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乌伤对我说:汤宝,你好久没写博客了。一番谈话后,此君见我不似前态,遂严正要求“更新”,也罢,缘昨日往返交大、复旦间,倍感疲倦,读书习文已不能支,就写写心情好了。
        昨日复旦课堂上,又见姚大力老师,时隔一年,师仍神采奕奕、兢兢业业,立三尺讲台侃侃而谈,另我惭愧的是,先生乃50年出生,论接受英语教育的时间,吾辈实远出于先生,然姚师发音之标准、译文之传神,倾倒在座诸君。则课程虽耗时颇久,余自当坚持。
        课下见到了忠鑫兄、长玉及才有兄,逾觉忠鑫为人低调深沉,属内敛型;才有则应付于毕业论文,精神稍不振;长玉亦大病初愈,仍相伴进餐、游玩,为有义之女子。
        近一年来读史阅世,逾觉交友之重要,古人云“独学而无友,则孤陋而寡闻”,日人武田信玄说过:好友就像举头可望的明月,这是值得我们用生命品味的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