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ocs的新款靴子,卡其色,它踩在雪地里,会像手一样揉搓出吱嘎声。虽然我持续发胖,新烫的头发也总是忘记打理,但总是忘不了将苔藓味的香水喷到凛冽,忘不了抽中南海或是SALEM。深夜读苏轼的诗,他以海棠自况,描述它“袅袅泛崇光”,隔天和学生讲,这“崇光”真是极好的词,有冲天的蕴气,底盘是金灿一片的。

Crocs的新款靴子,卡其色,它踩在雪地里,会像手一样揉搓出吱嘎声。虽然我持续发胖,新烫的头发也总是忘记打理,但总是忘不了将苔藓味的香水喷到凛冽,忘不了抽中南海或是SALEM。深夜读苏轼的诗,他以海棠自况,描述它“袅袅泛崇光”,隔天和学生讲,这“崇光”真是极好的词,有冲天的蕴气,底盘是金灿一片的。

所以,我宁愿独自描画盛开一墙的海棠,也不愿去在博客上展露任何一寸肌容。 那些可以随便张贴各种姿态的可人们,真是有大把可以挥霍的青春,所以我从未相信他们会对爱情或者生活心死,还能用博客记录的人,大抵也不是足够悲哀的吧。 我亦不是足够的悲哀,爱情里都有愚妄的,跌倒了,还可以再起来,除开悬而未决的疾病问题,我似乎也可以再次成为一个新鲜的人。于是在08年收尾的时候,乃至蔓延到前几个月,我一直放纵自己,休息,休息,休息。 休息能够让人停顿下来,思考自己做过什么,将要做什么。休息让我又逐渐习惯一个人的生活。休息让我钝化的神经又敏感起来。休息可以让我审视身边的朋友,重新做出选择。休息让我明白,人的生活是分圈子的,不要卑躬屈膝地闯进别人的圈子,你最终依然不是属于他们一类的,当然也不要让人轻易闯进你的圈子,任何一种行为都是会让人轻视的。 我的那些破事儿,无非是谈了一场伤筋动骨的恋爱,开始明白,一个连自己都不爱的人,别人终究会舍弃的,OK,09年我们首先要好好爱自己。 08年我为了爱情,脑筋死结,专栏无法继续,于是迅速被新人取代。08年有人和我说,让我停止写作,他会好好照顾我,那是在一个菜市场上,他买菜回去煮给我吃,也许是太需要这些微小的幸福,我不知道是对他,还是生活,再次持有幻想,结果,慢慢变得不再是自己,怨气冲天地整天纠缠在爱情的博弈里。08年,家乡的电视台向我发出邀请,为我开设栏目,也是为了他,我拒绝,后来爱情不再的时候,我因为疾病,亦是无法再抛头露面…… 不是没有过悔恨,吃药让我持续发胖,并且掉发日益严重,也许再也无法恢复到原先的模样,这都是爱的代价,但无论如何,我们还是不应该贬低爱,是吗?只能说是选择了一个不恰当的人,和他分享了我最灼热的爱,最后反而烧灼了自己,那个真实的,能给与我爱的人,还没出现,不是吗?不应对爱失去了信心,虽然,他和你分手的时候,说,你应该明了了,这个圈子的规则,就是A睡了B,B睡了C,C睡了D,D又和A,或者B,或者C有一腿,繁杂的数列题我不会做。但我知道,总有一个人,会在最寒冷的冬日,和我相拥而眠,他不会为了我的外表,亦不艳羡我所谓的才华,只为我这个真实的人,哪怕发胖,哪怕掉发,哪怕疾病。 我该如何表达Ada对我的恩情,她总是会在我最无助的时候,给以我帮助。9月,我千金散尽,爱情流失的时候,她陪我一起落泪,并责怪我死要面子,为何一切不告诉她。是她伴我度过了08年人生最阴霾的时期。这才是一辈子的朋友不是吗? 要感谢的人当然有很多,你们来看我的写,留言或者沉默,都让我觉得,你们都是在的,那我就必须继续写下去。 所以,我建立一个空白的文档,凭着记忆重新开始我写了三年的《SANG》,学生们一直催促它的走向,之所以无法完成,是因为心血的12万字在一次和他的争吵中毁于一旦,而我重来就没有备份的习惯,只能,这次,再次重来。 就像我写的《秘岸》里UNI说的那样,不如,我们重新开始。 是的,至少我现在还有重新开始的勇气,不是吗? 我在等待那个人的出现,谢谢M,你虽然在香港,整天和瓶罐打交道,但,是你告诉我的,我的命宫里,会有一个年长的人出现,我相信,他会是我最终的MRBIG。 而所有来看我写的你们,请给我最好的“崇光”,09年,让我再一次做回我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