
成:对了,天野,午休怎么办?去食堂?还是吃便当?
悠里:我没有带便当,还是去食堂吧。成濑呢?
成:我虽然有带便当,不过还是和天野一起到食堂吧。
葵:那么我们也一起去吧。

多一郎:首先,为欢迎天野转学到森之宫而干杯!
葵:啊,好啊好啊!不过,只是乌龙茶而已。
成:哈哈。好了,拿起杯子。
悠里:恩!
多一郎:那么。。。
四人:干杯!
多一郎:好了,吃吧!
葵:太好了,我开动了!
悠里:(来到东京后,都没有跟高柳家以外的人接触过。这样跟朋友聊天,实在是太高兴了。)
成:天野,以后能叫你悠里吗?叫我成就可以了。
悠里:成功指数?
多一郎:不,是成濑,所以叫成就可以了。
悠里:啊,这样啊,当然没问题。叫我悠里就可以了,成功指数。啊,开玩笑而已,成。
多一郎:那么,我是成。。啊,是多一郎。
葵:哈哈哈哈!我是葵。
悠里:多多指教,多一郎、葵,还有成功指数。
葵:啊。。。怎么入口那边那么多人啊?
悠里:恩?真的啊。
多一郎:肯定是“大人”来了。
成:啊。。。这么罕见的事也有啊。午餐时间“大人”都会在校长室的啊。
悠里:“大人”?(呵呵。。。不会是暴力分子什么的,骑着白马从海边赶过来的吧?)
多一郎:啊,悠里还没见过他呢。被同学们称为“大人”的,是森之宫学园高中部的学生会长,森之宫所有学生的领袖,高柳心理先辈。
悠里:呃?
葵:看,高柳会长已经先进去了。
学生:“大人” 啊!!“大人”他来了!!
悠里:心理?!
多一郎:然后,紧跟着高柳会长进去的是“大人”的跟班。
悠里:跟班?
多一郎:虽说是跟班,但是能直接跟“大人”说话了,就只有身边的学生会成员,其余无关人员是不能插话的。
葵:高柳前辈,是我们学校的神啊。
成: “大人”的照片,比那些艺人还要受欢迎啊。而且摄影社那里,还有“大人”专属的摄影组。
悠里:(那真的是心理吗?虽然从木山老师那里听说他连续四年当选学生会会长,没想到居然这么厉害。。。)
成:那么厉害的人,也难怪悠里会看得入迷啊。像我们这种普通的学生,就这样远远望过去就刚刚好。
多一郎:没错,没错。不小心靠近了的话,就会被他身旁的伙伴抓住。
葵:比起这个,惹怒他的手下就更麻烦了。他们对悠里这种可爱型的肯定会狠狠地欺负的。
悠里:是。。。是啊。。。(他是我双胞胎弟弟的事绝对要保密!)
多一郎:啊咧?“大人”在看这边啊。
悠里:咦?
葵:到底在找谁啊?
悠里:(不要找我!不要找我!)
成:莫非是找悠里?
悠里:(莫非什么的。。。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啊!!!逃吧,只好逃了。)
心理:悠里,已经吃完饭了吗?
悠里:啊!!!
学生:谁啊?
学生:转学生啊。
学生:为什么“大人”会跟他说话啊?
心理:悠里,怎么了?
悠里:恩。。。吃完了。
学生:什么啊!那家伙!
学生:那家伙到底是谁啊?
多一郎:高柳会长,你跟悠里是认识的吗?
心理:悠里没有跟你们说吗?我跟悠里是。。。
悠里:哇!!!心理,过来一下!
学生:会长,您要去哪里啊?
学生:“大人”,您打算做什么?
学生:居然叫他“心理”啊!
悠里:如果在这里被发现的话,就完蛋了。
