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儿二月二。要是在东北肯定去阿更奶奶家吃猪头肉的,虽然我不吃。按理也该剪头发,可惜没忍住,周日早剪过了。

中午看了很让人郁闷的《丑闻笔记》,朱迪丹奇演一个老怪物。片子里的大人几乎都不可爱,正好印证了“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倒是那个十五岁的小男生成熟老练。

看的时候忽然想起自己按理应该做中学老师,不禁吓出一身冷汗。天, 中小学不比大学,得坐班,天天面对一堆装模作样的小知识分子image

晚上去吃客家菜,点了酿豆腐、糯香排骨、卤猪耳、大头菜、芋饺和羊肉煲。味道平平。我 吃了许多排骨,改天自己在家做蓑衣丸子。倒是客家米酒不错,热热的,我喝了三杯。结果不仅脸红脖子粗,连胳膊都红了。回家又只顾着打游戏,忘记借酒装疯。
米酒叫做娘酒,不知什么道理,过会儿查一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