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起床后觉得全身好象都浮肿了,该不会是昨晚练的BREAKING强度太大吧?!哎,看来我是成不了什么气候。左手痛的抬不起来,还好不是用左手刷牙,想到这个我又乐了。
 小A一见到我就问我有没有想他,我很老实的说“没有。”他楞了3秒后很暴力的轻轻掐了我的脖子,我咧着嘴躲开了。中午的时候他对我说了些超恶心的话,我嘿嘿的笑着没说话,心里想着“去你大爷的!”刚认识他的前几个星期我还蛮喜欢他的,因为他外表上的种种优点再加上有那么一点点的权利性格又温和……后来嘛,后来就不说了,因为他有些地方还是好的。我说他跟大尾巴狼似的,他又冲过来掐我。“没天理啊,大人欺负小孩,男人欺负女人,强欺负弱,上级欺负下级……”我边逃边咆哮着,我听见后面的小A又狼一般叫了起来。
 小W这些天对我爱理不理的,我真想抓住他的衣领问他是不是很讨厌我,事实上我没这么大胆,我怕他一时急了一拳塞过来我就一命呜呼了,我不想对不起好不容易把我拉扯大的娘亲,所以我憋着没问。记得前些天他还对我说只要我开心什么都好,恩……男人的话不可信不可信哪!
 回家的路上看到有对小情侣拉着手逛马路,我是又羡慕又妒忌呀!我真妈的变态。前几天发信息祝小X生日快乐,他回信息问我是不是潘,牛B啊!我不禁要对这位仁兄竖起大拇指了,连我的号码都删。亏我还记得他的生日,还想了好些天说什么祝福他的话,还惦记着他是不是还是那样寂寞……一气之下把他的照片从手机上删掉了,删的真是心痛!
 QQ资料上的个人签名我改了“我忙着忘记从前没空理你,所以你现在可以去死了,再见!”西西,说的可真是莫名其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