学生:“大人”!要去哪里啊?
心理:没事,不要跟过来。喂,悠里,要去哪里啊?
悠里:哪里?当然是去没人的地方啦。
心理:没人。。。的地方啊?那样的话,在那边转角处有一间音乐教室,那里隔音效果不错,声音也不会传到外面去,无关人员是不得进入的。
悠里:好,就去那里。
[开门]
心理:想要到没人的地方,真是大胆的邀请啊。
悠里:呃!什么?
心理:想要继续早上未完成的吗?
悠里:笨蛋。。。
心理:不用害羞。这种事的话,随时都欢迎啊。[KISS]悠里。。。舒服吗?
悠里:啊。。。不要做这种恶心的事!
心理:你不是想要做这种事吗?
悠里:哈?那种事?
心理:那么,你是为了什么把我拉到这里来呢?
悠里:啊!!!忘记了!我有话跟你说才拉你到这里的。
心理:有话跟我说?
悠里:就是,我们俩是双胞胎兄弟这件事,能不能暂时不要说啊?
心理:为什么?
悠里:那是。。。
心理:有不能说的理由吗?
悠里:恩。。。不是,不是那样的。(没错,我要求他做的都是自己随便决定的事,听到要隐瞒我们是兄弟这事,他会感到不高兴吧。)
心理:果然是想要隐瞒我俩的关系,然后去物色新的对象啊。这里有钱人的儿子多的是啊。是想要从一大堆的候选人中随便挑一个是吧?
悠里:你在说什么啊,我不明白啊。
心理:事到如今不用再装糊涂了。不管是编到一年级去,还是要隐瞒事实都好,很讨厌我阻碍你的好事是吧?不过还真不巧啊,尽管学年分开了,你还是在我的掌控之中,别想逃啊。
悠里:呃?你那么想跟我同班吗?
心理:恩?
悠里:呵呵。。你从以前开始,根本都没有进步啊。小学一年级的时候,还撒娇着不要和我分到不同班里去。
心理:在说什么啊?
悠里:没关系。哥哥没有想要麻烦到你。隐瞒我比你低一个年级,是不想身为双胞胎的你被人取笑,不是故意要这样做的。啊。。。心理果然还是小孩子呢。
心理:我是小孩子???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现在敢这样跟我说话的就只有你了。
悠里:什么嘛,有那么好笑的?!
心理:果然,悠里跟以前一样,一点都没改变啊。
悠里:是想要说我还是一样矮小吧?!真不好意思啊,我就是小不点!
心理:你啊,自己都这么说了是怎么回事?
悠里:啊。。。是吗?
心理&悠里:哈哈哈哈哈哈。。。。。。
悠里:(这样开怀大笑,好象回到了从前。我明白了他的心情,我所担心的就好象小事一样。)刚才我要你做的,那个忘记它好了。
心理:不要告诉别人我们是双胞胎的事吗?
悠里:没错。实际上隐瞒了反而很奇怪。被周围的人说我们是样子一点都不像的双胞胎这事,不用管他就好啦。
心理:你在介意这种事啊?
悠里:可是,你是名人啊。
心理:唉。。。我知道了,就不要告诉别人我们是双胞胎了。
悠里:但是,你不是讨厌隐瞒这事吗?
心理:隐瞒了的话,就方便做很多事啊。
悠里:方便的事?
心理:总有些麻烦的家伙,因为我们有血缘关系而觉得安心,然后纠缠上来那可就麻烦了。
悠里:在说什么啊?你说的话,有时候真的一点都听不懂啊。(结果,我们的关系就说成我是心理的亲戚,需要寄居在心理的家里。但是,关于我把心理带到哪里去了这事引起了很大的回响,回到教室后我就被不停地追问。)

