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伟大的智慧是属于劳动人民的。中国的24个节气竟然如此灵验,推开窗,秋天的味道就已经扑面而来。虽然北京的天依然灰蒙蒙的缺乏立体感,可秋天还是变得离我们如此接近。这是我的秋天。

我爱北京的秋天胜过爱天安门,它就像稍纵即逝的爱情,短暂而美丽。我想,这个秋天对我应该有着不同以往的意义。是的,我的第一个秋天,冷静与烦躁、兴奋与无聊、成功与落寞,像落叶般在心里旋转、飘落、被夜幕中憨厚的清洁工人用现代化的手段,清除,成为垃圾或者艺术品。

谁都想要刻骨铭心的爱情,可只有痛苦的结局才能证明那是一场轰轰烈烈的爱情。细水常流呢?对于渴望着高潮迭起的人们它毫无意义。挣扎的内心被泪水的盐份刺激得肿胀起来。一个悖论,盐。

有一个这样的女孩儿,她像个小姑娘,为我无私地提供虚荣和满足。还可以成为我的姐姐,在我睡梦中抚摸我的头。我化身俄狄浦斯,贪婪地榨取。当我朝梦想飞去时,她永远留守在我心底,化为一种味道。

我想我会一直爱她,甚至与她合二为一,交融。一起守侯每一个秋天的降临。当年华老去,你依然是我的情人。