TRACK 04
同学:亲戚?那就是和“大人”住在一起?
同学:就是说,能听到他所说的一切了?那对“大人”来说是很失礼的啊!
同学:还有,之后你们去了哪里,做了什么,能告诉我吗?
悠里:那个。。。(本来很亲切的一部分同学,突然转变态度和我对立起来,我受到了打击。)
多一郎:到此为止了好不好?想知道的都知道了吧。
同学:可是啊。。。
成:“大人”可不会高兴变成这样啊。
同学:啊。。。走吧。

成:抱歉啊,应该早点过来帮你的。我是觉得好好回答问题后,即使别人要怎么讲也不用管。
葵:那些家伙从初中开始就是“大人”的忠实拥护者啊。
多一郎:对于他们的所说,就不要放在心上了。他们只是在妒忌你而已。
成:不服气的话就去跟“大人”做朋友啊。
葵:绝对不行,不行!
悠里:多一郎,葵,成,谢谢![紧抱]
多一郎:悠里。
葵:喂,悠里!只抱着多一郎,好狡猾!
成:就是啊,放开啊,悠里。
同学:什么,他跟吉永抱在一起。
同学:长得有点可爱就那么嚣张啊!
同学:好,报告给“大人”知道。“大人”可能会因此清醒过来。

[钟响]
多一郎:那么,悠里,我带你四周看看社团活动吧。
悠里:恩!麻烦你了。
成:悠里能找到适合的社团就好了。
心理:悠里。
同学:啊。。。“大人”啊。。。
心理:悠里,我来接你了,一起回去吧。
悠里:啊。。。抱歉,我跟朋友约好去参观社团活动了。
心理:为你转学而举办的庆祝活动,难道主角要迟到吗?
悠里:庆祝转学?
心理:最重要的悠里的转学庆祝,怎能不办呢?为了这个我也把所有预定的事都取消了。
悠里:这样啊。。。怎么办?
多一郎:悠里,要参观社团的话,下次也可以。今天就和会长回去吧。
葵:难得要为你庆祝,就那样吧。
悠里:多一郎,葵,成。
心理:不好意思破坏了你们的约定,悠里我就带回去了。来,走吧。
悠里:喂,放手!心理,不好啊。
心理:什么啊?
悠里:明天绝对会被你的拥护者给欺负的。
心理:只是接你回去庆祝转学而已吧。
悠里:那个我是很感谢你,但那跟说好的不同吧。
心理:我可没跟别人说过我们是双胞胎的事啊。
悠里:就算是这样。。。
心理:还是说,在校内时不准跟你说话?
悠里:我可没这么说啊。
心理:那样的话,不就没有问题了吗。
悠里:(“都说有问题啦”本来是想这么说的,但是心理的话也没错,只好忍耐了。)
心理:跟刚才那三人的关系好象很好嘛。都可以拥抱了,不是吗?
悠里:啊。。。恩!多一郎、葵还有成是我在森之宫里最先交到的朋友。三个都非常亲切好人,能成为好朋友还乱高兴一把的。
心理:吉永多一郎、西宫葵、还有成濑满啊?都是些有钱人啊。
悠里:心理。。。你还知道他们三个的全名啊?真不愧是学生会长。
心理:因为收集到很多情报啊。

悠里:(回到家后,我才知道妈妈他们没有回来参加转学庆祝,只有我和心理两个人庆祝,有点失望。恩。。。那样的话,就不用那么急着回来嘛。但是总要回应一下想要跟哥哥在一起的弟弟的心情。我就陪陪心理这小孩子气的表现吧。)
[碰杯]
心理:悠里,恭喜转入森之宫学园。
悠里:谢谢,还有蛋糕,好象生日啊。
心理:是吗?啊,这是我送你的转学礼物。
悠里:这个,我可以收下吗?
心理:是为你选的,打开来看看吧。
悠里:恩![拆开包装]啊!!!是手表啊!这真的要送我吗?好象很贵的样子。
心理:并不是很贵的东西,不用在意。
悠里:是这样啊。
心理:都是平时可以用的。喜欢吗?
悠里:[戴上]嘻嘻。。。恩!好漂亮啊!谢谢你啊,心理。我第一次这么开心。
心理:事实上我也很喜欢,也买了同样的东西。看!
悠里:真的啊。好久都没这么开心了。明天就带这个上学吧。
心理:我也是这么想。
悠里:呵呵,总觉得好好啊,这样子,的确有兄弟的感觉。咦?心理的手表好象比我的大一点啊。
心理:是啊,因为体形不同啊,所以手表的大小也就不同了。你的手腕的话那个是刚好大小。
悠里:啊,这样啊。衣服也是有很多尺寸啊。
心理:果然不晓得是情侣表啊。
悠里:呃?你说什么?
心理:没事,没什么。
悠里:呵呵,真是太好了。以后都是这样就好了。(总之今天是最高兴的。之后心理为我弹了钢琴,也教我做了功课。但是,之后又过了三个星期,我又开始松散了。心理的拥护者们说的话越来越讨厌,心理又越来越过分,对我干涉太多了。)

成:悠里,今天要做什么?要去参观社团的话,我陪你吧。多一郎和葵今天都有训练比赛来不了了,但我有空。
悠里:恩。。。怎么办呢?
成:莫非今天也不行吗?
悠里:恩。。。
成:“大人”还真是过分保护呢。就算悠里再怎么不熟悉这城市,也不必每天派车来接送啊。果然住在一起,就会觉得如果悠里发生什么事的话,他也要负责任吧。
悠里:我啊,是从乡下来的,一个人回去的话会很危险的。(如果在这里说心理的坏话的话,心理的拥护者就会跳出来抱不平。这么难忘的事不是没试过。)
成:那个,悠里,没事吧?最近都没什么精神。
悠里:成,谢谢。
成:悠里,你在哭吗?
悠里:才没有呢。
[广播:一年D组的天野悠里同学,接送你的车已经来了,请赶快到大门。]
悠里:那,我走啦。
成:恩。

悠里:(这个星期天,我一个人出门了。为了存储自立资金,我到处寻找兼职。心理的拥护者的讨厌话,还有心理过度的干涉,总觉得最近的我都不像自己。想要挣脱这种情况,只有出来自立了。)啊。。。还是应该买本打工指南啊。指南的话,书店!这附近好象没有啊。
男人:等等,小姐。在找什么呢?我陪你一起找吧。
悠里:(呜哇!麻烦的人,又想要对我乱来吗?这已经是第六个了,而且是最糟的。)
男人:考虑什么啊,我们出去走走吧,让你快活快活。
悠里:(自己一个人去快活吧,混蛋!)
男人:喂喂,不要无视我啊。话还没说完呢。
悠里:不好意思,我不是女的,是男的。想要乱来的话请找其他人。
男人:我看了也知道,两边都可以,没问题。
悠里:(这男人真的笨得没救了!这样的话,就用常用的那招。)想要对我乱来的话,就给我一千万!给我一千万的话,我就陪你玩玩。
男人:你说一千万?
悠里:对,是一千万。(从三百万升到一千万,是因为在都内像心理那种能随时拿出三百万现金的有钱人好象有很多。)
男人:开。。开玩笑的吧?
悠里:不是在开玩笑!是一千万,一千万!
男人:怎么可能给得出那么多钱啊?!
悠里:(啊,就是啊,如果给得出就麻烦了。)那就没办法啦。
道前寺尚:那么,我来给吧。
悠里:咦!!啊。。。那个。。。那是怎么回事?
道前寺尚:只给你一千万而已,是很便宜啊。
悠里:什么,要给一千万啊。
道前寺尚:你值这个价啊。实际上一千万是太便宜了。
悠里:我。。。值一千万?
道前寺尚:我一直在寻找像你这样的人。
悠里:哦。。。。。。(说着动人的台词,还有穿着浅紫色的衬衫,这些都跟这文雅的男人很相称。)你到底是什么人?
道前寺尚:我啊,我是道前寺尚。是一间名叫BACK的大型制造厂的老板。说是道前寺集团的一员,这样会容易理解一点吗?
悠里:道前寺集团?那是什么?像是HAOKEN这样的吗?《注:这个查不出是什么。。。》
道前寺尚:呵呵,我越来越喜欢你了。马上给你一千万,可以的话,一起过来好吗?
悠里:到。。到哪里?
道前寺尚:到我公司的办公室去。人我也已经找到了,钱的话也已经在那里准备好了。来,我们走吧。
悠里:(道前寺的语气很柔和,并没有强迫的意味。那个笑容和亲切的声音有着特别的魔力。)
道前寺尚:怎么了?
悠里:(而且,如果拿到了一千万,就能把三百万还给心理,还能自立生活。我所有的烦恼都解决了。恶魔的窃窃私语把理性的劝阻破坏掉了。)
道前寺尚:车就停在那边不远处。来,过去吧。
悠里:啊。。。是的。
心理:悠里!你要去哪里?!
悠里:啊。。。啊!(心。。心理?)
道前寺尚:是谁啊?
悠里:(啊。。。怎么办?)
心理:那家伙是谁?
悠里:那个。。。这位是。。。
心理:难道被那家伙买了?应该不是这样吧?
悠里:(啊。。。被他看到了。)
心理:你好象忘了自己跟谁签定契约了吗?这家伙是我的。不会把他让给任何人!
道前寺尚:哦?很嚣张嘛。
心理:走!
悠里:心理。。。啊。。。

悠里:(从那里坐的士回到高柳家后,我被抛到心理房间的床上。)啊。。。啊。。。怎么了嘛?
心理:那男人说要给你多少钱?
悠里:一千万。
心理:一千万?!所以就想逃离我到他那边去吗?
悠里:呃?
心理:可是,你认为我会原谅你吗?那么想做援交的话跟我做就可以。不管是一千万还是几千万,你喜欢的话多少都给你!我可是高柳的继承人啊。
[撕开衣服]
悠里:啊。。。心理。。。这也是游戏吗?(心理和之前一样,用撕破的衬衫把我的双手绑住。)
心理:游戏?现在我的要做的是SEX啊。
悠里:SEX?(啊。。。SEX就是。。。就是。。。)不行啊,心理!不可能做那种事的!我是你的哥哥啊!
心理:与那个无关。
[脱裤子]
悠里:啊。。。心理。。。为什么要这么做啊?果然是讨厌我吧?
心理:还是不明白啊?
悠里:好痛!
心理:本来想等你慢慢适应才做的,不过已经不必这么做了。我不要再等了。
悠里:不要。。。好痛。。。好痛!啊。。。啊。。。好了。。。不要。。。
心理:我要让你知道你是属于我的。
悠里:啊。。。真的。。。已经够了。。。啊。。。恩。。。
心理:那家伙也是想做这种事的吧?
悠里:啊。。。啊。。。(心理控制住了我的感官。)
心理:这里,还有这里。
悠里:啊。。。啊。。。。
心理:为了让你记住你是属于我的,就用身体来告诉你吧。
悠里:啊。。。什么?
心理:为了让你适应,把手指插进去而已。
悠里:啊。。。啊。。。恩。。。
心理:悠里。。。
悠里:啊。。。啊。。。啊。。。里面。。。总觉得。。。啊。。。啊。。。
心理:这么有感觉啊?前面和后面一起弄就会变这样啊?
悠里:啊。。。啊。。。好了。。。不要。。。停下来!
心理:先去的话难受的是你啊。把腿张开!
悠里:啊。。。啊。。。
心理:已经可以了把。我也忍耐不了。
悠里:啊。。。好痛。。。不要!
心理:好了,呼气!
悠里:啊。。。啊。。。啊。。。
心理:吸气!
悠里:啊。。。啊。。。啊。。。啊。。。啊。。。已经。。。够了。。。
心理:你也一起。。。恩。。。
悠里:啊。。。啊。。。啊。。。
心理:悠里。。。
悠里:啊。。。啊。。。啊。。。啊。。。
心理:这样。。。你就完全是。。。属于我的了。。。恩。。。恩。。。
悠里:啊。。。啊。。。。啊。。。恩。。。恩。。。

[心理边洗澡边哼歌]
悠里:(可恶!比想象的还要累。心理居然还在洗澡。那是这辈子最倒霉的事了,都是前来搭讪的陌生男子不好啊!在那种情况下惹他生气了,真是有理说不清啊。而且,SEX应该是相爱的男女才做的,才不是我们兄弟应该做的啊。真是的,如果还有力气的话,应该还能反抗一下,现在这样就像是被恶狗咬到一样!绝对不会让心理有觉好睡!)
[关掉水龙头]
心理:这样悠里就完全是属于我的了。
[开浴室门]


TRACK 05 出演声優コメント
岸尾:我是饰演天野悠里(17岁)的岸尾大辅。辛苦了。在只有十几度的录音现场里,对我来说也不容易啊,不要的时候一定要说不要。真的很高兴。然后,这面包真好吃啊。
绿川:我是饰演高柳心理的绿川光。恩。。。那个。。。和岸尾饰演的悠里是异卵双胞胎的角色,幸好不是同卵的,我真的是这样想的。那个对我来说太难了。(众笑)(岸尾:是因为不用配合穿衣服吗?)
遊佐:我是饰演道前寺尚的遊佐浩二。其实道前寺尚是在其他系列里出现的角色,这次刚好路过就出现了,实际上也在想这样好吗,出场又那么少。看了原作以后发现也是一样的份量。哈哈,这样说,能够出场真是太好了。以后也要支持啊,如果能继续演下去就好了。(向后问)这个还会出吗?然后听到了绿川桑的声音,我觉得很帥啊,哈哈哈哈,果然是职业的啊。哈哈哈哈,辛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